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首页
聚焦
时评
企业
人物
政策
财经
商会
民企年轻一代
* 民企"走出去"也尴尬:赚了百万美元无法直接汇回国
* 民营企业家谈参与“一带一路”建设的三重“烦恼”
来源:经济观察报* 郭久辉,孙飞,陶冶,石志勇,李晓玲,黄鹏飞2016-08-17 16:53:48
特大
较大
标准
较小

   “赚了几百万美元却无法直接汇回国内”,这种尴尬真是让民营企业家们感慨“宝宝心里苦”。记者日前采访民营企业家,谈及参与“一带一路”建设的“烦恼”时听到的烦忧。

    

    “一带一路”倡议为企业“走出去”参与国际资源配置提供了新的发展机遇,得到国内各类企业积极响应,大批民营企业也参与其中,并发挥了重要作用。但与此同 时,多位受访的民营企业家也反映,参与“一带一路”建设时遭遇“外汇结转难”“金融支持少”“国家保障缺乏”等“烦恼”,期待政府加大对民营企业“走出 去”的政策支持。


 


烦恼一:“海外客户的钱无法直接汇入国内总部”


“海外运营中一个最大的困难是,受外汇管制,海外客户的钱无法直接汇入国内总部,而只能跟当地公司结算,钱只能留在海外。比如网络游戏《大海盗》在埃及 赚了几百万美元,却只能通过香港分公司接受外汇,或者直接放在海外市场进行二次投资,无形中增加了成本。业内一些企业甚至选择借助地下钱庄等灰色渠道转移 资金。在竞争激烈的IT行业,资金回流难严重影响企业竞争力。”网龙网络公司高级产品经理陈颉向记者倒“苦水”。

在香港上市的福建网龙网络公司是我国网络游戏、移动互联网应用、在线教育领域的领军企业,多项指标位居国内同行业前列。近年,该公司以网络游戏为载体传 播中华文化,其产品有10种语言版本,已覆盖180多个国家地区,海外注册用户数逾6500万。原创研发的网游精品《征服》,以东方风情、武侠魅力风靡海 内外,仅英文版用户就达1676万,成为民族文化“走出去”的标杆。

无独有偶,另一家民营企业也遭遇类似尴尬。


    快意电梯是广东一家大型民营企业。近年进军东南亚市场,已成为新加坡政府最大的电梯供应商,出口新加坡电梯超过6000部。快意电梯常务副总经理辛全中 说,参加海外大型项目招标,需要缴纳投标保证金和中标后的履约保证金,在还没有设立海外分公司的国家和地区,受外汇管制,无法从国内汇款,常会影响企业参 与招标。

记者调研发现,在软件类企业、网上交易、跨境电子商务等新型业态领域,外汇管制带来的企业发展难题带有一定普遍性,企业期盼我国外汇管理能适应“一带一路”建设,跟上新型业态发展的需求,适时改革相关管理办法,帮助企业完善对接机制,寓监管于服务中。

  烦恼二:“奖补资金转了一圈又回到政府部门”



“民营企业了解政府奖补政策的渠道不通畅,享受各种奖补政策困难重重。”经研银海公司总经理李伟说,2015年9月偶然获知,商务部、财政部对当年参与 对外投资合作项目有贷款贴息政策。2015年,公司在塔吉克斯坦投资1400万元建设种子加工厂,可申请财政贴息61.39万元。按绿色通道,项目通过了 评审,财政部的贴息资金如期下拨,但是层层下达到郑州市财政局后,该局却以该项目未经该局申报为由,拒绝支付,这笔资金旅行了一圈,年底又被财政部收回。

河南省经研银海种业有限公司是一家民营种子公司,2011年起,承担我国和塔吉克斯坦两国政府间农业合作项目,在塔建设农业科技示范园,开展棉花、玉米、小麦种子研发、高产示范和推广。

经过基础设施改造、良种应用和种植技术提升,示范园区的作物产量达到塔当地的两倍以上,尤其是将早熟玉米品种及地膜种植技术引入,改写了塔一年一熟的种 植历史,实现一年两熟。农业科技示范园解决当地400多人就业,每年还农技培训3000人次,受到当地民众广泛赞誉和欢迎。该项目受到中塔两国政府的高度 重视,塔国家领导人两次视察示范园,称赞公司董事长李超是“中塔民间大使”。

然而,提起资金和贷款,李伟一肚子苦水。他说,示范园建设1.2亿元投资全部为自筹,为找资金,四处奔波碰壁。参与这一国家农业合作项目以来,惟一获得的政府资金支持是我国农业部每年三四十万元的人才交流培训补贴。

2015年4月,国家发改委专门召开“一带一路”重大项目推进会,协调国家开发银行和进出口银行等银行,给予长周期、低利率的优惠贷款。李伟说:“参会 的几乎全是央企,我们是惟一的民营企业和农业项目。央企都是几亿、几十亿的贷款需求,我们只要2000万美元,却被婉拒。银行认为我们的项目太小,人手 紧,做不过来。”
国内商业银行只能做一年期流动资金贷款。由于在国外的资产不能抵押,而国内资产规模又不够,2700万元人民币贷款,只能通过担保公司,利率上浮,加上银行要求的一比一承兑汇票,贷款实际利率超过12%,比国家开发银行8年期、3%的贷款利率高出4倍。

融资难几乎是“走出去”的民营企业一致的难题。近年在巴基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等中亚国家投资光伏产业的中兴能源,一期已投入30亿元,建成300兆瓦的光伏电站。副总经理张永兴说:“融资难题使企业进退两难。由于资金吃紧,再生产能力很弱,二期建设进度大受影响。”

此外,海外金融服务滞后也是企业反映较多的难题,如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我国金融机构服务网点特别少,在印度等国家甚至没有银联,企业在海外资金周转面临很多困难。


烦恼三:“民营企业海外打拼基本还是单打独斗”



“加强与沿线国家的海洋产业合作,建立与相关国家长期稳定的渔业捕捞合作关系是海上丝绸之路建设的重点。但是,我国对全球海洋资源调查研究不够,我们每 到一个海域,都要探捕半年到一年,一点点积累,才知道船队的结构该怎么配置,采取哪种作业方式。”福州宏东远洋渔业有限公司总经理刘赤焰说,许多远洋渔业 强国都由国家支持做资源调查,比如日本早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就投入了数亿美元,支持企业在毛塔进行渔业等资源调查。“缺乏政府的支持,我们感觉民营企 业‘走出去’基本还是单打独斗。”

刘赤焰说,比如与国外政府打交道时,涉及国防、税务、宗教文化及通关、卫生检疫,海洋监管等各个方面,我们的领使馆不具备专业的服务能力,企业只能自己通过各种关系与当地人建立友谊。

福州宏东远洋渔业有限公司目前有110艘各类船只,在太平洋、印度洋、大西洋拥有多艘船队,2010年与非洲毛里塔尼亚政府签订了50年的渔业合作协 议,目前已在毛里塔尼亚建设了包括码头、冷库、加工厂、鱼粉厂、造船厂等渔业全产业链基地,产品销售到欧、美、日等地,同时带动当地产业发展,已成为该国 最大的外资企业。

阅读: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中华工商网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中华工商网发表,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分享
更多精彩内容
请关注中华工商网微信、微博号
发表评论请遵守《用户条款及隐私协议 评论(人参与,条评论)
热门评论
查看更多
网站印象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