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首页
聚焦
时评
企业
人物
政策
财经
商会
专题
郭台铭的明日世界
来源:甲方研究社2018-06-11 08:19:19
特大
较大
标准
较小

20170122153906_3284.jpg

 

6月8日,68岁的郭台铭将富士康(股票简称工业富联)送到了上交所。

上市首日大涨44%,总市值超3900亿元,超过海康威视、美的集团等,位居A股市值第14名,工业富联成了A股市值最高的科技企业。上市拟募集的227亿资金,都将准备用于工业互联网平台构建。

郭台铭有“科技界成吉思汗”的称号,自1974年创业以来,他每天至少工作15小时,不断效仿“先祖”成吉思汗扩展自己的商业帝国版图。

成吉思汗一生功勋卓著但也充满了遗憾,他将蒙古从无数个分散的部落带到一个强大的“大蒙古国”,可惜6次征战西夏,最终折戟沉沙。

押注工业互联网的郭台铭能凯旋而归吗?

 

1.“大象跳探戈”

三十岁的富士康俨然已是一头巨象。

这从富士康闪瞎双眼的业绩体量就可见一斑。

2015—2017年富士康营收2728亿元、2727亿元、3545亿元,归母净利润143.50亿元、143.66亿元、158.68亿元。

3545亿营收,比腾讯2016年收入的2倍还多。158亿净利润,若以2016年年报来排名,整个A股3491家上市公司,可以排名第26位,贵州茅台排在和它差不多的位置。这个利润体量,秒杀A股95%的上市公司。

过去三十年,郭台铭大手笔布局未来全球最大制造基地,在中国大陆、中国台湾、日本、东南亚及美洲、欧洲等地拥有上百家子公司和派驻机构。

郭台铭也早早把全球科技老大美国市场掌握在手里,客户清一色为Amazon、Apple、Dell、华为、联想、Nokia、nVidia等全球知名的电子科技公司。

富士康员工近27万人,2016年进出口总额占中国大陆进出口总额的3.6%,营业额占全球营业额占全球电信设备制造总产值20%,2017年位居《财富》全球500强第27位。

11年前,郭台铭曾与马云就“互联网经济时代,蚂蚁和大象谁更有优势”的话题开展交锋。

郭台铭认为大象在互联网时代仍然可以起舞,但马云立刻怼道——“事实上,我们能看到几头会跳舞的大象呢?也可能大象跳了一会儿就跳不动了,甚至还摔跟头。”11年过去,现实证明,郭台铭输给了马云。

如今,郭台铭有信心扳回一局,他认为,有了工业互联网,大象不仅能起舞,还能跳起来探戈!

富士康的下个目标是工业互联网。建立以云计算、移动终端、物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高速网络和机器人为技术平台的“先进制造+工业互联网”新生态。

会跳探戈的大象,正是郭台铭所设想的明日世界的新物种。

 

2.苹果树下好乘凉

1974年,24岁的郭台铭在台湾创立了鸿海塑料,主要生产电视机调频旋钮。不久以后,台湾家电势头渐衰,鸿海的业绩大受打击。

这是鸿海的第一次重大转折。

此时,郭台铭了解到电子游戏机及计算机是未来的成长主流,计算机连接器很需求很大,又做起了计算机连接器,并且以“量大、低价”为策略,迅速占领市场,扩张规模。

1982年,鸿海塑料正式更名为鸿海精密,三年后入选台湾制造业1000大公司。同年,郭台铭创立了富士康品牌。1991年,鸿海精密在台上市。

1988年,富士康迎来第二个转折点。郭台铭看到大陆的人口红利,前往大陆投资建厂。这是富士康在内地能迅猛发展的开端。以“看得见的土地我都要了”的魄力,郭台铭接连建厂。

进入90年代中期,富士康迎来第三个重大转折点,成为苹果供应商,为Mac电脑提供框架。此后,富士康的母公司——鸿海精密的营收就一路猛涨。

2004年,鸿海成为全球第一大3C代工厂。2005年跻身《财富》全球500强,居第371位,同时鸿海子公司富智康集团在港交所上市,主要为手机企业代工。

2007年,富士康迎来第四个转折点——生产第一代iPhone。

此后,由于苹果手机业务的高速扩张,富士康迎来飞速发展。2014年,富士康全球总收入1420亿美元,仅苹果公司一家的就占比54%。

6月6日,在以“走进历史转折中的富士康”为题的演讲中,郭台铭用了很短的时间回顾了富士康过去30年走过的历程。而在回忆“历史转折”中,郭台铭对苹果公司一带而过。

舆论普遍认为,富士康的成功苹果公司占一半的功劳,甚至诟病富士康并没有利用庞大的体量而进一步努力研发出和美欧韩日匹敌的核心技术,依然依赖低端代工来获得主要利润,富士康要改变这样的现状,首先要从减轻对苹果的依赖开始。

 

3.富士康没有灵魂?

成吉思汗一路打到欧洲,统治80%世界领土时,部队每个人带三匹马,轮流背负,战士在马背上一边日夜兼程,一边睡觉休整,兵贵神速,给敌人措手不及、毁灭性的打击。

郭台铭的日夜兼程让富士康迅速成为全球最大的科技代工厂的同时也埋下了危机。

2010年,富士康员工坠楼事件的频发,上演让人惊心动魄的“13连跳”,一夜之间让富士康成为“血汗工厂”的代名词,郭台铭也成为了“万恶的资本家”,仿佛人人诛之而后快。

有海外媒体甚至报道说,富士康的工作环境是《摩登时代》的再现。

卓别林的电影《摩登时代》讲述了20世纪20年代,工人查理因工作强度大、工资微薄,重负之下被逼疯,最后进入精神病院的故事,反映了机器大生产条件下流水线工人的悲惨境遇。

随着舆论不断发酵,媒体和网民对富士康“血汗工厂”的声讨声不断高涨,郭台铭开始紧急“救火”。

2010年5月26日,郭台铭紧急从台湾直飞深圳,并破例用5辆大巴拉了200多位中外记者到工厂,向媒体公开一直以来都很神秘的核心厂区。

面对众多媒体记者长枪短炮的轰炸,郭台铭表示,在一个月内,将拉起天网、地网、隐形防护网,不计代价,阻止自杀。

话语一转,他又说这些笨办法不能完全杜绝员工的轻生行为,“就算把我本人丢下楼去,也不能保证没有下一个自杀者。”

如果说“血汗工厂”是中国人口红利期的一个不可避免的现实,那么拥有庞大体量却缺乏核心技术、富士康没有灵魂对于郭台铭是巨大的耻辱。

郭台铭不想富士康永远代工,也不想被人称作血汗工厂,更不想踏步不前,他要富士康一直成长。这些年,他一直在推动转型。

 

4.明日世界

危机越强,动力和动作越大,这是郭台铭的个性。

面对危机,他一边启动内部创业,激发员工创新和成长力;一边苦战拿下夏普,向终端和品牌进军,向三星开战;一边和马云、马化腾、孙正义交朋友,拥抱互联网、智能化;一边去美国投资建厂,寻求新的利润增长点。

郭台铭寄望于富士康能够成为中国的Predix。Predix是美国通用电气推出的针对整个工业领域的基础性系统平台,这是一个开放的平台,它可以应用在工业制造、能源等领域。

除了试图用工业互联网重新定义富士康,进军半导体、打造芯片,似乎是郭台铭想撕掉富士康身上“全球最大代工厂”标签的又一个努力方向。

2016年10月,富士康与英国芯片设计大厂安谋(ARM)合作,在深圳创设芯片设计中心;

2017年,富士康集团竞购日本东芝公司的内存芯片业务,工商时报头版曾刊发过一篇《竞标东芝半导体鸿海出局》的文章,郭台铭当场撕毁报纸。

报纸是撕了,富士康最终还是输给了西部数据。

郭台铭做芯片的野心从未放弃。

“工业互联网需要大量芯片,我们一年需要进口400多亿美金的芯片,半导体我们自己一定会做。”郭台铭说。

要让富士康的明日世界变成实现,人是绕不过的难题。

人曾是富士康的优势,但人才是短板。

工业富联共有员工26万余人,按照学历划分,大专以下学历占比达78.03%,大专及本科占比为21.39%,硕士及以上仅占0.59%。

为了储备人才,富士康今年还专门成立了总计53000人工业互联网学院。郭台铭毫不掩饰自己对于人才的急迫。

5月16日,郭台铭在清华大学做了一场演讲,郭台铭说自己是推掉了和李嘉诚的饭局,刚刚坐了3个小时飞机、吃了一碗10块钱的阳春面,来跟“代表未来”的清华大学学生们“交交心”。

对于时刻牵动着社会的神经近30万名流水线员工,郭台铭也要格外关注。

郭台铭在各种场合表现自己对员工的关怀,他讲过一个鸡腿的故事:“为了吃鸡腿,我买了一个大冰箱,同仁问你为什么要买冰箱?我说我必须礼拜一买到礼拜五,礼拜六才可以一人分一只鸡腿,我们把深圳和昆山的鸡腿都买了还不够,还要买来冰着。”

6月1日,深圳富士康员工动员大会上,郭台铭奖励一名为富士康工作了30年的女员工价值100万元的工业富联股票,并称再过30年股票可能会翻30倍。富士康上市后,会马上推出员工持股激励计划。

在郭台铭的明日世界里,富士康的员工的位置不可替代。

 

5.继续“爆肝”

郭台铭去鸿海工厂视察,有好事者追问:为什么爆肝(台湾话特指很累的不断加班或做某事)的是我,首富却是你!

如果说爆肝,郭台铭称得上肝帝。

23岁靠着借来的几千块创业时,郭台铭白天跟白班干,晚上跟夜班干,夜班散场还要连轴转,实在撑不住,才把电话簿当枕头,睡不了多久,大清早就又爬起来接着干。

入主夏普后,把重振夏普当作再次创业的郭台铭,常常工作夜晚两三点,办公室还灯火通明。他甚至喊出“除非明天太阳不再升起,否则不能不达到目标”的口号。

“我每天工作15个小时,谁想接替我的位置,谁就应该比我更努力”郭台铭说。

澳大利亚的麦格理集团在报告中指出:“鸿海正经历一场根本性的变革”,认为其正在从一家手机组装厂升级为明日世界的整合者。

为了“明日世界整合者”这个目标,郭台铭还得继续“肝下去”。

 

(责任编辑 鲁璐)

版权声明
本文系作者授权中华工商网发表,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分享
更多精彩内容
请关注中华工商网微信、微博号
发表评论请遵守《用户条款及隐私协议 评论(人参与,条评论)
热门评论
查看更多
网站印象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