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首页
聚焦
时评
企业
人物
政策
财经
商会
专题
“金箍棒”如何扫除实体经济发展“拦路虎”
调研50余家企业后得出结论,黑龙江省政协常委会专题协商
来源:中华工商网刘洁 蒋承志2017-07-12 12:13:27
特大
较大
标准
较小

不断飙升的企业成本,已成为黑龙江实体经济发展的“拦路虎”。

 

4日,政协黑龙江第十八次常委会专题协商“降低企业成本,振兴实体经济”,常委们建言献策,在与黑龙江省政府相关部门负责人协商互动中提出,政府部门要牵头举全社会之力,共同“抡起金箍棒”,应对挑战,解难题,促发展。
 
 
税费仍旧“压力山大”
 
 
据介绍,为了开好这次常委会议,黑龙江省政协专题调研组在会前听取了20家中省直有关部门情况介绍,同省内外30余家企业进行了座谈研讨,并分赴辽宁、山东、重庆、广东四省市的10余家企业进行考察,形成了调研报告。
 
调研报告指出,自2015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以来,黑龙江省委省政府实施了一系列力度较大的政策举措,建立完善了政策体系,持续推动简政放权,加大“放管服”改革力度,全省行政审批事项精简率达到64.7%、行政权力清单精简率达到71.2%,因而,全省实体经济企业各类成本均有不同程度的降低。
 
然而,即便如此,现实依然不容乐观。调研显示,近年来,随着企业成本的快速上升,黑龙江省实体经济企业面临严峻挑战,2016年全省规模以上工业亏损企业773家,亏损面为19.2%,比上年同期增亏51.8%。
 
黑龙江省政协经济委员会主任闫永华称:“在调研中多数企业反映税费负担较重,减税降费成为首要政策诉求。”
 
闫永华说,2016年黑龙江全省第二产业的国税宏观税负为12.33%,高于全国平均水平0.61个百分点。涉企收费中,政府部门直接面向企业的收费降低,但评估、评价等中介服务收费偏高,一些隐性费用依然存在。此外,融资成本、用能用地成本、人工成本、物流成本等,都不断“水涨船高”,令企业不堪重负。
 
“融资难”期待“有形之手”
 
发言中,很多政协委员反映,当下的黑龙江民营企业依旧面临着银行融资难、民间融资成本高的两难选择。
 
调查现实,去年黑龙江省企业综合融资成本约在6%至20%之间,民间融资成本最高达25%。去年黑龙江省银行业对中小微企业实际贷款利率约为基准利率的2-3倍,银行承兑汇票贴现利率为4.32%,高于辽宁的4.23%,而银行以外第三方收取的担保费、评估费、咨询费、审计费、公证费等推高了融资成本近3个百分点。
 
对此,委员们建议,应加强企业信用建设,以提高银行机构对企业的授信额度;运用金融手段加快处置杠杆率高、丧失还债能力的国有僵尸企业,减轻企业贷款包袱;以企业为主体建立产融合作联席会议制度,优化企业金融服务;在鼓励企业主板、中小板、创业板上市的同时,积极推动企业直接融资。
 
牡丹江市政协主席闫岩建议,政府应进一步发挥好“有形之手”的作用,降低企业的财务成本。一方面,围绕提高企业资金周转效率,开展投贷联动试点,支持科技创新创业企业,鼓励实体经济企业将符合条件的经营性资产证券化,另一方面,积极帮助企业化解债务链风险,减少存货和应收账款对资金的占用,尽快走出企业“贷款难”、银行“难贷款”的怪圈。
 
电力大省电力成本居高不下
 
黑龙江是工业大省,也是电力资源大省,然而,丰富的电力资源并没有让黑龙江企业受惠,相反,黑龙江的基本电价偏高,在全国排名第九位,据统计,黑龙江省全年一般工商业用电成本要比辽宁、重庆、山东分别高出约5.1亿元、6.56亿元、14.7亿元……电网投入大、运营成本高;用电结构不尽完善,各地用电差异明显;能源领域改革滞后、垄断利益难以突破等因素都被认为是是造成黑龙江省电价偏高的“元凶”。
 
然而黑龙江省物价局有关负责人就政协委员提问的回答竟然十分让人无奈:“这一问题是省委省政府下定决心欲以解决的问题,但实际效果与企业期盼还存在距离。”
 
电力大省用高价电的结果是什么?双鸭山市政协主席张振伟给出的案例是:“去年省里拿出部分电量用于企业直供电,我市的建龙钢铁公司具备条件参与全省直供电交易,每千瓦时电价降低了6.76分钱,企业全年减少电费支出5900万元。”
 
黑龙江省政协常委、华永集团董事长    勇也提出,要推进价格改革,降低企业用电成本。他认为电价偏高是黑龙江省中小企业反映最为突出的问题,应引起高度重视。他建议政府有关部门应积极向国家争取电价扶持政策,主动协调电力部门,最大限度地降低企业电价。同时,应加快电力市场化改革,不断扩大电力用户与发电企业直接交易规模,可采取双边协商与集中交易平台竞价相结合的方式,降低企业用电成本,减轻企业负担。
 
打破“物流成本”过高的现实
 
一份调查报告让与会者触目惊心:哈市某企业集团2014至2016年物流成本分析报表显示:其在黑龙江省内企业近三年单件运输成本平均为14.66元,较在省外的分支机构单件运输成本高出31.84%。
 
李勇认为,黑龙江省区位条件和产业结构决定了本省“远进远出”、“大进大出”的物流状况,客观上导致了物流运输强度大、距离长、成本高的结果,加之运输手段单一,七成靠公路运输,物流业发展滞后等因素,致使物流成本上涨。
 
黑龙江省政协常委、哈尔滨商业大学校长助理刘晓峰认为,黑龙江省虽然已具有四通八达的公路,但好比铁路系统只有轨道、航空系统只有航线、水运系统只有航道,而缺少车站、机场、码头等基础设施和相应的信息系统,致使物流资源得不到有效连接和优化配置,增加了企业成本。他建议,重视城市公路物流枢纽中心的规划和建设,以解决“重交通、轻物流”的问题。
 
李勇也提出,今后今后开展省级物流标准化试点,推动物流与制造业联动发展,建立专业化多式联运枢纽站场;推动全省物流信息共享和互联互通,通过智慧物流体系降低仓储、车辆的空置率;扩大物流企业增值税抵扣范围,降低企业税负负担。
 

(责任编辑:蒋元锐)

阅读:

阅读: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中华工商网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中华工商网发表,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分享
更多精彩内容
请关注中华工商网微信、微博号
发表评论请遵守《用户条款及隐私协议 评论(人参与,条评论)
热门评论
查看更多
网站印象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