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首页
聚焦
时评
企业
人物
政策
财经
商会
专题
一夜负债48亿,他比史玉柱还惨,8年后再造百亿江山
来源:商界2018-01-03 08:55:51
特大
较大
标准
较小

11.png

泥坑里爬起来的才是圣人,烧不死的鸟才是凤凰。


重新审视过去:21岁成为陕西省辞去公职下海第一人,33岁当上市值100亿的公司董事长,38岁从天堂跌入地狱,背负48亿元欠款,46岁还清债务,从头再来。如今,年过半百的郭家学,正在成为那只涅槃的凤凰。



陕西省辞去公职下海第一人


20世纪80年代,北方流传着一句顺口溜:“摆个小摊,胜过县官;喇叭一响,不做省长。”虽然有点夸张,却形象地反映出当时的创业浪潮。


1987年,在大学当老师的郭家学,或许就是受到这波浪潮的影响,毅然决然地辞去教师公职,成为陕西省辞去公职下海的第一人。


辞职后,郭家学回到村里去养猪,发誓要做科学养猪第一人。他每天凌晨4点不到就起来喂猪,为了能稳定投放6次饲料,一天只能睡4个小时。结果几个月下来,猪又肥又壮,郭家学却瘦得跟猴一样。


正当他准备搞规模化养殖时前,畜牧站的领导却泼了一盆冷水,“你们那儿不通公路,养10头你可以背到供销社,但是养一千头、一万头猪,你能背出去吗?”


养猪不成,郭家学又改承包土地种植中草药材。为了种植中草药,他带着30多个工人在零下20多度的冰天雪地里伐木。一个月下来,郭家学十指关节全都冻肿了,连筷子都握不住。母亲看后心疼得直抹眼泪,千方百计劝说他换门生意,回家种地都行。


为了不让母亲担心,郭家学决定离开农村,到西安去看看。


在西安的那几年,郭家学摆过地摊,每天被城管追着东躲西藏;后来靠卖电脑和医疗器材,积攒下来一笔财富。


创业的头十年,郭家学尝遍了艰辛。



疯狂收购之路


1996年,郭家学终于迎来人生的第一个重要转折点。


这一年,他收购了陕西凤翔县的一家国有药厂,开启了东盛集团的发展历程。


1999年底,郭家学带领着东盛集团开始了强势发展之路。3年后,以6000万元收购青海上市公司同仁铝业,并更名为“东盛科技”,完成借壳上市。彼时,33岁的郭家学成为中国最年轻的上市公司董事长。


此外,他还大手笔收购了江苏启东盖天力、青海制药、丽珠集团、湖北潜江制药;更在2004年力克华源、华润、复星等业内大腕入主云药集团,声势至顶。一条涵盖医药研发、生产、营销、物流、保健品在内的全产业链已初具规模。


强势的连番收购、资产的迅猛增长、势如破竹的上市举动,这一切让郭家学看到了自己登顶世界500强企业梦想的曙光。


然而,踌躇满志的郭家学丝毫没有意识到凶险已经暗藏。


90年代中后期,东盛集团曾给陕西两家国有企业作担保,但2005年时这两家企业几乎一夜之间破产,整个东盛集团的账号全部被查封,资金链也断了。


加上2004年,整个医药行业受到经济冲击,毛利率大幅下降,亏损不断扩大,东盛的各项营收深受重创。


为解燃眉之急,郭家学不得已借了高利贷,最终欠下48亿元的巨额债务。东盛的帝国大厦即将倒塌。



8年还清48亿欠款


陷入绝境的郭家学曾想过跳楼,决定以死来解脱,但考虑到死后2万多名员工无法安置,他不得不咬紧牙关挺过去。


重创后,郭家学潜心处理东盛遗留的问题。其中最为人知晓的,首先是历时20个月,缔造中国医药行业金额最大的一桩外资并购案,把白加黑以12.64亿卖给德国拜耳。


但不是每一桩资产的出售都像白加黑这样彰显价值。比如东盛又以7.5亿元的低价出让了所持的云南白药67%的股份,而当时云南白药总市值已达160多亿。


做完一系列“减法”后,2012年底,终于还完了所有欠款。


回忆起那段艰苦岁月,郭家学说是两本书在支撑他。一本是《艾柯卡自传》,在被老福特决绝的赶出福特公司后,艾柯卡接手了濒临破产的克莱斯勒公司,仅花了几年时间,就将克莱斯勒从年亏损几十亿美金,转变成盈利几十亿美金的汽车巨头;另一本是日本佛学大师松原泰道的《从五十岁到一百岁的人生规划》,根据自己和身边人的人生经历,松原泰道认为五十岁才是人生真正开始的时间,他在五十岁之后每年至少写一本书。


“我跌倒时,不到40岁,完全可以像艾柯卡那样绝地反击,也完全有时间来完成这次逆袭。”过去那些年,郭家学无数次自我激励着。



凤凰涅槃


浴火重生后,东盛集团早已失去与国外先进公司比拼西药的实力,郭家学决定转型中药市场,把山西广誉远作为集团最优质的资产,并确立为战略制高点。


广誉远是一家拥有近500年历史的老字号中药企业,主打产品为定坤丹和龟龄集,两者均为国家保密品种。它也是郭家学在“大跃进时期”收购的一家企业,2006年,东盛科技以95%的股份控制了广誉远,无意间为重组后的转型埋下伏笔。


郭家学几乎把所有的精力都倾注在广誉远上。转战中药市场后,广誉远的发展重心定为“以大数据银行培养中医药消费者”,结合互联网技术,运用大数据对消费者进行画像。


实际上,早在“白加黑”时代,郭家学就已经对消费者画像进行了探索。白加黑定位是白领,通过对消费者的行为分析,白领白天上班,下班后大多陪客户吃饭,到家的时间大约为晚间九点到十点;上述白领在看完新闻后,一般会在门户网站上度过大约1小时,浏览下是否有最新的新闻。为此,广告投放的目光自然而然地投向了晚间新闻和各大门户网站。


在以往的基础上,广誉远组建起“数据银行”,对广告进行更精准地投放和营销。


如今,广誉远的产品线上已经拥有龟龄集、定坤丹两个国家保密配方和三个非物质文化遗产品牌,以及安宫牛黄丸、牛黄清心丸、保婴散等历史品牌。广誉远也从2008年度亏损3亿,发展成为一家市值120亿的公司,成为了当之无愧的“医药界的大亨”。


经历了大起大落后,郭家学不再凶猛突进,急于扩张资本道路,而是把精力全部注入做好一个企业,做精一个产品上。这也许是他在“后东盛时期”做出的最大转变。

 

(责任编辑 鲁璐)

 

版权声明
本文系作者授权中华工商网发表,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分享
更多精彩内容
请关注中华工商网微信、微博号
发表评论请遵守《用户条款及隐私协议 评论(人参与,条评论)
热门评论
查看更多
网站印象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