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首页
聚焦
时评
企业
人物
政策
财经
商会
专题
大把减负文件收效几何?
来源:中华工商时报谭俞雄2017-05-17 01:16:42
特大
较大
标准
较小

前几天,国家发改委、财政部、工信部、民政部等四部门联合发布《关于清理规范涉企经营服务性收费的通知》,将对以企业为缴费主体的各类经营服务性收费进行清理规范,重点是行政审批前置中介服务收费以及行业协会商会收费。可以预见,这一政策如切实执行,无疑将有利于减轻企业负担,进一步激发市场活力。

 


这只是信手拈来的政府部门下发的有关减轻企业负担的一个文件。如果稍有点记忆,就不难得出这样的结论:在供给侧改革推行的“三去一降一补”政策中,关于“降成本”下发的文件可能最多了。其出台机构,有国家层面出台的,有相关部门的,更有各省市区的,大多涉及降低税费负担、人工、资源要素、物流、融资、外贸等数十项,干货不少,力度很大,给人印象都是“重磅文件”。其出台措施,既对准显性成本,又对准隐性成本;既对准制度性成本,又对准交易性成本,既对准硬性的税负,又对准软性的收费。其目标要求,少则几十亿,中则上百亿,多则上千亿。最初看了这类新闻,不免为之动容,但最近看多了,却有点“审美疲劳”,也有点“想法”。


我在想,减负文件为什么这么多?减负文件多,反照出企业负担确实不轻。税负重,多年来困扰着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应该说,通过营改增等税制改革和出台针对新兴产业、科技型企业、创业创新型企业、小微企业等类企业的税收优惠政策,企业的负担有所缓解,但业界普遍认为,与国外相比,中国企业的税负依然偏重,减税依然大有空间。相较税负,名目繁多的涉企收费更是叫人拍案惊奇。今年1月份,娃哈哈曝出缴费多达500多种,即使经有关方面核定,也有212项之多。虽然政府近年来在简政放权方面以“壮士断腕”的勇气,取消或停征诸多涉企行政事业性收费,但还有多少涉企收费在“顽固坚守”,又还有多少变相收费在“琢磨”着企业?如此说来,从中央到地方,不频频发文,声色俱厉地要求减轻企业负担,实体经济真的很难受,真的难振兴。

 


我还在想,减负的难点堵点到底在哪里?


或许你认为,减负的难点在税负,总觉得政府应该进一步大力减税,甚至建议政府应该减哪些税,并援引特朗普政府大力减税振兴美国制造业的例子。此论固然不虚,但仔细想也并非全然有理。因为显然,政府有政府的角度和立场,对企业税负水准心里不会没有一本账,政府更要考虑国家各类支出的需要,该不该减税和何时减税,政府自然有自己的判断。我倒觉得,减负的难点在涉企收费。由于政府当下在一往无前地简政放权,在大力构建“亲”“清”新型政商关系,所以涉企收费的堵点将可能不在政府部门,而在“非政府性收费”,准确的说,是那些沾着政府权力、打着政府部门旗号的经济社会中介组织,他们或狐假虎威,或笑里藏刀,其危害之烈,万不可小视。发改委等四个部门联手发文清理规范涉企经营服务性收费,可谓切中肯綮。


我更在想,大把减负文件收效如何,如何才能使减负政策收应有之效?


翻翻报章,就会发现,从国务院到各部门到各级地方政府密集推出减税减负政策举措,是近年来特别是2016年习近平总书记在看望参加全国政协十二届四次会议的民建、工商联界别委员发表的3·4重要讲话之后。一年来,减负收效如何?目前尚未看到官方权威数据。其实,官方的数据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问问不同行业、不同规模、不同地域的企业的真实“获得感”如何。

 


如何判断减负之于企业的获得感呢?我认为,检验收效不妨由独立的“第三方评估”来进行。如果由专业调查评估机构对减负进行动态监测,同时辅以新闻媒体的舆论监督,或可得出较为真实客观的结论。政府部门则可依据“第三方评估”和新闻媒体发现的情况,对减负中的重点难点堵点痛点问题有针对性的督办以至曝光,或可使减负政策真正施惠于企业。


对于减负政策的落实,或许你寄望于政府督查,但我却不甚看好。你能指望政府事事搞专项督查行动?督查中召开座谈会、发放调查问卷,企业和地方是不是道出了实情?短时间的督查到底能解决多少问题?督查行动过后是不是又会死灰复燃卷土重来依然固我?


由此,窃以为,不单降成本的各项政策举措的落实,举凡去产能、企业治污、医药分家等诸多经济社会难题的解决之道,相较于政府的专项督查行动,“第三方评估”不失为一种行之有效的制度。

 

(责任编辑:徐徜徉)

阅读: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中华工商网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中华工商网发表,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分享
更多精彩内容
请关注中华工商网微信、微博号
发表评论请遵守《用户条款及隐私协议 评论(人参与,条评论)
热门评论
查看更多
网站印象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