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首页
聚焦
时评
企业
人物
政策
财经
商会
专题
假货山寨货凶猛 雷军:市面上小米手机三四成是假的
来源:南方都市报(深圳)2017-03-10 09:42:17
特大
较大
标准
较小

      市面上卖的小米手机中,有30%-40%都是假的。”昨日,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广东代表团全体会议上,全国人大代表、北京小米科技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雷军发言时,附议马云说的“望像治理酒驾那样打击假货”。

“网上300多家打着旗舰店的商户,只有两家是授权的。”全国人大代表、广东马可波罗陶瓷有限公司董事长黄建平今年的一份建议,也直指互联网销售假冒伪劣商品和侵犯知识产权。“南都马上问”在全国两会前对20多家实体企业调研时,多家企业也称,产品、设计屡被模仿,知识产权保护中仍面临取证难、索赔难、维权成本高等问题。

对此,代表们建议,加重对假冒伪劣产品的处罚措施,加快完善相关法规,落实“网络实名制”等。企业也期待从政策支持向后端维权、保护、运用进一步延伸。

广东省知识产权局也回应,省政府与珠三角地市政府已签订知识产权保护责任书,明确各地主要任务。下一步将重点在保护创新制度供给等方面下功夫,努力将广东打造成为具有国际影响力的知识产权交易中心。

代表热议

违法成本太低

实业深受其害

全国人大代表、北京小米科技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雷军表示,两天前,马云在微博上发布了一篇打假檄文,引起了广泛关注。主要内容是希望像治理酒驾那样打击假货,引起了社会共鸣。“假货问题,一直是人民群众普遍关心的问题。我建议针对假货问题加强立法、执法检查和工作监督”。

他表示,马云微博中提到的许多观点,他都支持。“绝大多数的制假售假者,几乎不承担法律责任,违法成本极低,获利极丰。对于涉假打击,我国的法律规定,制假售假,案值在5万元以内的,不予追究责任,案值在5万以上的,顶多判7年,这是20多年前的法律和10多年前的司法解释,严重脱离了今天的实际情况”。

这样一来,99%的制假、售假者不用承担法律责任。“如果参考酒驾处罚,销售一件拘留7天,制造一件假货,负刑事责任,今天的制假售假情况会好很多。知识产权保护和食品药品安全现状,也会大大改观。”

雷军表示,小米也深受假货危害。“市面上卖的小米手机中,有30%- 40%都是假的,外观一模一样,里面的产品、体验、性能都极差。不仅影响企业收益,还特别影响品牌形象和品质”。

“小米充电宝在市场份额上有很大的比重,占了市场80%的份额,这其中80%的是假货。天桥上、便利店、大学城到处都是小米充电宝,多数是假的。”

山寨产品倾销

打击企业创新

在今年两会上,黄建平提交了一份《关于打击网络售假侵权行为振兴实体经济的建议》。他用自己的企业打比方,“马可波罗瓷砖”是唯美旗下著名品牌,在淘宝网上检索,有363家马可波罗瓷砖店铺、118家马可波罗卫浴店铺,但只有几家经过授权。这些“山寨“店的店名都是写马可波罗旗舰店,网页全部都是抓取唯美官网的图。“这些未经授权的网站、平台完全混淆了消费者视听。上万个宝贝链接中85%存在不正当竞争行为或侵犯知识产权行为,作为权利人,我们需要逐家去通知平台核实、关店或断开链接。”黄建平说,一方面出现了山寨假货,另一方面是变态低价倾销,损害了企业创新和做品牌的积极性。

“我的灯到了市面后,三个月,路上到处都是跟我相似的产品,甚至跟我一模一样的产品,都敢说是他们企业的。”全国人大代表、广东昭信企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梁凤仪也说,企业的产品被假冒、侵权的情况很常见。

“南都马上问”调研走访时,不少企业对此也颇为头疼。“你今天设计出一款外观独特的款式,明天后天满淘宝、天猫就都是你这个款式的产品了,谁还愿意大量投入去创新款式呢?”中山市某服装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说,由于电商未对知识产权进行保护,企业的创新力持续萎缩。

中山市某家居灯饰照明有限公司有关负责人介绍,灯饰模仿性太强,换代周期太快,“一旦一款灯饰设计得好,卖得好,也许一两天后整条街铺天盖地都是这个造型设计了。”

挖员工盗技术

研发成果被占

不仅是产品被假冒,技术被盗的情况也不少见。“有的研发人员作为中方企业代表去参加与外国企业联合进行的研究,他是受到中方企业派遣,但是掌握技术之后,回来就被竞争对手挖走了,等于技术就被盗走了。”有企业家向南都记者诉苦称,企业投资数亿元进行的研发成果,轻而易举地就遭到个人的占用。

除了被竞争对手挖走的,有的企业家介绍说,还有的公司人员参与企业核心技术研发之后,受到资本圈的青睐,拿到投资带走团队自立门户。一转身也变成了所谓的“创新型”企业。

“以前碰到过,有员工设计的产品,企业还没用,员工离开工厂就把这些设计带到了其他地方。”梁凤仪也说,虽然很多企业已对技术骨干签订了保密协议和竞业限制协议,甚至对技术研发人员签订了在离职期限内的高额补偿金协议,但由于违法成本太低,企业维护自身安全成本又太高,取证难,盗窃企业创新成果、挖实体企业墙脚的行为屡禁不止,人为破坏了公平竞争的市场秩序。

广东明阳风电产业集团董事长张传卫,也是全国人大代表。他调研发现,实体经济领域,很多创新型的高新技术企业,目前都面临知识产权保护的问题,不少企业损失惨重。“可以说已经成为创新型、研发型企业领域的一大公害,尤其是在工程机械领域也非常严重。”张传卫表示。

维权困境

跨地区打假太难

企业打假很痛苦

雷军表示,厂商也有专门的打假队伍,也得到了各地工商、公安部门的支持,但成效不大,打假问题不仅是厂商的问题,主要问题在于许多制假者跨地域制假。“除非你能抓住一大批,一大片,否则抓住了几千个,案值很低意义不大”。

打击过程中,还可能碰到地方保护,因为不管是制造厂家、销售市场,大家都有税收,都能带动GDP,制假地的政府参与打击的积极性就会降低。

在南都马上问调研的企业中,不少企业遭受过侵权行为,但并非每一家都选择主动积极维权。取证难、维权成本高是主要问题。

东莞市德尔能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辛创介绍,早前就曾有企业用德尔的商标生产假冒伪劣产品,提供给德尔能合作的一个经销商,“取证比较困难,企业没有精力,如果不是造成过多影响,时间长了也就过了”。

珠海国佳新材股份有限公司2016年打赢了三场知识产权“官司”,不过谈及维权成本,国佳新材董事长王海波说,如果不要求索取巨额赔偿,法院判得快,成本也就几万元。但若要索取赔偿,案件就会变得很复杂,得不偿失。“我们已放弃这种索赔,只要求对方道歉,下架商品停止销售”。

黄建平也在建议中提到,网络证据本身具有时间短、易丢失、难保存、跨区域、不规范等特点。“我们公司还专门成立了一个打假的法务部,耗费大量人力财力。”他说,现在违法分子多数具备一定的反侦查能力,居无定所、流动作业,甚至将服务器分散到境外,导致被侵权的实体企业取证难,维权成本远大于侵权成本,即便胜诉,也无法认定被侵权人的实际损失或侵权人所获收益。“法定酌情赔偿没有明确的计算公式,实践中酌定赔偿额超过50万的都凤毛麟角,不足以威慑侵权人“。他认为,若是“劣币驱逐良币”不仅会让实体企业成本大幅增加,更严重影响实体企业的创新激情和研发投入。

代表建议

建立曝光平台

设置禁业年限

雷军建议,针对假冒伪劣产品要加重处罚措施,加重打击力度。推进打击假冒伪劣产品执法时,要选重点区域、重点市场严加监管。雷军还特别建议,以后人大在开展专题询问时,能吸纳相关领域的人大代表。“不同法律的执法检查和监督,包括专题询问,非常专业,调动2900名人大代表的积极性,技能推进执法监督工作,又能发挥代表的作用”。

对于网络侵权行为频繁的问题,黄建平也建议,加快推进落实“网络实名制”和“电子商务经营主体资质登记、公示制”。“这是规范网络交易的基本保障”。同时,建议对以侵权为业、侵权规模较大或重复侵权的网站加大处理力度,根据售假侵权情节,设置禁业年限,直至吊销经营许可、禁止从事互联网商贸活动等。

对于技术被盗的现象,梁凤仪建议建立“扰乱市场公平竞争秩序黑名单”曝光平台,从源头上重拳打击遏制恶意行为。张传卫也表示,对企业来说,“内鬼”难防,他希望能够构建完善的知识产权保护机制,能够切实保障企业的创新活力。

深圳酷派相关负责人认为,从法律法规到实践,目前国家对知识产权的保护有了长足的进步。不过,他认为目前知识产权政策主要关注前端,即知识产权布局和申请阶段,希望未来政策支持可以向后端知识产权维权、保护、运用阶段延伸和倾斜。“只有把后端打通,使前后端形成一个良性的闭环和自反馈,才能真正促进国内知识产权事业的发展和繁荣,也才能真正让企业的知识产权发挥到应有的价值”。

辛创说在国外很多大型的公司会公布自己的知识产权共享,但目前国内还没有平台化。辛创建议,希望部分公共基础的专利能够开放,有知识产权共享的平台。“一方面企业自身有信心,另一方面开放运作,可利于全民共享”。

 

版权声明
本文系作者授权中华工商网发表,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分享
更多精彩内容
请关注中华工商网微信、微博号
发表评论请遵守《用户条款及隐私协议 评论(人参与,条评论)
热门评论
查看更多
网站印象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