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首页
聚焦
时评
企业
人物
政策
财经
商会
专题
减税降费新措施陆续出台 降成本仍有多项新政储备
下一步,包括加快债券产品创新、开展高速公路分时段差异化收费试点工作等多项“高含金量”举措将降低企业生产要素成本,并将建立减税降费长效机制。
来源:经济参考报2017-08-16 09:54:54
特大
较大
标准
较小

    今年以来,一系列降成本新举措陆续出台,仅税费成本一项就将为企业年内减负超万亿元。目前,随着各项政策措施的出台和落地,降成本阶段性效果已经显现。工业企业利润等多项经济数据也证实,企业效益持续改善,经济潜在增长能力得到增强。

 

  据了解,相关部门正在结合督查调研等情况对降成本成效展开评估,并在预研储备新的举措。下一步,包括加快债券产品创新、开展高速公路分时段差异化收费试点工作等多项“高含金量”举措将降低企业生产要素成本,并将建立减税降费长效机制。

 

  加码 降成本新措施陆续出台

 

  今年以来,一系列降成本新举措陆续出台。据统计,仅财政部一个部门发布的涉及降成本政策文件就多达14个,涵盖简并增值税税率、扩大小型微利企业所得税优惠等。地方层面也纷纷发文,大力开展降低实体经济企业成本专项行动,推出更加细化的政策举措。

 

  降低税费负担方面,今年以来,国务院常务会议审议通过了多项减税降费措施。具体而言,在减税方面,包括简化增值税税率结构、扩大享受企业所得税优惠的小型微利企业范围等政策;在降费方面,取消城市公用事业附加等基金,授权地方政府自主减免部分基金;取消或停征41项中央设立的行政事业性收费,将商标注册费标准降低50%等。

 

  据财政部测算,减税降费的系列举措每年合计减轻企业负担约10010亿元,可实现全年减税降费一万亿元以上的目标。

 

  除了降税费,我国还分别从多渠道降低企业融资、用能、人工、物流等生产要素成本,以及推动制度性交易成本持续下降。

 

  降低融资成本方面,继续优化融资结构,扩大直接融资比例,推进民营银行常态化设立,开展小微企业应收账款融资专项行动,清理金融中间环节收费。降低用能成本方面,清理规范电价及附加,取消城市公用事业附加和工业企业结构调整专项资金,将国家重大水利工程建设基金和大中型水库移民后期扶持基金征收标准各降低25%;加快推进输配电价改革,推进电力直接交易;降低省内天然气管网输配价格。降低人工成本方面,失业保险总费率为1.5%的22个省份均已将总费率降至1%。降低物流成本方面,取消内蒙古、甘肃、青海、宁夏四省(区)政府还贷二级公路收费;取消电网公司向铁路总公司征收的电气化铁路还贷电价,铁路运输企业等额下浮运价;推动18家国际大型班轮公司主动承诺降低码头作业费。

 

  在推动制度性交易成本持续下降方面,我国进一步精简行政审批事项,修订《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将93条限制性措施减少到60余条。强化事中事后监管,全面推动“双随机、一公开”监管,推动落实“先照后证”改革,稳妥推行全程电子化和电子营业执照。

 

  显效 经济潜在增长力增强

 

  目前,降成本阶段性效果已经显现。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以下简称财科院)日前发布的大型降成本调研显示,从实地调研情况来看,企业税费、融资、人工、用能用地、物流等六大成本上升均得到不同程度的缓解。调研还发现,减税降费最为立竿见影,例如,山东、黑龙江、内蒙古、河南等省份去年企业税费负担均减轻了数百亿元。

 

  以改革促进降成本的效应也愈加显现。日前,国家税务总局披露了由上海财经大学公共政策与治理研究院评估团队完成的《中国全面实施营改增试点一周年评估报告》。该报告显示,2016年5月至2017年4月,全面推开营改增试点一周年取得了显著成效,实现减税近7000亿元,减税额随改革推进逐步扩大。四大行业税负下降或持平企业占98.7%,减税面最大的是生活服务业,达到99.25%。

 

  普华永道中国内地及香港流转税主管合伙人胡根荣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表示,由于全面实施营改增主要集中在服务业,第三产业的减税效果尤为明显。第二产业同样收益颇多,在新政策下形成的增值税抵扣链中,第二产业上下游环节抵扣机制不断推进和完善,减税效果十分明显,同时产业内服务外包的发展使得第二产业资源配置效率不断提高。

 

  多项经济数据也证实,降成本各项政策措施的出台和落地,使企业效益持续改善,活力明显提高,增强了经济潜在增长能力。最新的数据显示,目前企业生产经营情况明显向好。上半年,我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同比增长22%,是六年来同期最高增速。每百元主营业务收入中的成本和费用分别为85.69元和7.29元,同比分别减少0.02元和0.35元;企业成本费用在能源原材料价格明显上涨的情况下仍同比下降,说明降成本工作取得了实效。主营业务收入利润率为6.11%,同比提高0.42个百分点。

 

  推进 将综合施策降低要素成本

 

  尽管已经取得阶段性成效,但是从企业的现实感受来看,降成本依然存在繁重任务和待解难题。财科院线上调查数据显示,进一步降低实体经济企业成本依然是大多数企业的诉求。其中,超八成企业认为需要继续降低企业税费负担,超五成企业认为需进一步降低企业融资成本,超四成的企业认为还需进一步降低企业的用人成本,还有分别为40.9%和26.3%的企业认为需继续降低物流成本和制度性交易成本。

 

  据发改委有关负责人介绍,下一步,将结合国务院第四次大督查,着力抓好政策落实,并做好新政策的预研储备,把降成本工作持续推向纵深。包括落实好各项减税降费措施,着力建立长效机制;综合施策降低融资、用电、人力、物流等生产要素成本;推动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工作取得更大进展等。

 

  具体包括,加大对垄断行业、垄断环节违法违规收费的监管力度;加快债券产品创新,充分发挥普惠金融对实体经济的支持作用;完善港口服务价格形成机制,开展高速公路分时段差异化收费试点工作等多项“高含金量”举措。

 

  在恒丰银行研究院商业银行研究中心负责人吴琦看来,当前降成本工作进入攻坚阶段,由于降费的可调整和有作为的空间更大,各类收费及费率、政府性基金等都具备一定的减免和降低空间,也有利于理顺政府与市场的关系,规范市场秩序,进一步激活市场主体活力,因此将成为降成本的主要抓手。

 

  降低要素成本方面,万博新经济研究院院长滕泰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未来的核心在于降低五大要素成本,即土地、劳动、资金、管理和技术创新的成本,而目前土地价格、劳动力成本、资金成本居高不下。

 

  他建议,土地成本通过深化土地市场改革,降低土地和地租成本;劳动成本通过人口户籍制度和社保制度改革,提高劳动供给效率,降低人工成本;资金成本通过金融改革,疏通资金供给的经络,降低资金成本;管理成本通过深化国有企业改革提升管理效率,降低管理成本;技术创新通过双创及教育科研制度改革降低科技创新成本。

 

  “与阶段性、短期性的降成本政策相比,实体经济企业健康发展更需要标本兼治的长效机制,特别是在完善金融组织体系、推动物流模式创新和深化电力体制改革等方面。”财科院调研报告指出。多位专家也表示,下一步,需要重点关注融资成本和物流成本居高的现象,还要通过深入推进相关领域改革,建立起降低实体经济企业负担的长效机制。

 

(责任编辑:蒋元锐)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中华工商网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中华工商网发表,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分享
更多精彩内容
请关注中华工商网微信、微博号
发表评论请遵守《用户条款及隐私协议 评论(人参与,条评论)
热门评论
查看更多
网站印象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