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首页
聚焦
时评
企业
人物
政策
财经
商会
专题
琢石资本创始人郑翔予:洞察时代变革的投资人
来源:易悦精英陈安2018-05-16 13:33:50
特大
较大
标准
较小

微信图片_20180516133642.jpg 


郑翔予


曾担任TCL创投执行董事、创东方投资总监

管理基金规模超过20亿RMB;黑马创业导师

浙江大学学士、硕士,长江商学院EMBA

曾任宝洁(中国)中高层管理职位


 

多年创业投资经验, 专注大消费、移动互联网行业。主导投资和并购包括移动互联网、网红经济、大数据、泛娱乐IP及在线教育等;主导91无线(第一大APP分发平台)、易动传媒(二次元动漫)、Mobvista(海外移动广告发行平台)、掌上快销(快消品TOP3的B2B平台)、快美妆(第一大美妆MCN)、汇牛(国内TOP1的女性流量运营商)等项目的投资,以及中国最大女性时尚媒体Onlylady/闺蜜网的并购。2017年荣获中国风险投资年度大奖金投奖最佳新锐魅力领袖Top20、其创始的琢石资本获得2017年华兴产业战略投资机构TOP10。


以下为访谈对话摘选:


 

易悦:最初为何会选择从商这个方向?

 

郑翔予:因为兴趣所在。大学开始就做生意,当时主要是撮合交易,其实现在投资也是。那时候没有互联网和兼职网站,但很多初创公司想找廉价的大学生劳动力,却苦于没有渠道,对应的很多大学生也在寻找社会实践的机会。于是我就在当时的BBS上发起了一个版块,专门在校园搜罗寻找社会实践机会的同学信息,并按兴趣爱好和特长专业给学生打标签、做商业模型,最后把信息卖给创业公司,后来规模发展大了在BBS的各个板块都有发帖,也因为人手忙不过来还让宿舍舍友加入帮忙。

 

现在回想起这应该是我早期互联网意识的萌芽。这个项目本质上是在帮创业公司和大学生两边创造价值,也是我一直以来追求的信念——一定要做能创造价值的中介,并在价值创造上提升效率,而不是只能利用信息不对称做搬运工。


 

易悦:之前在宝洁的工作经历带给你的收获是什么,这对您之后的创业发展起了什么样的作用?

 

(曾任宝洁(中国)中高层管理职位,拥有供应链管理、渠道销售、品牌管理和并购等领域丰富经验,主导参与宝洁对吉列、威娜和品客中国区业务的收购整合。)

 

郑翔予:我在宝洁时,比较全面地经历了消费市场的好几个维度,从供应链到市场营销,渠道管理,再到生意层面的并购和整合,这让我对后续整个市场的判断和对消费品牌成长的路径和逻辑,都能有最基础的知识积累和把握。

 

宝洁作为整个消费行业的黄埔军校,很多玩法在业界都是最领先的,视野也相对国际化,这样的消费品巨头公司走到今天,一样遇到了很大的挑战,也是江河日下在往下走。我是在宝洁最辉煌的时候出来做投资的,有幸学习到它系统化的套路和玩法,同时也眼见他被现在崛起的互联网品牌,国内新零售的玩法各种鲸吞蚕食,它在应对上的优劣利弊我都看在眼里,这对我是个很好的学习过程。



 

易悦:互联网上半场红利已经过去,下半场要开始了,您是怎么看待互联网时代风口的问题?

 

郑翔予:我们从来不去追所谓的风口,我们更看重的是如何看准潮水的方向,以互联网思维预判未来数十年的趋势,并在擅长的领域深耕,布局一个可以共生协同的生态,最终在红利期到来时精准地抓住产业变革机遇,这也是琢石投资项目的方法论。

 

从消费和零售来讲,我们关注两个机会点。第一个是新品类的机会,随着人均收入增长,消费者需求从以前的满足温饱到追求精致、格调,这个过程会催生很多新品类,第一类是商用转家用产品,以美容仪器为例,技术的更迭让原本医美专业级产品转为日常可用的家用产品,满足女性随时随地获得与美容院效果相似的护肤需求,产品由原来特定的、小众渠道转向C端销售,市场潜力巨大。第二类是以前不存在的新品类如代餐粉,新品类红利能够造就多个独角兽或上市公司,但这也取决于该品类是不是击中消费者真实需求从而成为长期品类。第三类是长期存在的品类,但经过微调和创新后面临新的发展机会,典型的例子是如遇见小面、卤味研究所等新餐饮品牌。

 

第二个机会点是流量红利,获取互联网用户的流量红利跟传统线下的人口流量红利道理相似——流量是在细分的场景中不断迁徙的,最开始人们聚集在街边店逛街,后来转向百货商场再到大商超,最后到现在的购物中心,这表明总是有符合时代背景的某个场景享受着人口流量的红利。线上人口流量的去处一开始只有门户网站,垂直细分后开始分流到淘宝、京东这样的垂直电商品牌,后来又转到微信QQ抖音等社交类APP上,人口流量的红利还会继续迁移。互联网经历早期的爆发、快速成长,如今已进入相对平稳的时期,互联网下半场便是流量迁徙到不同垂直平台上所带来的新流量红利期。

 

看准品类和流量这两个红利机会,会给我们带来弯道超车和投资创新标的的机会,所以我们并不追风口,而是通过对商业发展的深度思考和分析来预测下一个新品类和流量红利在哪,判断流量的迁移和内在的逻辑和路径应该是什么样的,并根据预测提前做好布局和投资。其实我们关注的并非互联网本身,而是由互联网带来的创新性增长机会,这需要回归商业发展的本质逻辑进行思考。

 


 

易悦:您已经投出Mobivsta、掌上快销、快美妆等多个明星项目,那作为投资人来看,一个好的投资项目的标准是什么?

 

郑翔予:我个人对项目投资的判断,第一个标准是项目所在市场是否存在品类红利和流量红利。红利结束后,市场增量减少、竞争加剧、玩法创新少,市场处于相对平稳状态,在没有变化的市场难以有爆发成长的可能性,这样的市场不是我们投资的首要选择。

 

第二个是团队,了解团队的基因和能力是否匹配野心和目标。判断团队创始人的核心能力,我们内部把评估团队的标准系统化地命名为 “琢石五力”。首先是造梦力,创始人要会造梦也要坚信自己的梦想,创业很艰苦,常有资金断链的情况,创始人需要用这个梦想鼓舞团队和他一起熬过难关,这是一种绝对的核心能力。第二个是整合力,创始人无需事必躬亲,但要能够整合资源为他所用,站在资源整合的高度去寻求突破点。第三个是前瞻力,对未来发展趋势要有独到、精准的判断,选错赛道非常致命。第四是抉择力,经营企业的过程是做选择的过程,老板要把企业资源和团队力量用在最值得运用的地方,必要时勇于放弃。最后是“不死力”,创业九死一生,在最困难的时候顶住压力活下去,强大的心理素质和不放弃的意志力是我非常看重的能力点。

 


 

易悦:投资是个市场资产调动的过程,您是怎么看待投资跟整个社会的关系?

 

郑翔予:有价值的投资必然能从多方面推动社会经济的发展。很多实体经济或者创新型创业缺乏直接融资渠道的情况下举步维艰,早期的阿里、腾讯、小米也是在资本助推下才发展起来。创新意味着风险,当大众未能看清趋势、仍处于观望期时,专业投资机构需要一马当先、敢于承担起风险,助推经济发展,没有爱冒险的资本家,社会经济发展可能会慢一步。在外界看来,资本家或投资机构比较冷酷,追求高财务回报,但事实上能够带来社会效益的工作,必然会伴随着实际的经济利润,这也是经济社会运行的内在逻辑。

 

易悦:从业以来投资带给您怎样的看待社会乃至世界的视野?

 

郑翔予:心态非常年轻,我是70后但一直保持着90后的心态。每日跟优秀的年轻创业者们一起怀抱梦想,让我觉得可以创造一个新世界,我做投资既能参与其中,又能助推一些人成长。这都让我的眼光和心态变得非常积极和充满激情,我也始终相信奇迹和创新,可以说做投资让我成为一个了乐观主义者。

 

 

 

易悦:您的业余爱好是什么,似乎很关注电影影视的方面?可以跟我们分享一下您比较喜欢的电影吗?

 

郑翔予:看书和电影是闲暇时最常做的事情,我比较喜欢《中国合伙人》,其实我在做投资也是创业,能从电影里描绘的状态找到共鸣,而且人物原型俞敏洪也是我的创业偶像。

 

另外,我倾向于看具有推理性质和烧脑的东西,阿加莎·克里斯蒂是我最喜欢的侦探小说家之一,最近还看了《嫌疑人x的献身》、徐峥的《催眠大师》和《幕后玩家》。

 

 

其实自小我就很喜欢看电影电视,甚至高考之前还在看《倚天屠龙记》,每天上学就跟同学讲剧情故事,其实我自己也没看很多剧情,利用很多碎片信息推理出的故事架构,就已经足够让大家唏嘘感叹了,其实很多信息是我自己推理出来的。我比较擅长加工和整合碎片信息,这种推理模式如今也运用在我对经济发展趋势、商业发展的判断上。

 

(责任编辑 鲁璐)

版权声明
本文系作者授权中华工商网发表,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分享
更多精彩内容
请关注中华工商网微信、微博号
发表评论请遵守《用户条款及隐私协议 评论(人参与,条评论)
热门评论
查看更多
网站印象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