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首页
聚焦
时评
企业
人物
政策
财经
商会
专题
为什么证监会四位发审委委员全数落马?
来源:北京青年报2017-04-24 07:39:20
特大
较大
标准
较小

 原发审委委员冯小树被罚没4.99亿之前 已有三位发审委委员落马

u=2205413606,3558004215&fm=11&gp=0.jpgu=2205413606,3558004215&fm=11&gp=0.jpg

深交所前工作人员、曾任股票发审委兼职委员的冯小树

 

  为什么四位发审委委员都落马了?

  由于发行审核部门掌握着公司上市发行股票的生杀大权,所以发审委一直是证监会里最重要的实权部门。证监会虽然不断扎紧监管政策的篱笆,但是不能不承认,在核准制下,发审委发挥着价值判断的功能,对于一个企业是否能上市掌握着绝对权力,不可避免地给铤而走险者提供了诸多诱惑的空间。

  证监会一则罚单,牵出了曾任发审委委员的冯小树,他的被罚没款项达4.99亿元,堪称史上被罚最重的发审委委员。而在冯小树之前,已有三位发审委委员落马,冯小树被罚,则再一次将发审委委员推向市场的风口浪尖。

  冯小树

  入股拟上市公司获利2.48亿

  证监会新闻发言人张晓军日前介绍,中央第七巡视组在对证监会巡视期间,向证监会移交了前深交所工作人员冯小树涉嫌违法买卖股票的相关线索,证监会党委对相关线索高度重视,要求予以彻查。经过调查审理工作,证监会查明冯小树先后以岳母、配偶之妹的名义入股拟上市公司,并在上市公司上市后抛售股票获取巨额利益,累计交易金额达到2.51亿元,获利金额达2.48亿元。

  据了解,证监会对冯小树的处罚是“没一罚一”,冯小树的本金是300万元,获利2.48亿元主要是一二级市场价差导致。市场将冯小树称为超级股神,股票涨幅高达80多倍。有不愿具名的保荐人士表示,作为发审委员,冯小树的赚钱可谓“一本万利”。他是怎样做到低成本大收益的呢?资深人士表示,最根本的原因在于权力寻租。冯小树利用发审大权,拟上市企业对其进行股权行贿,对这类关键人物以非常低的价格入股甚至白送股票,常见形式为入干股、滚动投资等多种方式。由于证监会正式的行政处罚书尚未发布,其获利细节不得而知。

  据知情人士透露,冯小树买入股票存在明显的利益输送,后续证监会可能会将此案移送公安机关,不过这仍有待相关部门进行认定,目前证监会对冯小树的处罚属于行政处罚。

  4月21日,证监会新闻发言人张晓军在新闻例行发布会上表示,证监会决定没收冯小树违法所得2.48亿元,并顶格处以2.51亿元罚款。同时,对冯小树采取终身市场禁入措施。资料显示,出生于1965年的冯小树于2004年至2014年期间,曾先后担任深交所发审监管部副总监,证监会第七届、第八届发审委员,深交所上市委员会委员,证监会创业板部审核一处副处长等职务。

  2005年12月,在证监会公布的第八届发审委委员名单中,冯小树为兼职委员。引人注目的是,第八届发审委延续了上一届发审委全班人马。2007年5月,证监会公布的第九届发行审核委员会委员名单中,冯小树的名字已消失。

  温京辉

  涉及天丰节能造假被禁入15年

  2014年1月,曾任发审委委员的温京辉因涉嫌违反证券法律、法规而被证监会调查,两年任期里他共执行67次审核任务,审核了超60家上市公司,市场认为其被调查是因上市公司天丰节能财务造假。

  据了解,2013年4月上旬,IPO财务专项检查工作进入抽查后的现场核查阶段。第一阶段抽取的13家中小板拟上市公司进入核查阶段,由光大证券保荐的天丰节能“不幸”被抽中,并很快被发现存在财务不实的问题,该公司涉嫌虚增收入、虚增资产、关联交易非关联化、关联交易未入账等违法违规行为。2015年11月5日,证监会决定:对温京辉采取5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鉴于温京辉已被证监会采取10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待该证券市场禁入期满后,追加实施5年证券市场禁入,禁入期间内,不得从事证券业务或者担任上市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职务。

  公开消息显示,温京辉当年44岁,担任利安达会计事务所董事、合伙人,兼任多家上市公司独立董事。2007年,担任第九届证监会发行审核委员会专职委员。据证监会公示资料,温京辉从1993年起从事审计业务,从2000年开始从事证券业务。

  邓瑞祥

  “老鼠仓”涉案总金额近7亿元

  紧接着,2014年9月,在担任证监会第十六届主板发审委委员5个月后,邓瑞祥涉嫌老鼠仓而被立案,不过他是在担任中国人寿资管股票投资部总经理期间,利用未公开信息被查处的,他当时使用妻子及亲属的14个账户进行交易活动,涉案总金额69764.80万元,非法获利854.53万元。2015年7月24日,邓瑞祥涉嫌“老鼠仓”一案,在上海一中院开庭。根据起诉书内容,与邓瑞祥同堂受审的还有他的妻子李国忠。他在2008年11月至2014年5月一直为股票投资部总经理,其间通过登录相关系统,利用家族资金进行证券交易,利用未公开信息,通过手机、固定电话告知李国忠等人交易指令。包括指定具体买卖的股票,买入卖出价格、使用资金量等,转账时邓瑞祥会让李国忠转入指定账户,然后由第三方进行证券买卖操作。

  当年刚满50岁的邓瑞祥是江西临川人,1993年毕业于武汉大学管理学院国际金融专业,获得国际金融硕士,后为高级经济师。1993年8月至2001年7月,邓瑞祥就职于深圳蓝天基金管理公司,历任证券投资部经理助理、信托资产管理一部经理、行政部经理及董事会秘书等职;2001年7月至2001年11月,任大通证券有限责任公司投资部投资总监;2001年12月至2004年10月,任长盛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副总经理,主管投资部和研究部。

  胡世辉

  严重违纪违法被双开

  2015年4月,第六届创业板发审委兼职委员胡世辉因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和公职,证监会决定解除其第六届创业板发审委委员职务。经查,发现胡世辉利用管理科技项目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贿赂等问题,且在党的十八大后仍不收敛、不收手,性质恶劣、情节严重。经科技部党组研究并报中央国家机关工委批准,决定给予胡世辉开除党籍处分;科技部决定给予其开除公职处分;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线索及所涉款物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胡世辉,曾经担任科技部高新技术发展及产业化司副司长、科技部火炬中心副主任等职务。在其任内,曾推动颁布一系列创业风险投资的利好政策,包括探索建立中央及创业风险投资母基金等。据悉,创业板发行审核委员会共有35位委员,胡世辉从2012年8月起担任中国证监会第四届创业板发行审核委员会兼职委员,此后连续3届连任。

  财经观察

  注册制代替核准制才是治本之策

  冯小树是典型的小官巨贪,其非法获利额度之高,也创下了A股市场之最。

  证监会表示,冯小树作为承担重要职责的监管干部,知法犯法,以他人名义在公司上市前突击入股,上市后卖出股票获取利益,违反了《证券法》第43条关于证券交易所从业人员买卖股票的相关规定,严重扰乱了资本市场管理秩序,所以对其不仅顶格处罚,同时对冯小树采取终身市场禁入措施,处罚不能不说严厉。

  由于发行审核部门掌握着公司上市发行股票的生杀大权,所以发审委一直是证监会里最重要的部门。证监会不断扎紧监管政策的篱笆,按照依法行政、公开透明、集体决策、分工制衡的要求,不断规范和公开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的审核工作流程等主要环节。但是不能不承认,在核准制下,发审委发挥着价值判断的功能,对于一个企业是否能上市掌握着绝对权力,不可避免地给铤而走险者提供了诸多诱惑的空间。

  近年来,市场一直呼吁以成熟资本市场一贯使用的注册制代替核准制,以封堵制度漏洞,这是治本之策。

  新闻聚焦

  冯小树涉案三个IPO项目

  据知情人士透露,冯小树的案子源于举报,而冯小树本人知情后,选择快速出国。“不过钱没出去,就回来自首了。”

  统计数据显示,2005年3月至2007年4月间,冯小树共计参与了43个项目的审核,包括34个IPO(首次公开发行)项目、3个增发项目、5个可转债项目、1个可分离债项目。其中,34个IPO项目中,通过的27家、否决的6家、取消审核的1家。

  据部分公开报道资料显示,冯小树涉案的3个项目均为在深圳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的IPO项目,分别为2008年4月挂牌上市的鱼跃医疗、2010年3月挂牌上市的三川智慧和2011年7月挂牌上市的宝莱特,公开披露的累计投资706.79万元(可能存在虚假出资),完成套现的累计金额则高达2.27亿元,加上现金分红所得,累计违法所得高达2.48亿元。

  北京青年报记者注意到,该报道通过调查获悉,按照30%出资比例,冯小树通过其岳母彭萍嫦代持深圳世方联实现间接突击入股鱼跃医疗,以200万元的初始投资获得了约1.3亿元的套现金额,尚不包括在此期间上市公司现金分红。如果属实,仅此一项,其非法获利即是初始投资的65倍,堪称A股投资的奇葩。

  调查还发现,冯小树通过其妻妹何玉梅,于2007年12月15日以3.66元/股的价格对三川水表(三川智慧的前身)增资,何玉梅以206.79万元(以现金增资),对三川水表增资56.5万股。何玉梅最终在2011年四季度完成套现,按照加权均价17.79元/股计算,套现金额超过2000万元。较之于初始投资额206.79万元,这笔投资收益率高达10倍左右。

  另据宝莱特招股书披露,在其IPO运作过程中,冯小树以其妻妹何玉梅代为持股120.32万股、占比4%,发行上市前位居第四大股东。自2012年四季度起,已经解禁流通的何玉梅开始套现,直到2014年三季度,该股再次大幅上涨,何玉梅抛光了剩余的股票。当初投资300万元,累计套现金额高达7701.66万元,这一金额是其初始投资额的25.67倍,尚不包括持股期间的现金分红所得。

  财经人物

  王小石:出售发审委委员名单的副处长

  王小石最早出事是在2004年,王小石的违法行为,不仅向市场揭开了发审委的神秘面纱,同时让证监会成为当时舆论的焦点。

  曾任证监会发行部发审委工作处副处长的王小石在工作期间借职务之便出售发审委委员名单,涉嫌受贿被捕,最终被判处有期徒刑13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12万元。据悉,当时发审委委员名单都是非公开的,而王小石每出售一份发审委委员名单,价钱在二三十万元。在职期间,王向众多企业出售了这样的名单,获利总额近千万元。该事件后,证监会开始将发审委委员名单公开,发审委制度从过去的封闭和不透明也逐渐转变为开放透明。

  人民网当时撰文指出,王小石出卖发审委名单的背后,本质是在出卖投资者的利益。其利益链条分为七步走:王出售发审委名单;拟上市公司买到名单后对发审委成员进行“公关”;如果公关得力,公司原来可能存在的问题被掩盖;不满足股票发行条件的公司得以发行股票;社会公众投资者认购其股票;股票上市之后不久原来被掩盖的问题逐渐暴露;股价下跌,公众投资者利益受损。这条“生物链”其实清晰无比:上端的王小石卖名单,最下端的社会公众投资者埋单。

  人民网还表示,王小石的身份不过只是一个副处级干部,就有如此大的“寻租空间”,这也使得证监会的公信力面临空前挑战。市场普遍认为,王小石一案,使得中国证监会的权威性、公正性和信誉度在当时受到前所未有的严峻考验。

  新闻内存

  发行股票审核工作流程究竟分几步

  去年12月22日,证监会发行监管部首次将公开发行股票审核工作流程在其官网上发布,其审核工作流程分为受理、反馈会、见面会、初审会、发审会、封卷、核准发行等主要环节,分别由不同处室负责,相互配合、相互制约。对每一个发行人的审核决定均通过会议以集体讨论的方式提出意见,避免个人决断。

  就发审会环节,证监会指出,发审委制度是发行审核中的专家决策机制。目前主板中小板发审委委员共25人,创业板发审委委员共35人,每届发审委成立时,均按委员所属专业划分为若干审核小组,按工作量安排各小组依次参加初审会和发审会。各组中委员个人存在需回避事项的,按程序安排其他委员替补。

  发审委通过召开发审会进行审核工作,以投票方式对首发申请进行表决。根据有关规定,审核首发申请适用普通程序。委员投票表决采用记名投票方式,会前需撰写工作底稿,会议全程录音。

  发审会召开5天前,证监会发布会议公告,公布发审会审核的发行人名单、会议时间、参会发审委委员名单等。首发发审会由审核人员向委员报告审核情况,并就有关问题提供说明,委员发表审核意见,发行人代表和保荐代表人各2名到会陈述和接受询问,聆询时间不超过45分钟,聆询结束后由委员投票表决。发审会认为发行人需要进一步披露和说明问题的,形成书面审核意见后告知保荐机构。保荐机构收到发审委审核意见后,组织发行人及相关中介机构按照要求回复。综合处收到审核意见回复材料后转相关监管处室。审核人员按要求对回复材料进行审核并履行内部程序。

  新闻链接

  每位发审委委员平均每年审50家企业

  2013年,有报道指出,中国股票发审的预审环节、初审会、发审会最重要,对应预审环节的两位预审员、初审会上的两位处长、发审会上的七位发审委员。

  以前发审委员上会名单是保密的。一位公关公司总经理此前回忆说:“那时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有公关公司派四五个人天天盯在证监会门口,看发行部的人抱着企业发审材料出来了,就派人跟上。如果材料送到财政部了,那就是财政部的那位发审委员审;材料送到发改委了,就是发改委的那位发审委员审。虽然是笨办法,但很有效。一份名单可以卖一百万元。”

  “大体来说,一票三五十万元属正常。每位委员平均每年审50家企业,80%的过会率。市场给每位发审委员一年的投票权估值1000万元。当然,有多少委员选择变现是未知数。”一位熟悉内情的人士估算。很显然,这些都是犯罪行为。

  据报道,IPO能否被通过,发审委分组也是重要因素之一,创业板35位发审委员如何分成四组,兼职委员如何临时调配插入到四组委员中去一起上会?主板25位发审委员又如何分组?谁来决定哪组委员上哪家企业的发审会?这些是投行和拟上市企业最关心的内容。发审委员由证监会主席办公会议决定聘任,名单则基本由证监会相关发行部门推荐。(本版文/本报记者 刘慎良)原发审委委员冯小树被罚没4.99亿之前 已有三位发审委委员落马

  为什么四位发审委委员都落马了?

  由于发行审核部门掌握着公司上市发行股票的生杀大权,所以发审委一直是证监会里最重要的实权部门。证监会虽然不断扎紧监管政策的篱笆,但是不能不承认,在核准制下,发审委发挥着价值判断的功能,对于一个企业是否能上市掌握着绝对权力,不可避免地给铤而走险者提供了诸多诱惑的空间。

  证监会一则罚单,牵出了曾任发审委委员的冯小树,他的被罚没款项达4.99亿元,堪称史上被罚最重的发审委委员。而在冯小树之前,已有三位发审委委员落马,冯小树被罚,则再一次将发审委委员推向市场的风口浪尖。

  冯小树

  入股拟上市公司获利2.48亿

  证监会新闻发言人张晓军日前介绍,中央第七巡视组在对证监会巡视期间,向证监会移交了前深交所工作人员冯小树涉嫌违法买卖股票的相关线索,证监会党委对相关线索高度重视,要求予以彻查。经过调查审理工作,证监会查明冯小树先后以岳母、配偶之妹的名义入股拟上市公司,并在上市公司上市后抛售股票获取巨额利益,累计交易金额达到2.51亿元,获利金额达2.48亿元。

  据了解,证监会对冯小树的处罚是“没一罚一”,冯小树的本金是300万元,获利2.48亿元主要是一二级市场价差导致。市场将冯小树称为超级股神,股票涨幅高达80多倍。有不愿具名的保荐人士表示,作为发审委员,冯小树的赚钱可谓“一本万利”。他是怎样做到低成本大收益的呢?资深人士表示,最根本的原因在于权力寻租。冯小树利用发审大权,拟上市企业对其进行股权行贿,对这类关键人物以非常低的价格入股甚至白送股票,常见形式为入干股、滚动投资等多种方式。由于证监会正式的行政处罚书尚未发布,其获利细节不得而知。

  据知情人士透露,冯小树买入股票存在明显的利益输送,后续证监会可能会将此案移送公安机关,不过这仍有待相关部门进行认定,目前证监会对冯小树的处罚属于行政处罚。

  4月21日,证监会新闻发言人张晓军在新闻例行发布会上表示,证监会决定没收冯小树违法所得2.48亿元,并顶格处以2.51亿元罚款。同时,对冯小树采取终身市场禁入措施。资料显示,出生于1965年的冯小树于2004年至2014年期间,曾先后担任深交所发审监管部副总监,证监会第七届、第八届发审委员,深交所上市委员会委员,证监会创业板部审核一处副处长等职务。

  2005年12月,在证监会公布的第八届发审委委员名单中,冯小树为兼职委员。引人注目的是,第八届发审委延续了上一届发审委全班人马。2007年5月,证监会公布的第九届发行审核委员会委员名单中,冯小树的名字已消失。

  温京辉

  涉及天丰节能造假被禁入15年

  2014年1月,曾任发审委委员的温京辉因涉嫌违反证券法律、法规而被证监会调查,两年任期里他共执行67次审核任务,审核了超60家上市公司,市场认为其被调查是因上市公司天丰节能财务造假。

  据了解,2013年4月上旬,IPO财务专项检查工作进入抽查后的现场核查阶段。第一阶段抽取的13家中小板拟上市公司进入核查阶段,由光大证券保荐的天丰节能“不幸”被抽中,并很快被发现存在财务不实的问题,该公司涉嫌虚增收入、虚增资产、关联交易非关联化、关联交易未入账等违法违规行为。2015年11月5日,证监会决定:对温京辉采取5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鉴于温京辉已被证监会采取10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待该证券市场禁入期满后,追加实施5年证券市场禁入,禁入期间内,不得从事证券业务或者担任上市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职务。

  公开消息显示,温京辉当年44岁,担任利安达会计事务所董事、合伙人,兼任多家上市公司独立董事。2007年,担任第九届证监会发行审核委员会专职委员。据证监会公示资料,温京辉从1993年起从事审计业务,从2000年开始从事证券业务。

  邓瑞祥

  “老鼠仓”涉案总金额近7亿元

  紧接着,2014年9月,在担任证监会第十六届主板发审委委员5个月后,邓瑞祥涉嫌老鼠仓而被立案,不过他是在担任中国人寿资管股票投资部总经理期间,利用未公开信息被查处的,他当时使用妻子及亲属的14个账户进行交易活动,涉案总金额69764.80万元,非法获利854.53万元。2015年7月24日,邓瑞祥涉嫌“老鼠仓”一案,在上海一中院开庭。根据起诉书内容,与邓瑞祥同堂受审的还有他的妻子李国忠。他在2008年11月至2014年5月一直为股票投资部总经理,其间通过登录相关系统,利用家族资金进行证券交易,利用未公开信息,通过手机、固定电话告知李国忠等人交易指令。包括指定具体买卖的股票,买入卖出价格、使用资金量等,转账时邓瑞祥会让李国忠转入指定账户,然后由第三方进行证券买卖操作。

  当年刚满50岁的邓瑞祥是江西临川人,1993年毕业于武汉大学管理学院国际金融专业,获得国际金融硕士,后为高级经济师。1993年8月至2001年7月,邓瑞祥就职于深圳蓝天基金管理公司,历任证券投资部经理助理、信托资产管理一部经理、行政部经理及董事会秘书等职;2001年7月至2001年11月,任大通证券有限责任公司投资部投资总监;2001年12月至2004年10月,任长盛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副总经理,主管投资部和研究部。

  胡世辉

  严重违纪违法被双开

  2015年4月,第六届创业板发审委兼职委员胡世辉因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和公职,证监会决定解除其第六届创业板发审委委员职务。经查,发现胡世辉利用管理科技项目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贿赂等问题,且在党的十八大后仍不收敛、不收手,性质恶劣、情节严重。经科技部党组研究并报中央国家机关工委批准,决定给予胡世辉开除党籍处分;科技部决定给予其开除公职处分;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线索及所涉款物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胡世辉,曾经担任科技部高新技术发展及产业化司副司长、科技部火炬中心副主任等职务。在其任内,曾推动颁布一系列创业风险投资的利好政策,包括探索建立中央及创业风险投资母基金等。据悉,创业板发行审核委员会共有35位委员,胡世辉从2012年8月起担任中国证监会第四届创业板发行审核委员会兼职委员,此后连续3届连任。

  财经观察

  注册制代替核准制才是治本之策

  冯小树是典型的小官巨贪,其非法获利额度之高,也创下了A股市场之最。

  证监会表示,冯小树作为承担重要职责的监管干部,知法犯法,以他人名义在公司上市前突击入股,上市后卖出股票获取利益,违反了《证券法》第43条关于证券交易所从业人员买卖股票的相关规定,严重扰乱了资本市场管理秩序,所以对其不仅顶格处罚,同时对冯小树采取终身市场禁入措施,处罚不能不说严厉。

  由于发行审核部门掌握着公司上市发行股票的生杀大权,所以发审委一直是证监会里最重要的部门。证监会不断扎紧监管政策的篱笆,按照依法行政、公开透明、集体决策、分工制衡的要求,不断规范和公开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的审核工作流程等主要环节。但是不能不承认,在核准制下,发审委发挥着价值判断的功能,对于一个企业是否能上市掌握着绝对权力,不可避免地给铤而走险者提供了诸多诱惑的空间。

  近年来,市场一直呼吁以成熟资本市场一贯使用的注册制代替核准制,以封堵制度漏洞,这是治本之策。

  新闻聚焦

  冯小树涉案三个IPO项目

  据知情人士透露,冯小树的案子源于举报,而冯小树本人知情后,选择快速出国。“不过钱没出去,就回来自首了。”

  统计数据显示,2005年3月至2007年4月间,冯小树共计参与了43个项目的审核,包括34个IPO(首次公开发行)项目、3个增发项目、5个可转债项目、1个可分离债项目。其中,34个IPO项目中,通过的27家、否决的6家、取消审核的1家。

  据部分公开报道资料显示,冯小树涉案的3个项目均为在深圳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的IPO项目,分别为2008年4月挂牌上市的鱼跃医疗、2010年3月挂牌上市的三川智慧和2011年7月挂牌上市的宝莱特,公开披露的累计投资706.79万元(可能存在虚假出资),完成套现的累计金额则高达2.27亿元,加上现金分红所得,累计违法所得高达2.48亿元。

  北京青年报记者注意到,该报道通过调查获悉,按照30%出资比例,冯小树通过其岳母彭萍嫦代持深圳世方联实现间接突击入股鱼跃医疗,以200万元的初始投资获得了约1.3亿元的套现金额,尚不包括在此期间上市公司现金分红。如果属实,仅此一项,其非法获利即是初始投资的65倍,堪称A股投资的奇葩。

  调查还发现,冯小树通过其妻妹何玉梅,于2007年12月15日以3.66元/股的价格对三川水表(三川智慧的前身)增资,何玉梅以206.79万元(以现金增资),对三川水表增资56.5万股。何玉梅最终在2011年四季度完成套现,按照加权均价17.79元/股计算,套现金额超过2000万元。较之于初始投资额206.79万元,这笔投资收益率高达10倍左右。

  另据宝莱特招股书披露,在其IPO运作过程中,冯小树以其妻妹何玉梅代为持股120.32万股、占比4%,发行上市前位居第四大股东。自2012年四季度起,已经解禁流通的何玉梅开始套现,直到2014年三季度,该股再次大幅上涨,何玉梅抛光了剩余的股票。当初投资300万元,累计套现金额高达7701.66万元,这一金额是其初始投资额的25.67倍,尚不包括持股期间的现金分红所得。

  财经人物

  王小石:出售发审委委员名单的副处长

  王小石最早出事是在2004年,王小石的违法行为,不仅向市场揭开了发审委的神秘面纱,同时让证监会成为当时舆论的焦点。

  曾任证监会发行部发审委工作处副处长的王小石在工作期间借职务之便出售发审委委员名单,涉嫌受贿被捕,最终被判处有期徒刑13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12万元。据悉,当时发审委委员名单都是非公开的,而王小石每出售一份发审委委员名单,价钱在二三十万元。在职期间,王向众多企业出售了这样的名单,获利总额近千万元。该事件后,证监会开始将发审委委员名单公开,发审委制度从过去的封闭和不透明也逐渐转变为开放透明。

  人民网当时撰文指出,王小石出卖发审委名单的背后,本质是在出卖投资者的利益。其利益链条分为七步走:王出售发审委名单;拟上市公司买到名单后对发审委成员进行“公关”;如果公关得力,公司原来可能存在的问题被掩盖;不满足股票发行条件的公司得以发行股票;社会公众投资者认购其股票;股票上市之后不久原来被掩盖的问题逐渐暴露;股价下跌,公众投资者利益受损。这条“生物链”其实清晰无比:上端的王小石卖名单,最下端的社会公众投资者埋单。

  人民网还表示,王小石的身份不过只是一个副处级干部,就有如此大的“寻租空间”,这也使得证监会的公信力面临空前挑战。市场普遍认为,王小石一案,使得中国证监会的权威性、公正性和信誉度在当时受到前所未有的严峻考验。

  新闻内存

  发行股票审核工作流程究竟分几步

  去年12月22日,证监会发行监管部首次将公开发行股票审核工作流程在其官网上发布,其审核工作流程分为受理、反馈会、见面会、初审会、发审会、封卷、核准发行等主要环节,分别由不同处室负责,相互配合、相互制约。对每一个发行人的审核决定均通过会议以集体讨论的方式提出意见,避免个人决断。

  就发审会环节,证监会指出,发审委制度是发行审核中的专家决策机制。目前主板中小板发审委委员共25人,创业板发审委委员共35人,每届发审委成立时,均按委员所属专业划分为若干审核小组,按工作量安排各小组依次参加初审会和发审会。各组中委员个人存在需回避事项的,按程序安排其他委员替补。

  发审委通过召开发审会进行审核工作,以投票方式对首发申请进行表决。根据有关规定,审核首发申请适用普通程序。委员投票表决采用记名投票方式,会前需撰写工作底稿,会议全程录音。

  发审会召开5天前,证监会发布会议公告,公布发审会审核的发行人名单、会议时间、参会发审委委员名单等。首发发审会由审核人员向委员报告审核情况,并就有关问题提供说明,委员发表审核意见,发行人代表和保荐代表人各2名到会陈述和接受询问,聆询时间不超过45分钟,聆询结束后由委员投票表决。发审会认为发行人需要进一步披露和说明问题的,形成书面审核意见后告知保荐机构。保荐机构收到发审委审核意见后,组织发行人及相关中介机构按照要求回复。综合处收到审核意见回复材料后转相关监管处室。审核人员按要求对回复材料进行审核并履行内部程序。

  新闻链接

  每位发审委委员平均每年审50家企业

  2013年,有报道指出,中国股票发审的预审环节、初审会、发审会最重要,对应预审环节的两位预审员、初审会上的两位处长、发审会上的七位发审委员。

  以前发审委员上会名单是保密的。一位公关公司总经理此前回忆说:“那时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有公关公司派四五个人天天盯在证监会门口,看发行部的人抱着企业发审材料出来了,就派人跟上。如果材料送到财政部了,那就是财政部的那位发审委员审;材料送到发改委了,就是发改委的那位发审委员审。虽然是笨办法,但很有效。一份名单可以卖一百万元。”

  “大体来说,一票三五十万元属正常。每位委员平均每年审50家企业,80%的过会率。市场给每位发审委员一年的投票权估值1000万元。当然,有多少委员选择变现是未知数。”一位熟悉内情的人士估算。很显然,这些都是犯罪行为。

  据报道,IPO能否被通过,发审委分组也是重要因素之一,创业板35位发审委员如何分成四组,兼职委员如何临时调配插入到四组委员中去一起上会?主板25位发审委员又如何分组?谁来决定哪组委员上哪家企业的发审会?这些是投行和拟上市企业最关心的内容。发审委员由证监会主席办公会议决定聘任,名单则基本由证监会相关发行部门推荐。(记者 刘慎良)

阅读: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中华工商网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中华工商网发表,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分享
更多精彩内容
请关注中华工商网微信、微博号
发表评论请遵守《用户条款及隐私协议 评论(人参与,条评论)
热门评论
查看更多
网站印象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