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首页
聚焦
时评
企业
人物
政策
财经
商会
专题
永安行市值暴增至37亿
来源:投资界李弗洛2017-08-18 09:41:52
特大
较大
标准
较小

 创业七年,一朝上市。

 

  这无疑是让中国4200万家中小企业、成千上万的创业者和VC/PE都非常羡慕的结果。

 

  带着市场对于“共享单车第一股”的期盼,2017817日,常州永安公共自行车系统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永安行)成功登陆上海证券交易所,以26.85 /股的价格发行2400万股新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25.00%,股票代码为603776

 

  当日永安行开盘价为32.22/股,最高股价38.66/股,市值37.11亿元。按共计持有的约35.72%股份计算,永安行创始人孙继胜身家超13亿人民币。

 

  两度IPO受阻

 

  孙继胜总算可以松一口气了。

 

  此前,永安行的IPO之路两度受挫,就在3个月前,他还曾半夜“给股东挨个打电话道歉”。

 

  1994年,常州市自动化仪表厂技术科副科长、26岁的孙继胜开始了他的第一次创业。他靠20万贷款创办了主要生产磁卡门锁、IC卡门锁的科新金卡。

 

  1997年,他又创办了第二家公司科新电子锁。但直到2015年,科新电子锁的净利润才169万元,总资产为3142万元。

 

  2010年,在有桩公共自行车对电子锁的需求中,孙继胜看到了公共自行车市场的机会,创办了永安行,做政府投资的公共自行车系统的研发、销售、建设和运营。这一年,他42岁。

 

  经过5年的发展,到2015年永安行累计已承接俄罗斯布拉戈维申斯克市、石河子、准格尔、北京昌平区、日照、章丘、湘潭、佳木斯、邯郸等165个公共自行车系统项目,营收达到约6.2亿元,较上年增幅达62.81%,净利润9339万,较上年增幅28.17%

 

  2015618日,5岁的永安行跃跃欲试,首次向证监会报送公开发行股票招股说明书。不幸的是,就在第二日沪指大跌6.42%,收至4500点以下,两市近千只个股跌停。此后1个月内A股股指大幅下跌,国内IPO暂停,永安行第一次IPO宣告失败。

 

  2017323日,站在共享单车风口的永安行再次向证监会报送公开发行股票招股说明书。414日,证监会通过了永安行的首发申请。

 

  眼看“共享单车第一股”呼之欲出时,永安行又由于共享单车业务涉嫌专利侵权被诉至法院,甚至败诉。54日,孙继胜和中介机构争论到半夜后,决定暂缓IPO,接着,他给股东们一个一个打电话,解释、道歉……

 

  56日凌晨,永安行发布公告称“因出现媒体质疑事项”,决定暂缓后续发行工作。

 

  就在大家认为永安行IPO陷入僵局时,728日,永安行发布“关于媒体质疑及相关专利诉讼事项的公告说明”。表示涉诉业务占整体业务比重极低,专利诉讼事项对公司本次发行上市不构成重大不利影响和障碍。就在当日,永安行宣布重新启动公开发行股票。

 

  “我们不是共享单车第一股!”

 

  孙继胜和永安行都不愿意提共享单车和共享单车第一股了。

 

  在因共享单车业务涉及侵权导致暂缓发行后,孙继胜接受了经济观察报的采访,两个多小时的采访里,他多次叹气,无奈的表示,“我们不是共享单车第一股!”

 

  确实,从业务和营收占比来看,说它是共享单车太片面了。

 

  201611月,在共享单车的浪潮中,永安行正式加入“单车大战”,在成都、昆明、长沙、南昌、福州、贵阳、北京、上海等永安行尚未覆盖的一二线城市,少量试点布局共享单车。

 

  据招股书显示,其当年营收中,共享单车业务占比0.05%。当然,这是刚入局1个月的收入,不具有太大意义。

 

  对比布局的力度,永安行的公共自行车业务已经成为了市场中的佼佼者。据永安行招股书显示,截至20161231日,全国共有超过400 市、县配备公共自行车系统,永安行覆盖了210个左右,永安行累计建设了约3.2万个公共自行车站点,投放约89万套公共自行车锁车器设备,骑行会员达约 2000万人。

 

  而截至2017年一季度末,其投放的共享单车仅5万辆左右。

 

  值得注意的是,201731日,永安行共享单车业务主体永安行低碳与蚂蚁金服、深创投等8家投资机构签订投资协议。孙继胜曾公开表示,这笔融资可能超出市面上所有共享单车的A轮融资金额。

 

  但随着重启IPO,永安行与上述8家机构签订了《终止协议》,这一动作被看作永安行退出了共享单车竞争。

 

  该举动不难理解:永安行公共自行车业务营收逐年上升、前景明朗,而共享单车则全都在烧钱阶段,为了能顺利IPO,暂时舍去占比极小的新兴业务无疑为明智之举。

 

  再入共享单车战局?

 

  那么在上市后,永安行有没有可能重拾共享单车业务呢?

 

  永安行公共自行车业务主要战场在共享单车目前难以进入的3线及以下城市,目前二者呈现的是一种错位竞争和差异化竞争的关系。

 

  然而,公共自行车业务的发展依赖于政策扶持。近几年政府对于公共自行车出台了各项鼓励和支持政策,永安行正是由此发展起来的。随着技术的发展,未来如出现更加经济的替代公共交通形式,政策会有调整的可能。永安行上市后势必要谋划多元化发展。

 

  虽然目前政策对于共享单车持“不支持、不遏制”的态度,但随着共享单车商业模式、盈利方式的成熟,关键技术的突破以及社会整体诚信、规范意识的提高,共享单车将可能进入3线及以下城市,也是有可能得到政府支持的。

 

  梅花天使创始人吴世春、复星锐正执行总裁金华龙在接受投资界采访时都表示,永安行未来有加大共享单车投入的可能。

 

  吴世春还表示,未来永安行可能会通过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的价差并购二线的共享单车品牌。

 

  金华龙却指出,按照中国证监会的规定,IPO募集的资金只能用作预计的用途,不能挪作他用。而且在目前的竞争形势下,永安行再做共享单车没有太大的优势,不过一切取决于后续行业生态的变化。

 

  据永安行招股书显示,此次IPO预计募集的资金的确不会用在共享单车上。

 

  投资界还有一种猜测,未来永安行或许可以将共享单车运营主体“永安行低碳”拆分出来单独融资,再自行发展或者并购?

 

  毕竟有了上市公司主体做靠山后,永安行共享单车再入战局,无论是为了“占坑”,还是真的想夺得一席之地都可进可退,何不入场看看?

 

  不过吴世春也表示,现在的A股已不是视频竞争的时代了,此前乐视由于先上市获得了很多信息不对称的优势。而如今市场已相对透明许多,摩拜ofo的优势已经很明显,永安行即使上市也不会被看作是市场的老大。

 

  共享单车何时退出?

 

  对于共享单车而言,永安行IPO也让市场展开了新一轮讨论:烧了那么多钱,未来将走向如何?曾经抢着砸钱的投资人何时才能退出?

 

  目前在资本加持、市场教育中,共享单车已经在清场中进入了下半场。摩拜、ofo的头部优势明显,小的平台则开始倒闭的倒闭、跑路的跑路。

 

  在小平台倒闭、转型、被收购之外,这些资本如何退出?

 

  一个创投项目完整的投资基本路径是:种子—天使投资—VCPEIPO(或并购)。共享单车多一种可能,被政府收编。

 

  而对于共享单车,曾有自媒体梳理了这样的一条“退出路径”:疯狂地烧钱——最快速度挤死所有对手——垄断市场——自拍自卖,短期内疯狂推高估值——引诱市场买单。

 

  问题是,市场真的能买单吗?

 

  当投资界问到“最看好共享单车哪条退出路径”时,不少投资人表示还要观望。其中一位投了共享单车的投资人则表示“已经聊得太多了,不想再聊共享单车了,可以聊一聊新的话题”。

 

  投资界同样问了ofo投资人朱啸虎,截至发稿前,暂未得到回复。

 

  不管怎么样,此前投资永安行的VC/PE们是赚大发了。

 

  按照永安行市值37.11亿元计算,VC/PE今日账面回报金额详情如下:

 

  据投资界了解,永安行背后的投资方并不是在共享经济风口下进行的高估值投资,而是看好永安行的模式和前景,在它还籍籍无名时就低调布局。

 

  如果说资本市场上的某些成功是围绕着怎样造风口、追风口、造独角兽的,那么也有这样投资管理人:他们更多考虑商业模式,考虑社会成就,考虑生态环境,考虑如何通过帮助客户成功而获取基金投资上的成功,这是资本市场上的另一种价值观。

 

  不知道那些造风口、追风口、鼓吹互联网概念、追逐独角兽的投资人和创业者们,你们怎么看?(责任编辑 文雪梅)

版权声明
本文系作者授权中华工商网发表,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分享
更多精彩内容
请关注中华工商网微信、微博号
发表评论请遵守《用户条款及隐私协议 评论(人参与,条评论)
热门评论
查看更多
网站印象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