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首页
聚焦
时评
企业
人物
政策
财经
商会
专题
构建海上丝路要津版图 瑞港建设先声夺人
来源:中华工商时报周勇刚 孙永剑 2017-05-18 10:38:05
特大
较大
标准
较小

 印尼巴丹岛船厂码头.jpg

印尼巴丹岛船厂码头

 

    5月10日早晨9时20分许,一架亚洲航空AK237航班缓缓降落在香港赤腊角国际机场,瑞港建设集团主席崔琦从机舱里走出来,清瘦的外表依然神采奕奕。

    3小时之前,这位不知疲倦的企业家,头顶星辰刚刚结束在马来西亚的沙巴游轮港项目的巡视。5小时之后,他将在位于香港的嘉华国际中心主持巴基斯坦一项最大电厂海上工程的开工动员会。

    在崔琦写字台上,放着一个工作会议行程表。粗算一下,仅在上个月,他的足迹遍及印尼、马来西亚、文莱等“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一带一路’战略提出后,对我们做国际贸易与工程承包有了更明确的指向,并可以走得更远。”崔琦若有所思地说。

    这一天距“‘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隆重启幕还剩下四天。
 

   走得更远:从探路者到领跑者
 
    提及当年首站进军印尼,不顺利的一幕幕就仿佛发生于昨天,崔琦依然历历在目。

    那是在2007年,一家新加坡财团经朋友介绍找到崔琦,问他是否能承接印尼巴丹岛的造船厂码头工程,并需要投资2000万元。二话没说,崔琦满口答应下来。因为能给这家国际财团做服务,这意味着得到业界认可并取得东南亚海事工程项目“入场券”。

    然而,包括印尼在内的整个东南亚市场,当时从本意上并不想让外者进来,只是囊中羞涩而无力投资建设。表面热情,实际冷落,这是崔琦和他的团队后来感到的“夹心”现象。

    此次码头工程建设,更有几乎苛刻的完工期限,这在当时是一个更大的挑战。因为当地劳动力资源无法跟上,惟有从国内临时招募组建。短时间内能否形成整体作战,这是成败关键。

    多年在商海滚打的崔琦,对来自外界的压力早已习以为常。在他眼里,只要有市场的地方就值得去尝试。多年以后,每当回忆起瑞港集团啃下这第一个项目,崔琦自诩“探路者的成功”。

    巴丹岛的造船厂码头工程按期交付,这成为瑞港集团打开印尼市场大门的一把“钥匙”,此后又承接了包括码头、防波堤、填海造地等在内的十大项目工程,并为日后进军东南亚其它国家打下坚实基础。

    当时针指向2015年,瑞港集团准备挥师马来西亚,也正逢国家“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不久。“在这一大背景下,海外国家对我们中国来的企业非常欢迎也有信心。”崔琦回忆。

    在马来西亚,瑞港集团先后拿下的若干项目中,当属槟城约150多公顷的填海造地工程最具价值,它濒临马六甲海峡西南侧入口处,是马来西亚第二大港,更是著名的转口贸易港,项目的质量标准不言而喻。

    填海工程,一般涉及清淤疏浚、护岸围堤、填沙造地、基础加固四大施工环节,而瑞港集团此次承担前期的清淤疏浚部分,好在有港澳、印尼积累的运作经验及过硬的技术设备,得以出色完成并成为当地基础设施建筑行业的一个新标杆。

    挥师马来西亚前,瑞港集团更在越南市场有所斩获,为该国电力公司承建一个海上疏浚清礁工程,尽管项目投资不大,但施工难度相当大。鏖战数月,前来验收工程的越南业主翘起大拇指,对整个工程质量非常满意,并称“整体水平一点不亚于日韩企业。”

    从空中俯瞰,瑞港建设集团在印尼、马来西亚、越南三国的港口工程恰似一个大写的“品”字,这一不经意间形成的战略布局,预示着瑞港集团海上丝绸之路版图又将延伸。

    值得关注的是,瑞港建设集团未雨绸缪,于去年7月在港交所成功上市。当日股价开盘即由1港元升至1.2港元,在当时经济和股市双重不景气下,这足以表明香港资本市场对这家从事港口码头等“一带一路”基础设施建设为数不多企业的认可。

    一组数据从另一个侧面诠释了瑞港集团在“一带一路”上的不断成长:旗下拥有包括大型打摏船、疏浚船、自航运输驳船、起重船、浮动码头船等在内的40余艘工程船舶,配有特殊起重机、挖掘机等90余台建筑工程设备,形成了工程船舶租赁服务,这一全产业链旗舰如同再现了李嘉诚早期和记黄埔的风采。

    5月11日,崔琦和他的团队如期飞抵西安,为尽快启动巴基斯坦最大电厂的海上工程,与该项目的设计单位进行技术交底。“未来三、五年,我们将走得更远,中东的伊朗,非洲的毛里塔尼亚,南美的智利,都将留下我们新的足迹。”崔琦目光深邃。
 
印尼孔雀港码头.jpg
 
印尼孔雀港码头
 

    走得更快:从“单打”变成“双打”
 
    “一带一路”倡议提出3年来,瑞港建设集团在交通基础设施建设领域从一个探路者变为领跑者,这与其掌门人确立的蓝海战略密不可分。
 
    早年就职于中国港湾工程公司的崔琦,在大学主攻的专业是港口工程,这一在国企的特殊经历和中高层管理的经验,让他具备职业经理人的素质,为他日后创建民企埋下了伏笔。

    开拓国际市场,并非一帆风顺。由于所在国不同的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等环境差异,中国的国企和民企会有不同际遇,有时前者的优势会转化为劣势,有时后者的劣势会转化为优势。

    正是基于这样的研判,瑞港建设集团设计了一套与国企进行“双打”的独特解决方案,在不同国家、不同市场、不同项目上形成差异化运作。

    印尼孔雀港位于雅加达西100公里,一个投资超过10亿元的厂区码头工程即将于今年八月全面竣工,可供2-5万吨级货轮停靠。这一项目的承建方正是当年崔琦并购的一家山东国企。

    时间倒退到2009年,当时位于青岛的这家国企,因资不抵债濒于倒闭。崔琦联合一家顶尖建筑国企,并以5600万元对这家企业完成了收购和重组,并在日后国际项目招标中屡见它的身影。

    事实上,在近年来海外征战中,瑞港建设集团更有一个紧密的合作伙伴,它正是中建筑港集团。在印尼水泥厂码头建设、巴丹岛氧化铝厂码头填海造地、越南发电厂海上疏浚挖泥等,这些关键项目上都实施了与国企高水准的“双打”。

    几年合作下来,崔琦与他的团队对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市场有了更深刻的认知:一般在港口建设上,投资在10亿元以上这个区间的项目,由于需要雄厚的资金量,更适合国企优势发挥;投资在5000万元到10亿元这个区间的项目,因为成本更要紧缩,更能彰显民企的长处。

    伴随着“一带一路”战略架构的不断推进,国企有更多的基础设施项目在海外落地,这一新的发展态势为瑞港建设集团与国企合作提供了更大的“双打”平台。

    在崔琦看来,与国企合作让他在“一带一路”上走得更快。在落地海外市场时,普通民企难以申请到对方国家的主权担保,由此使到手的项目得而复失,而瑞港建设集团却能化险为夷。因为民企不具备申请的必要担保条件,而瑞港建设集团与国企的合作机制成为坚强的后盾。

   “多年的海外实践告诉我们,对中国企业而言,与其出海后再抱团,不如在出海前就形成战略合作机制,由此,可将各方优势发挥到极致,可将各方风险降到最低。”崔琦坦言。

 
(责任编辑:蒋元锐)

阅读: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中华工商网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中华工商网发表,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分享
更多精彩内容
请关注中华工商网微信、微博号
发表评论请遵守《用户条款及隐私协议 评论(人参与,条评论)
热门评论
查看更多
网站印象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