导航
首页
聚焦
时评
企业
人物
政策
财经
商会
专题
四三九九招股书多处数据“打架”
面临23起诉讼纠纷
来源:新京报李春平2017-06-26 09:50:26
特大
较大
标准
较小

       此时的四三九九位列深市创业板拟上市企业第25位,排在其前面的21家企业,均已通过发审会,四三九九上会聆讯时间在望。上市前遭遇举报,让四三九九的IPO之旅再现波澜。在20153月,四三九九便因申请文件不齐备等被证监会中止IPO审查。

  

  620日,一场“韭菜的名义”发布会,将正在排队等候上市的网页游戏公司四三九九拉到聚光灯下。曾是四三九九投资人的蒋和平、李胜利实名举报四三九九IPO招股书隐瞒重大事项,欺诈发行。

 

  面对举报,620日,四三九九通过官方微博发表声明,称不存在任何欺诈隐瞒。举报人则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其发布的信息均是真实的,有相应证据予以证明,后续将不断会有新证据爆出。

 

  而除举报人口中的隐瞒重大事项,新京报记者发现,四三九九披露的IPO招股书中,还存在多处数据前后不一致情况。在招股书披露的报告期内,四三九九还面临多达23起的知识产权诉讼纠纷。

 

  股权演变历史成“疑案”

 

  一段时隔近4年的往事,成为四三九九冲刺IPO的新阻碍。620日,上海鼎麟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的投资人蒋和平、李胜利,实名举报四三九九隐瞒重大事项、欺诈发行。

 

  四三九九源于2002年蔡文胜、张立二人出资设立的华域科技,注册资本金102万元,蔡文胜占比81%2012年,该公司整体变更为股份制公司,但股份结构详情并未公布。

 

  蒋和平、李胜利称其是上海鼎麟的出资人之一,上海鼎麟是为了投资四三九九成立的单项目基金,其工商资料显示,股东名单中确有名为蒋和平、李胜利的自然人股东。

 

  直到2014年四三九九进行IPO预披露,其股份结构才被外界所知。其中骆海坚持股51.13%,为大股东、实际控制人,西藏晨麒持股23.7%,为第二大股东,李兴平持股20.38%,为第三大股东。蔡文胜成为持股1.37%的小股东。该结构一直保持到20166月四三九九招股书更新。

 

  “对于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四三九九不敢披露,因为一旦披露,就会暴露他们是如何将我们的股份输送给西藏晨麒的。”蒋和平、李胜利两位举报人的代理人范建华621日介绍,在2008年华域科技改组成厦门游家网络时,蔡文胜持股为67%,骆海坚、李兴平各持股15%。在上海鼎麟20126月入股四三九九时,蔡文胜持有的股权为47%,骆海坚持股增加到34%

 

  “彼时四三九九估值40亿元,上海鼎麟以1.5亿元出资持股3.75%。”范建华表示。在上海鼎麟入股不到半年,从201211月开始,AIPO暂停长达一年,四三九九2012年底申报IPO的计划也搁浅。

 

  “当时,上海鼎麟等投资者被告知四三九九要回购他们手中的股票,但当时上海鼎麟的基金管理人邵晓舒和我们说将来还可以再进去,我们也就没有太在意。”范建华称。

 

  2013年,上海鼎麟退资,之后没能再次成为四三九九的股东,取而代之的是一家名为西藏晨麒的基金。这家成立于2013年的基金,一跃成为四三九九持股23.7%的第二大股东。在620日的声明中,蔡文胜表示,其于2013年将持有的四三九九大部分股权转让给骆海坚和西藏晨麒。蔡文胜与西藏晨麒之间的股权转让定价,成为举报人关注的焦点。

 

  新京报获得的证监会对四三九九招股书反馈意见显示,2012818日,蔡文胜和骆海坚经协商草签协议,蔡文胜同意按照不超过13亿元的整体估值将发行人的控制权转让给骆海坚。这一估值远低于上海鼎麟入股四三九九时的价格。据范建华介绍,彼时四三九九整体估值约40亿元。

 

  “如果蔡文胜股权转让定价同样也过低,那意味着西藏晨麒购买蔡文胜手中股权的资金,多数来自上海鼎麟。”范建华表示。

 

  对于举报人陈述的问题,620日,四三九九官方微博发布律师声明,称四三九九的股权结构及历史演变已按照相关法律法规规定和要求严格披露,不存在任何违法违规情形;四三九九IPO申报材料已按相关法律法规如实披露,不存在任何欺诈隐瞒。

 

  但证券律师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按照证监会IPO信息披露要求,发行人应该详细披露设立以来的股本形成和变化情况,四三九九的招股书中距离这一要求尚有差距。

 

  对关联企业的采购未纳入关联交易

 

  新京报记者发现,四三九九披露的IPO招股书中,还存在多处数据前后不一致情况。

 

  在四三九九20166月披露的招股书关联方介绍中,四三九九列举了19家公司曾经的董监高及其控制或有重大影响的企业,这19家关联企业均为曾经担任四三九九董事长、总经理的蔡文胜及其妻子控制或者有重大影响的企业。

 

  在关联交易中,四三九九将蔡文胜旗下的美图网、飞博共创、欣欣信息、同步网络、享联科技列为关联交易方,并列出2013年的各类关联交易。

 

  但新京报记者注意到,一家名为云游控股的企业,四三九九在招股书中将其列为关联企业,称其是“蔡文胜妻子王宝珊及妻子的兄弟曾经有重大影响的企业,从2011年到2014年,云游控股均是四三九九的第一大供应商,2015年为第三大供应商。但在关联交易中,四三九九却并没有将与云游控股的交易纳入。

 

  不仅如此,对比四三九九201412月申报的IPO招股书与20166月更新版本,曾出现过多次数字不一致的情况。

 

  在2014年版招股书中,2013年四三九九向前五大供应商采购金额为1.6亿元,占当年采购总金额比重为50.65%。在2016年更新版招股书中,2013年前五大供应商采购金额仍为1.6亿元,但占比变成了51.75%

 

  同样的情况还出现在四三九九的前五大客户销售额占比上。在2014年版招股书中,四三九九向前五大客户销售了1.63亿元的商品,占总销售额的10.95%。在2016年版招股书中,前五大销售客户销售金额不变情况下,占四三九九销售额占比却上升到了11.1%

 

  对于同一年的业绩为何会在两次招股书披露中出现不同,四三九九在招股书中并未给出解释。623日,新京报记者致电四三九九招股书中披露的联系电话,但一直无人接听。

 

  新京报记者获取的证监会对四三九九2016年披露的招股书的反馈意见显示,四三九九在2012年至2014年,向前五名客户销售金额占同期销售总额的比例分别为6.44%11.10%8.02%,这一数据与首次申报及更新2014年报时不一致。此外,上述时段四三九九向前五名供应商采购金额占同期采购总额的比例也与2014年年报中不一致。证监会要求四三九九说明历次披露数据不一致的真实原因、信息披露是否存在虚假记载、是否履行报告义务。

 

  三年陷23起知识产权诉讼

 

  四三九九招股书显示,其主营业务为网页游戏(含休闲小游戏)、移动网络游戏的开发、发行以及互联网游戏平台的运营。

 

  新京报记者登录四三九九游戏官网,上面的游戏多为网页休闲小游戏,有不少以 “植物大战僵尸”“熊出没”“海贼王”“火影忍者”等IP为名的游戏。

 

  游戏分析人士对新京报记者介绍,四三九九起家是依靠网页小游戏,在网页小游戏不挣钱后,开始转型做大型网页游戏、手游。“四三九九本身是个小游戏平台,在网页游戏企业中算平台流量较大的,后期转型也是依托自己的平台导流,但在手游发展方面不显著。”

 

  近年来,四三九九的诉讼纠纷在不断增加。在第三方裁判文书检索网站OpenLaw上,以四三九九网络股份有限公司为关键词搜索,查询到法院判决、裁定文书50份。这些与四三九九有关的法律纠纷,自2013年起出现,在2015年达到高峰,一年便出现21起,到2016年,四三九九的法律纠纷有所减少,一年也有17起。上述法律纠纷中,33份法律文书是与知识产权与竞争纠纷有关,占比达到66%

 

 

  四三九九20166月披露的招股书显示,其报告期内涉及的知识产权诉讼就有23起,其中发生的诉讼标的金额在300万元以上的重大诉讼和仲裁有7宗,涉及腾讯、盛大、多益网络等知名游戏厂商。

 

  其中与盛大游戏就“七杀”游戏涉嫌侵犯著作权及游戏宣传、运营涉嫌不正当竞争案件,诉讼金额6000万元;与多益网络就“宝宝西游”涉嫌侵犯“神武”游戏著作权、不正当竞争纠纷,诉讼金额2000万元;与腾讯“就格斗剑灵”涉嫌侵害“剑灵”商标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诉讼金额500万元。

 

  上述两三起案件,四三九九均为被告,其中与盛大的诉讼应盛大撤诉而终结;与腾讯的诉讼,四三九九败诉,需停止侵权行为并赔偿腾讯120万元。与多益网络的诉讼,四三九九披露在招股书中称尚未终结。

 

  “四三九九缺乏自己的核心产品,更多的是作为平台联合运营游戏,自己收取一定的游戏分成,这就导致它平台上的游戏质量参差不齐,遭遇的诉讼风险也大。”上述游戏分析师表示。(责任编辑 文雪梅)

阅读: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中华工商网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中华工商网发表,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分享
更多精彩内容
请关注中华工商网微信、微博号
发表评论请遵守《用户条款及隐私协议 评论(人参与,条评论)
热门评论
查看更多
网站印象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