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首页
聚焦
时评
企业
人物
政策
财经
商会
专题
童锦泉: 造一个四倍于上海迪士尼的乐园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2017-03-15 08:25:34
特大
较大
标准
较小

    和上海长峰集团董事长童锦泉认识了十多年,但真正面对面的次数一双手数得过来。这位年过六旬的商人喜欢自称“老童”,一度登上福布斯中国富豪榜第21位,却极少面对媒体,在如今企业家纷纷以自己名字命名品牌的时代,真正了解童锦泉这位有着亿万身家的“隐形富豪”的人并不多。

  从20元白手起家,童锦泉创办的长峰集团或许很多人并不熟知,但对旗下的龙之梦品牌则耳熟能详。将龙之梦品牌在酒店、购物中心业态上培育成功后,花甲之年的童锦泉转投旅游业,“豪掷”200亿元在南太湖之滨的11600亩土地上,欲建设一个集酒店群、剧院、古镇、野生动物园、海洋世界、马戏城、盆景园、主题乐园、会展中心、湿地公园、太湖药师道场等业态于一体的“巨无霸”旅游综合体——太湖龙之梦乐园。

  这个乐园全部建成后总面积达23.48平方公里,规模近4倍于上海迪士尼。

  中国要挑战迪士尼的著名企业家和知名公司不少,童锦泉不是最有名的一个,200亿元会打水漂吗?

  倒春寒的上海,童锦泉在办公室里只穿着红色短袖,没有坐在老板椅后面,拉张椅子跟第一财经记者坐在一起,说到兴起,会拍拍记者的胳膊,起身站到他办公室里四块一字排开的巨大屏幕前,伸出食指:“这个项目很值得做,我一定会把它做好。”

  近日,第一财经记者赴浙江省湖州市长兴县调研了这个开工近一年的巨型旅游综合体,400个施工点位同在开工的火热建设现场,让人真实地感受到,童锦泉的这次“老夫聊发少年狂”绝非虚言。

 

  20元起家的亿万富豪

  太湖龙之梦乐园开工近一年,400个施工点位沿着3.5公里长的主路两边铺开。童锦泉并不着急介绍项目,而是搬出了几个竹篮、大箱子和机器操作台。“这里面记录着老童这五十年来的创业历程,我很想给你看看。”

  他搬出来的每一组物件上都贴着纸片——竹篮子上写着“1968年~1970年,老童13~15岁,资本20元~50元”;蜜蜂箱上写着“1970年~1979年,老童15岁~24岁,资本金50元~5万元”;一箱体育用品上写着“1980年~1992年,老童25岁~37岁,资本金5万元~400万元”等。

  接着他还翻出了满满一箱,贯穿其做生意几十年的手写账本,小到一顿饭吃了哪些菜、花了多少钱,大到一笔体育用品交易的数量和金额,全部记录在册。可以想见,如今的亿万身家,就是童锦泉五十年来这么一点一点积攒起来的。

  1955年,童锦泉出生于江苏省启东市江夏村一户生意人家,受制于那个年代的教育资源局限,童锦泉仅上了五年小学。随后,他拿着父母给的20块钱开始了自己的创业之路——当学徒、做篾匠。一年半后,童锦泉净赚了50元。

  “然后我开始养蜜蜂,你看,我至今还保留着当时养蜂的箱子。”童锦泉指着一个养蜂箱说道。

  颇有生意头脑的童锦泉在专职养蜂9年,赚得5万元后,又开始转型办厂。

  看着一个放满体育用品的箱子,童锦泉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上世纪80年代末,他创办了南通鑫建体育用品有限公司,制造乒乓球板、羽毛球拍、篮球、排球等。办厂13年,发展到拥有600多名员工,生产的体育用品市场份额占全国5%,完成了400万元的资本积累。这笔钱让童锦泉有了进军房地产的资本。

  公开资料显示,1992年初,童锦泉来到上海。通过房屋买卖,其赚得2000多万元。1994年6月3日,他注册成立上海长峰房地产公司。1993年~2001年间,他参与上海的旧城改造,8年间开发了317.3万平方米的商业地产,包括广为人知的龙之梦购物中心及酒店,这些构成了童锦泉今天资产的主体部分。

  2011年,正当中国房地产业高歌猛进时,童锦泉却对实体商业地产项目踩了刹车,转而思考集团未来的方向。在他看来,商业地产固然有前景,但一些区域已经饱和,一旦选址错误则很难经营。

  几十年来童锦泉屡次向不同的行业进击,每次都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他自己认为没有什么秘诀,“商业综合体、酒店管理没有大家想象中的那么难,最重要的是刻苦勤奋、不断学习”,这是他对第一财经记者的回复。

  上海中山公园地铁站上盖的龙之梦综合体在童锦泉的商业生涯中有着独特的意义。这个综合体包含一座酒店,还有一个大型购物中心,与地铁二、三、四号线相连,每年贡献近10亿元的利润。

  商业综合体的模式,如今在上海、北京非常流行,但二十年前并不多见。怎么建商业综合体,童锦泉没做过,有几年春节,他到日本反复坐地铁,感受日本地铁换乘、周边商业怎么建设的每个细节,回国后,曾在上海凯旋路、长宁路交叉口,调查每分钟的车流量、人流量。

  亲力亲为,注重每一个细节,学习、效法行业里最成功的公司,领悟每个行业的精髓,让童锦泉过往的项目成本可以做到只有同业的一半,这也是他在旅游行业做一件史无前例的事情的底气所在。

  跟随童锦泉多年的长峰集团副总裁丁忠云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公司的每一个新项目规划建设初期,老板都会事无巨细亲自参与,等到项目走上正轨,就会放手让团队管理,但会通过定期检查、汇报来了解跟踪项目的运营情况,在后方帮助团队解决问题、把控风险。“老板在公司里拥有绝对的威信,我们无条件地相信他的决策,他支持我们大胆去做,有他在后面掌控,执行过程中的失误都能及时调整。”

  童锦泉坦言,做生意的本质当然是为了赚钱,赚钱各有各的赚法,但不论什么行业,原理都一样——符合人性化。

  “就龙之梦而言,目前上海的三个龙之梦购物中心每天约有50万左右人流,这并非易事。童总的想法就是选址必须在导流地带,比如交通枢纽,大家可以看到上海的中山公园龙之梦和虹口龙之梦都和地铁、公交站有衔接,这对导流起了很大作用。我们的理念就是通达和必达,人流如果去交通枢纽必达此地,那么当然会发生消费可能。这一切都是从人的流动方向考虑。”丁忠云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此外,与不少商场先建设完成再招商略有不同的是,龙之梦在招商方面有自己的理念“我们会在建设时与商户提前协商,有些特殊业态需要特别的层高、通道等要求,我们会按照商家的要求来建设。这些都是符合人性化需求的。”丁忠云透露。

  “任何项目都是围绕人去做的,掌握了人性化的基本原理,然后去做成本核算、定价和优质内容,和消费者之间的协商空间大了,自然就会有市场。”童锦泉说。

  事无巨细的工作狂

  对着摆在办公室里已经三年的四块大屏幕,熟练地调取各类详实的数据与调研资料,充满自信地讲解项目规划与愿景的童锦泉,虽然头发花白、稍有发胖,但精神矍铄,一谈起项目就两眼放光。

  每天下午5点,记录太湖龙之梦乐园施工现场当天进展的几百张照片会准时发送到童锦泉的办公室,在靠墙的一面显示屏上滚动播放,供他实时跟踪项目进展。除此之外,开工一年来,每周至少有2~3天,他都会清晨六点从上海出发,驱车赶往湖州长兴的施工现场,亲自查看、指导每一个项目的建设。“披星戴月”、“用脚丈量这23.48平方公里土地”是童锦泉对自己这些日子的形容,但他乐在其中。

  “童总平时几乎没有什么其他爱好,早睡早起,每天喝点小酒,工作就是他全部的乐趣,只要是和工作有关的事,他都喜欢。”说起董事长,长峰集团的员工这样形容,“老板的车也不豪华,一开就是6~7年,很少换车,不讲究排场。”

  生活上低调质朴的童锦泉,工作上却是决策果断、讲究方法、雷厉风行、事无巨细的代表。

  “我和开元旅业集团董事长陈妙林是朋友,两年前,他告诉我有个地方适合盖酒店,于是我们就一起去考察长兴图影旅游度假区,我一看这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就觉得不仅能盖酒店,更适合做大型旅游目的地项目,于是我接洽了当地相关部门。”童锦泉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颇有意思的是,由于童锦泉此前太过低调,长兴当地对于童锦泉几乎一无所知,以至于刚开始县领导班子都不太相信会有一个大老板愿意主动巨资投入当地旅游业。

  “我们最初真的不了解长峰集团,也不了解童总,觉得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事情,有人主动要求投资200亿元在我们这里建设旅游目的地项目,却不需要配置一平方米的住宅。真不太相信啊!但后来听到龙之梦这个品牌,我们就知道了。”长兴太湖图影旅游度假区管理委员会书记成仁贵坦言。

  “在之后的合作中,我们发现他非常务实,一周要来工地几次,风雨无阻,事无巨细,从一个很小的材料采购到大方向的制定,童总都是亲力亲为。”长兴县委宣传部相关负责人张啸松说。

  在与童锦泉一起考察太湖龙之梦乐园时,记者注意到,童锦泉的手机时不时会响起,不同部门的下属来请示业务——从建筑材料、树苗采购甚至动物引进、项目的规划设计等都是童锦泉亲自敲定的。

  谈到乐园诸多业态中,自己从没涉足过的动物园,童锦泉表示:“动物的引进和管理是一个需要天天操心的事情,我是有准备的。”童锦泉指着办公室屏幕上不同种类的猴子照片说,不同的猴子差别很大,但真正弄明白了也不复杂,“就是这个猴子适应的温度是多少,习惯的食物是什么,把它的出生地、供应地等信息记录好,搞清楚食谱、习性以及笼舍怎么盖,关键是具体执行的人一定要认真负责。”

  很多人质疑,童锦泉哪里有这么多时间和精力去覆盖所有的业务?抓到如此多细节的落实?他却表示“我时间还充裕得很呢!”

  系列组合与庖丁解牛

  童锦泉喜欢参与每个细节,并且在实践中不断学习、创新。“太湖龙之梦乐园的规划、酒店、剧场、园林、动物园、专业人员引入等几乎所有的事情都是我自己设计和参与的。有些业态我很熟悉,有些业态从未涉足,但我相信凭借自己的学习探究以及与合作伙伴的默契配合,一定可以做好这个项目。”童锦泉自信地说。

  这番自信是有迹可循的。

  自学,贯穿了童锦泉的人生,在几十年不断的学习实践中,他建立了一套系列组合式打法和庖丁解牛式学习研究方法,这套方法不仅运用在他投资的每一个新项目里,更灌输给了他身边的下属和伙伴。

  早年间,童锦泉开厂做体育产品时就享受过生产系列组合产品的快乐,“篮排足乒”等系列产品一站式策略,吸引了不少采购商。到后来上海的龙之梦商业综合体,乃至此次太湖龙之梦乐园,童锦泉的系列组合思维,一直贯穿其中。

  “我国的旅游行业正在从观光旅游向休闲度假旅游过渡,龙之梦乐园的理念是以宿养游、以游养宿,这个念起来比较拗口,但它们之间是有必然联系的。其核心价值是通过科学的规划,提升消费者的旅游舒适度。我们将酒店、乐园、演艺、购物中心、古镇、生态农业等各种业态打包起来,形成包吃、包住、包接、包送、包玩的‘五包政策’,为不同年龄段的游客,提供放心、透明的一站式服务,解决当下旅游生态中的难点和痛点。”童锦泉说。

  在具体的项目落地上,对于酒店、购物中心等童锦泉非常熟悉的业态,他会亲自操刀设计,对演艺、动物园等他没有接触过的业态,他则会选择比对行业内最好的案例进行庖丁解牛式的拆解分析,再研究创新方式。

  为打造出精彩的剧场演出,童锦泉和项目团队将一台演出节目的画面拆解为一帧一帧,对每一帧画面里的灯光、音乐、舞美、服装、动作进行研究分析,并核算出成本价格,以此类推出整场节目的设计方式与成本。

  童锦泉在管理上还有一项与众不同之处——因人设事,而非因事设人。

  “童总大胆起用年轻人,目前主管太湖项目的策划团队里,六个主要管理人员都是80后,甚至85后。还有一个同事原本是学外语专业出身,但其现在并非从事翻译工作,而是一直在童总的指导下进行大规模全球采购,做得也很不错。”

  长峰集团副总裁柳九邦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老板一个人做决定拍板,不用经过复杂的程序,决策很快就能得到落实,“我们没有请外脑,也没有几百万引进的高管,多是一群勤奋、聪明的年轻人跟着老板边学边干。”

  “真的是这么干出来的!”童锦泉笑着说。

  与迪士尼不同的商业模式

  从和陈妙林一起去实地考察,到定下200亿元投资太湖龙之梦乐园的项目决策,工作狂人童锦泉只用了半年时间。区别于迪士尼的“以乐为主”,童锦泉说,太湖龙之梦项目最大的特色就是“以宿为主”,乐园内拥有11个酒店塔楼+岛墅+客栈+青年旅社+养老公寓=全球规模最大酒店集群,共计2.7万间客房、8.5万张床,客房数量是长隆度假区的4倍、上海迪士尼的20倍!

  迪士尼的核心竞争力是影视作品积累的各种卡通形象,这些已经深入人心,其他对手无从模仿,而酒店运营和成本控制则是童锦泉的核心竞争力之一。

  “我的商业模式是吸引更多游客来住宿,然后带动整个区域的旅游,而且老人和学生是重点,因为老人有充足时间且可以平衡淡旺季,而学生则可开发研学旅行项目。”童锦泉表示。

  “当然,老童我也不是没有烦恼,这么大的项目,这么多的事情都需要我拍板。有些事情没想明白,也会恐惧与畏缩,会睡不好觉。”童锦泉说,“但无论如何,步伐已经迈开,我给自己定的目标是用1000天时间完成这个项目,开业后年接待3000万的客流。”

阅读: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中华工商网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中华工商网发表,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分享
更多精彩内容
请关注中华工商网微信、微博号
发表评论请遵守《用户条款及隐私协议 评论(人参与,条评论)
热门评论
查看更多
网站印象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