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首页
聚焦
时评
企业
人物
政策
财经
商会
专题
从局外人到“阿里味儿”:黄明端们的路径、命运、以及忧与乐……
来源:商业人物迟宇宙2018-04-16 08:22:43
特大
较大
标准
较小

 

d6296238f84f471c95707e56293c04ad.jpeg

一家公司的命运,往往从阿里巴巴或腾讯挥舞的钞票开始转向。在此之前,它们或许突飞猛进,或许举步维艰,但当阿里或者腾讯的资本进入它们的血脉时,一切都发生了变化。

它们可能因此一夜成人,也可能从此成为配角,在缓慢与停滞中被放弃,互联网上再也看不到它们的新闻。那些创始人,他们爱阿里巴巴和腾讯,有时候也恨它们。它们是他们阴影的制造者,有时候则是他们福祉的提供人。

他们和它们,缠绕、捆绑、胶结,就像一场雨夹雪,分不清雨水还是雪霜。他们沿着各自的路径,深一脚浅一脚往前走,并因彼此的路径,走出了各自的命运,舔舐了各自的乐与愁。

阿端的乐与愁

电话突然响起。

一个很长时间没有联络的朋友。

“你们最近怎么都不联系我?”他问。

“阿端啊,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你也不要太那个了……”

“你在讲什么?”

“我刚看到新闻,你是不是已经离开了?”

“没有啊,我做得好好的,而且会越做越多。”

大润发的人很长时间都无法忘记一月的那两个清晨。当时他们还沉浸在阿里巴巴入股的喜悦中,董事长黄明端还在琢磨着对阿里巴巴CEO张勇(花名逍遥子)的承诺。然而一夜之间,黄明端就变成了“赢了所有对手却输给时代的人”。

b55b8537211c435fb557cf02aedf4df1.jpeg

黄明端

身份的一个微小改变使黄明端与大润发跌落进了猜测中。

一个月多后,2018年1月30日晚间,“高鑫零售”(HK6808)发布公告称黄明端已辞任执行董事,阿里巴巴CEO张勇出任公司非执行董事及主席。

朋友打电话来询问,老师也打电话问他是不是有什么变化,就连太太也打电话:“老公,你总算可以回来了。”他的回答让太太失望。“没有这回事,我还要努力拼搏。”

黄明端不知道一个身份的微小改变会产生这样的效应。“其实不止没有改变,我们是越做事情越多。”

黄明端今年63岁,1998年他受台湾润泰集团派遣到大陆开辟零售业务。他在上海开了第一家大润发后,只花了十来年时间,便使大润发超越家乐福成为大陆大卖场的冠军。

2011年7月27日,“高鑫零售”在中国香港上市。拥有“大润发”和“欧尚”的高鑫零售,市场占有率超过了沃尔玛,一跃成为中国最大大卖场。十来年的隐忍与搏杀,让黄明端拥有了零售王座上的桂冠,以及媒体给予的“陆战之王”称号。就是那年,黄明端的名字红遍了整个中国,媒体开始纷纷描述这头跨越台湾海峡的“狼王”。

2011年被定义为“移动互联网元年”,“线上”成为入口,开始对“线下”进行冲撞。在接下来的几年里,传统商超举步维艰。黄明端在2013年创办电商平台“飞牛网”,带领大润发向移动互联网转型。

牛要飞起来并不容易,尽管黄明端觉得他的飞牛网从自己的角度讲是“成功的”。“如果没有做飞牛网,我们就没有跟阿里这么快速合作的机会,因为你做了,你才知道做电商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何况你将来在引流,在技术开发方面,这不是小小的投资。我们做了,我们才知道这个事情不容易,我们只靠自己发展,烧钱太多了,我们应该找一个互联网的巨头来合作。”

黄明端打算跟互联网巨头谈谈合作。公司请了几个顾问团队,评估跟哪个互联网巨头合作。一圈评估下来,大家都推荐阿里巴巴。阿里巴巴当时刚做了家“盒马鲜生”,侯毅(盒马CEO,花名老蔡)干得风生水起,黄明端眼馋。

他托一位朋友约了阿里巴巴CEO张勇。张勇通常周末回上海,他们便在上海一家餐厅见了面。短暂寒暄之后,黄明端介绍了大润发和高鑫零售。

张勇则直奔主题:“你们想不想做数字化的改造?”

黄明端心说,“这是我最期望的。”

“这个事情我可以帮你的忙,因为阿里有技术,可以帮你门店做数字化改造。”

张勇又问:“你是否希望客流线上线下打通?”

黄明端说:“老逍,你简直打到我的心里了。”

张勇说:“将来我可以帮你做到。”

黄明端后来回忆,张勇太了解传统零售业的痛点,明明知道我们想要什么,却通过发问的形式让自己做出回答,让自己发出“深度合作”的邀约。

“老逍讲,我们将来的合作,可能要做深度的合作,因为浅度合作的话,门店要数字化改造,将来的利益不一致,会碰到困难。这也是阿里决定做大股东的原因,是希望能深度的合作。”

2017年11月20日,周一。“高鑫零售”公告称将出售总价值224亿港元的(约合190亿人民币)的股份,买家是阿里巴巴。交易过后,阿里巴巴直接或间接拥有高鑫36.16%股份,成为重要股东。

d847fbdb330447b09b6dea6fb0c07072.jpeg

在2017年11月20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张勇说:“无论在经营能力,品牌影响力,市场占有率,覆盖率和整个零售最关键经营效率上,毫无疑问高鑫零售是中国零售的翘楚,我们非常有幸站在这个高度上与公司继续走下一程,这是我们非常感动的,也非常感谢在这样历史机会面前,无论是欧尚还是润泰集团能够欢迎阿里巴巴一起参与,我们共同成为一个合作伙伴,不仅带领高鑫零售走向更好,同时也能够推动中国整个零售产业乃至全球零售产业的变革。”

张勇将发布会定义为“结婚仪式”,他说:“我们一直说关键结婚很重要,但是我们婚前是把婚后怎么过日子已经谈的很好了,谈的很具体。”

黄明端相信,与阿里巴巴联姻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大家都相信“新零售”,相信马云描绘的那个未来,一个线上线下融合的新零售时代。

2016年,马云提出了“五新”概念,“新零售”最是火热。张勇是CEO,负责将马云的概念落地。2018年3月10日,张勇以高鑫零售董事长身份给股东们写了一封信,他说:

二零一六年阿里巴巴提出了“新零售”,不是提出一个概念,更不是制造一个热点,而是我们真的相信。我们相信互联网的世界和实体的商业世界是一个世界。

数字、数据化、技术,使得这两个世界走在一起,让这两个世界能够发生很多美好的变化,创造更多的客户价值和商业价值。

这一点上,高鑫零售与阿里巴巴理念高度一致。

这正是张勇承诺的“婚后生活”——“让高鑫零售变得更好!”

二零一八年,高鑫零售在持续稳步拓展店铺的基础上,基于“新零售”升级有三大核心策略:门店数字化改造、多业态多渠道发展、重新定义大卖场。

我们会利用互联网的技术、数据及思考方式,更好的、精细化的管理采购、营运、营销、客服及供应链。能够真正变成用大数据来驱动、真正变成消费者来驱动。

我坚信,阿里巴巴的互联网基因、大数据的资源、技术加上高鑫的零售基因、门店管理基因、高效率基因,这两者结合在一起,能够产生全新的化学反应,并缔造一个“新零售”的样板。

这也将是中国商业零售史上规模最大、覆盖面最广、受益人数最多的系统性升级之一,并足以改变中国整个零售格局。

2018年春天的黄明端已不再眼馋盒马的侯毅,事实上他已经与侯毅捆绑到了一起。“我们找到了方向。我们过去一直在做B2C,后来我们找到我们真正的强项,一个叫B2B,一个叫优鲜。”盒马鲜生也成为了大润发门店的配送伙伴,除此之外大润发还与盒马打通了供应链。

然而烦恼依旧找上了黄明端,他成了“赢了所有对手却输给时代的人”,被描述成了“出局者”。他告诉“商业人物”,他只是辞去了“高鑫零售”执行董事的职务,专注于大润发的改造,而且这个提议来自他自己的要求。他依旧是大润发董事长,高鑫董事会中有阿里的两个席位。事实上他希望董事会里有更多阿里席位,在董事会上更容易支持他。

他说,“比如说我们今年要做一些改造,我们要增添一些设备,或者我们要做什么新的业态,都是需要董事会的支持,如果有A也支持,B也支持,C也支持,多几个赞成的,这个对我们业务的推进会更好。”

黄明端告诉“商业人物”:“阿里本身就是做零售的,它有零售基因,它更了解零售商需要什么,而且它有经验。我觉得在盒马发展新零售过程中,他们也是在做试验,很多的失败成本都是阿里自己承担的,它再把成功经验传递给我们。当时我们为什么选择阿里?阿里非常了解我们什么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阿里除了给我技术,流量,也可以给我们新零售的经验。”

散去心中阴霾之后,黄明端又变回了原来那个“阿端”。他没时间回顾那些恼人的早晨。没有人活在过去。他现在是阿里新零售的“八路纵队”之一。他兴高采烈地往前走。

黄老邪的阿里味儿

银泰商业CEO陈晓东跟阿里巴巴CEO张勇认识得早,银泰跟阿里巴巴也一直有着亲密的关联。马云跟银泰创始人沈国军是好友,两边一有什么合作,各自的重要人物都会悉数登场,几面之后自然就熟络了。

2012年“双11”结束后,时任阿里COO的张勇跟沈国军和陈晓东在上海开了个会,商讨建立一家新公司来解决物流问题。第二年五月,他们成立了“菜鸟网络”,试图通过数据驱动和优化物流业。

那一年年底,在杭州西溪喜来登餐厅的一个角落里,陈晓东和张勇聊起了零售业的未来。他们聊得很投机。他们身上有太多相似的地方,两个人都是沿着CFO、COO、CEO的轨迹成长,都是B型血摩羯座,他们都对零售业的未来充满期待……

a1bf6a5e30564aa895247125f043e432.jpeg

陈晓东

马云与沈国军的握手、张勇与陈晓东的“相似”,最终促成了一桩大买卖。2014年3月31日,阿里巴巴集团与银泰商业集团共同宣布,阿里巴巴集团将以53.7亿元港币对银泰商业进行战略投资。双方将打通线上线下的未来商业基础设施体系,并将组建合资公司。双方约定在未来三年内,阿里集团最终在银泰商业的持股比例不低于25%。

此时距离阿里巴巴在纽交所上市还有半年时间,除了对零售业未来充满了期许外,马云的行动找不出其他的理由。

三年后,2017年5月17日,银泰发布公告宣布,公司获阿里巴巴集团及沈国军提私有化事项,计划已于2017年5月16日在没有修订的情况下获大法院批准。“HK1833”的历史在几天后宣告终结,银泰变成了阿里的银泰。

已经成为阿里CEO的张勇说:“中国零售行业的总规模已达到4.5万亿美元,并正以每年10.7%的速度增长。阿里巴巴集团正与线下零售商共同重构传统业态,创新用户消费体验,用实际行动拥抱新零售所带来的长期发展机遇。”

对于4.5万亿美元的零售业来说,阿里巴巴的177亿银泰私有化成本并不算高,但对于阿里新零售的未来来说,建立一路纵队的价值,又充满想象。

陈晓东成了一个阿里人,尽管银泰还保留着独立的建制。他拥有了一个花名,黄老邪。在阿里巴巴的新零售版图上,他成为一个重要角色。

对于陈晓东来说,作为银泰人与成为阿里人没有本质的区别。他天然地带着“阿里味儿”。“这两家企业价值观、理念很接近,在对待顾客、员工、看待时代和产业变化方面,特别一致,这是我们能够顺利走到一起的主要原因。另外阿里和银泰主要的高管,对零售行业未来的发展,所谓的终极的判断十分一致,这个也是当时能够迅速达成合作的一个重要因素。”

对于新零售,陈晓东有自己的认知。他相信新零售是人、货、场的重构,而非传统零售的简单升级,更非一个概念。

“这件事(新零售)它不是一个救命稻草,不是你加了互联网以后就一定能好。它是一个放大器,也就是说你唱歌走调,它也照样给你扩音出来就是个走调的,你是曼妙的歌声,它就能让更多的人听到你的声音。它是一个放大器。它会让好的东西变得更好,同时也会让差的那些店变得更差,所以说不是谁接了互联网谁就能够生意变好,而是你原来本身就在努力地做客户价值,那么你接了互联网以后,它会有乘数效应。”

重构“人、货、场”是阿里巴巴的新零售共识。淘宝总裁蒋凡说:

“第一,新零售就是用数据化、在线化,用整个互联网的技术去改变或重构整个零售的流程,包括成本、体验、效率,它是用技术来变革的。这是和传统零售最大的区别。新零售现在讲的更多的是线下的这些人货场的一些重构,盒马为代表,线上我觉得也有这样的一些机会,我觉得它并不是就是一个纯线下的事情,线上的我们也要改变。比如我们去年的直播,本质上直播也是一个重构人货场的一个关系。

在淘宝内部我不太去说新零售这个概念。我们毕竟是塑造了一个消费者的端,这个重构的场跟我们都有关系,你重构一个新的消费场景,不可能是纯线下,因为盒马也是线上线下一体的。”

银泰的新零售转型计划叫“三位一体”,零售商、品牌商、互联网的“三位一体”。陈晓东说,70多年前美国那场核实验的代号叫“三位一体”,银泰后来就把代号定成了“三位一体”。

“三位一体”是人类史上首次核试验代号。美国陆军1945年7月16日于托立尼提沙漠举行的这场核试验加速了二战的结束,世界进入了核时代。

“我们认为如果是这样的一个融合,其实对整个的商业零售环境里面,它也无疑是一场核爆炸的实验。那场实验根本性改变了这个世界格局。”

在成为阿里巴巴新零售版图的一路纵队之后,银泰发生了巨变。员工们说,银泰2017年的变化是之前17年变化的总和。“不管从顾客也好、从员工也好,我们吸引更多的年轻人,在这样勇于变革的一个机构里边去尝试、去探索、去获取自己的收获。”

真正的变化来自银泰对于“人、货、场”的改造。2017年5月私有化后,银泰的数据与阿里打通,“人、货、场”的变革一瞬间就发生了。“私有化以后,银泰在尝试新零售的路上,才真正进入快车道。”

难点依旧是供应链。陈晓东说,那些炫酷的东西只是皮毛,供应链改造才是新零售的本质。“供应链整合确实确实很困难,它跟超市、跟生鲜完全不一样,主要是数量级差了一万倍。”

陈晓东相信,供应链改造之后,顾客会用更便宜的价格取得商品;供应商会在同样的经营里获得更多利益;链条里的所有从业人员工资大幅上升。“我们内部讨论时,我开玩笑说我们的愿景就是,天天双11,月月年终奖。”

银泰人也在发生改变。以前开会都有固定坐席,领导们先讲话,有一种沉默叫“银泰式沉默”,一个人说所有人都听,大家心里其实都有话。现在是谁先到谁先坐,谁想说谁就说。

“开会我不会坐到那个地方去的,我会随便拉个椅子坐,所以我们出去谈判时,经常人家换完名片以后乱了,坐下来谈完后还在琢磨,对面哪个是这家公司CEO?”陈晓东说,“现在轮不到我说话,他们就说了。阿里也是这样的氛围,座谈会上大家也不排座位的,开着开着会有人就会站起来,争相发表各自意见。大家都是这样的,氛围很好。”

作为阿里巴巴新零售的一路纵队,银泰越来越像阿里巴巴了。

事实上,它本身已是阿里巴巴的一部分。

蒋凡的不凡

2017年12月27日,阿里巴巴CEO张勇发了一封内部信,进行了两项重要的任命,其中包括:

任命蒋凡出任淘宝总裁。蒋凡加入阿里的几年,始终保持创业者的冲劲,有敏锐的消费者洞察和产品洞察,在整个淘系无线化升级过程中起到了核心驱动作用。推动了淘宝走向数据驱动,实现千人千面。他还带领团队构建了淘宝内容体系,为淘宝内容生态打下坚实基础。

万能的淘宝将继续升级内容化、社区化、智能化,让淘宝生态更加丰富,为消费者带去更多惊喜的服务和体验,让生活更有乐趣。同时,淘宝将继续成为创新基地以及帮助年轻人实现梦想的地方,在淘宝生态中孕育出更多新的物种,带来更多新的商业机会和就业机会。

在此之前的7月11日,阿里巴巴宣布成立“五新执行委员会”,其中即包括蒋凡。同为“五新执行委员会”成员的阿里合伙人王帅说,蒋凡和靖捷(天猫总裁)代表着阿里巴巴的未来。

蒋凡的经历就如同一个传奇的励志故事。他只花了4年时间,便使自己从一家被收购的小公司创始人变成了阿里巴巴这家全球最炙手可热的互联网公司当中淘宝业务的负责人。

蒋凡的“入局”与黄明端不同。蒋凡是被收购的。

“收购跟投资还是不太一样的。收购肯定是战略行为,如果没有战略的一些整合价值,这个收购就没有意义。阿里一直在说自己是数据公司,对数据非常看重。我们(友盟)也是一家数据服务公司,我们的数据是一部分数据,提供的数据服务也是一个比较窄的方向,这个数据还是要在阿里大的商业场景里面可以发挥更大的价值。”

蒋凡出生于1985年,2006年加入谷歌中国,成为一名工程师,从事谷歌地图研发。2010年离职加入创新工场并创立友盟,切入到大数据等无线业务。2013年11月,“吴妈”(阿里巴巴创始人之一吴咏铭)与蒋凡达成一致后,阿里巴巴以8000万美元收购友盟,蒋凡变成了淘宝无线事业部资深总监。

“这个历程应该也比较简单了,因为我们是2013年被阿里并购的。我们是最早一批做移动互联网创业的,我当时做的是数据分析给开发者提供服务。后来阿里也觉得我们整个数据服务如果在更大的一个商业场景里可能会得到更好的发展。跟阿里这边方向各方面比较一致,所以很快没有什么纠结,最后就把公司整个卖给了阿里。”

这是一个标准的工程师的成长路径,沿着这条路径行走,蒋凡并没有太多的机会影响到阿里巴巴的未来。他原本想边走边看。

“我来的时候,刚开始我也没有说一两年以后要走,也没有说我一两年内一定要留下。我来的时候我并没有去想,也许我待一年就走了,也许我会待更久。这个并不是说我有一个明确的计划。”

17fb517248fc4421acb57da9efe265c5.jpeg

蒋凡

媒体曾报道说,张勇找他喝了一次茶,用一段掏心窝子的话打动了他:“想不想咱们一起折腾点事情,以后你可以讲故事给孙子听。在一个国企或者在一个外企里按部就班的干上十年,每年赚有数的多少钱,然后各地参加个马拉松等等,这样的日子你现在就能看得清清楚楚。这不是不对,只是每个人有他的选择。那么我说你想不想一起,在阿里这个舞台上来表演一下,留下一点记忆?”

蒋凡当时只是觉得阿里很大,自己“需要慢慢去了解它,走到一个合适的位置”。了解需要时间,他尝试给自己找到兴趣点。“最后还是发现了一些值得在这边留下的更多的一些东西。”他说。

最吸引他的还是“平台”。“世界上很难找到第二家这么大的一个平台了,做的东西还可以影响整个中国的商业发展。我以前也是做数据,做技术出身的,我觉得很多想法可以在这个平台上去试。”

蒋凡当时并没有干一番大事的想法,但阿里给了他“试”的空间。他跟阿里巴巴进行了磨合,找到了一个自己“比较舒服的位置”。

这个“比较舒服的位置”,就是淘宝的无线化。蒋凡带领团队完成了淘宝的无线化转型,使“手淘”成为了阿里巴巴最大的流量入口。他的位置因此愈发重要。

工程师与创业者的双重经历,让他能够更好地理解用户,也使他具备了其他竞争者所未拥有的禀赋。“你自己做一件事情,你自己要更加全面地思考,从产品,从商业角度,可能更加关注产品实现方面,技术层面的东西。”

蒋凡最终留在了阿里,确切地说,他和阿里巴巴用彼此的理解与包容接纳了对方。阿里巴巴把自己最核心的业务交给了一个“外来人”。

每个人都曾是外来人。

没人当他是外来人。

结语

2018年4月2日,阿里巴巴宣布联合蚂蚁金服以95亿美元完成对饿了么全资收购。交易全部完成后,饿了么创始人兼CEO张旭豪出任董事长,并兼任张勇的新零售战略特别助理,负责战略决策支持。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王磊出任饿了么CEO。

张勇说,收购饿了么,饿了么领先的外卖服务将与口碑的到店服务一起,为阿里生态拓展全新的本地生活服务,完成从新零售走向新消费的重要一步。

要从一个千丝万缕的“局外人”最终生发出“阿里味儿”,张旭豪还有很长的道路要走。

但是无论如何,此时此刻,跟此前的蒋凡、陈晓东和黄明端们一样,他都准备微笑着面对未来了。

(责任编辑 鲁璐)

版权声明
本文系作者授权中华工商网发表,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分享
更多精彩内容
请关注中华工商网微信、微博号
发表评论请遵守《用户条款及隐私协议 评论(人参与,条评论)
热门评论
查看更多
网站印象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