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首页
聚焦
时评
企业
人物
政策
财经
商会
专题
被湖南人统治的百亿行业,上至跨国公司下至平民百姓,通吃!
来源:金错刀2017-11-09 09:30:01
特大
较大
标准
较小

 中国各省市,可能都有自己雄霸全国的产业,比如湖南的辣条、河北的钢铁、贵州的大数据、江苏的物联网.....

 

但具体到县,以一县之力称霸百亿行业的,那就屈指可数了。刀哥今天要说的,就是打印复印业。这个县,就是湖南省娄底市新化县。

 

都说湖南人“吃得苦,耐得烦,霸得蛮”,新化人也不例外。

 

从无地可种到外出打工,再到进军打印复印业,最终占据多达80%市场份额,新化人实打实地用双手和不屈不挠的性格,改变了自己的命运。

 

 

穷则思变,以技补农

 

新化人干这行,纯属逼不得已。

 

新化县山脉纵横,人均耕地仅0.5亩,光靠务农难以存活,只能“以技补农”。开此先河的,是一对叫易代育、易代兴的兄弟。


1960年,兄弟俩因成分不好,早早辍学,外出跑江湖。他们搞的是机械维修,最开始给人修钢板。后来,在一次给涪陵人民银行修机械打印机时,阴差阳错地修好了,赚了笔巨款——45元,从此主攻打字机维修,在一次次修打字机的过程中,他们“修得好拿钱,修不好就跑”,慢慢掌握了修理技术。


再后来,他们又回乡收徒,其中有个叫邹联经的徒孙,日后将成为新化复印产业的鼻祖。

 

在当时,他们的身份不合法,常被人冠上“走资本主义”的罪名。他们不得不伪造公章,假装外派工人。结果在1963年,易代兴在凉山被抓,直到1979年才放回新化;而邹联经,基本每年都要被抓一次,“进收容所,遣返回新化,外出打工”,如此循环。

 

转眼间,中国迎来改革开放,新化政府成立“新化县洋溪打字机维修厂”,把易代兴、邹联经一群人叫来,邹联经任业务厂长。打字机维修业在新化县迅速成形,到1990年,维修队伍壮大为5000人。

 

1.jpg

(图左为邹联经)


“那时,洋溪邮局的汇款单像雪片似地从全国飞来,都是外出从事打字复印行业的人寄回来的钱。洋溪的女孩都以嫁给会修打字机的小伙为荣。”邹联经回忆说。


1986年6月,邹联经买了一台佳能270复印机开始搞复印,揭开了新化复印业的大幕。在邹联经的带动下,新化人有钱一起赚,“亲帮亲、友传友、邻带邻”,把复印店开遍全国,最辉煌的时候,占据了全国打印复印80%的市场份额!


时至今日,新化人依旧拥有5万多家文印店,从业人员多达20多万人!在全国各县市,都能看到新化人的身影。

 

能走到今天,新化人有自己的两大秘诀!


经营成本低;肯学肯吃苦

 

新化人辉煌的打印复印生意,是从邹联经开始的,而邹联经的生意,则是从一台二手复印机开始。后来,新化人发现,台湾、日韩、欧美淘汰的二手复印机极为便宜,便大手笔买进,以集装箱为基数往国内运,然后拆机组装翻新汉化再出售。

 

从国际贸易,到机器出售,设备维修,墨盒、纸张等材料供应,新化人慢慢形成了自己的产业链。


其结果就是,他们的经营成本极低,以低价做武器阻击外人的进入。

 

由于有一条完整的产业链,从设备、耗材到纸张等等,几乎都被他们从内部占有了。对于各环节的价格,新化人无不知根知底,而外人则不知深浅。

 

所以有人说:“去新化人那里买设备和耗材,说新化话的一般会比说普通话的有优惠。”

 

另一方面,很多新化人都是从学徒干起,一干就是两三年。这期间,他们熟练掌握了技术和维修,所以当自己独立开店后,几乎不需要维修费用。如果连房租也不用交,那么所需成本可能只有纸张的费用了。


打印一张才1毛或两毛?如果这打印店是开在学校外,那就极可能是新化人开的。

 

人工成本呢?也没有。因为在新化人的复印店,大都是家庭经营或者夫妻店。妻子负责打字设计,丈夫负责维修设备,这几乎是标配。所以过去在新化,甚至有“女的不会打字难嫁人,男的不会维修难娶妻。”的说法。


经营成本低,是新化人制胜的利器,而他们脚踏实地、肯学肯吃苦的精神,才是他们在市场上多年屹立不倒的支柱。

 

在过去,没耕地的新化人,以为苦日子会一眼望不到头。那时他们没想到,上帝还会给他们开一扇窗,不仅让他们避过了风吹日晒,更过上了体面的生活。不过他们很清楚,这些都来之不易。

 

所以他们肯拖家带口,肯背井离乡,肯起早贪黑。他们的店铺很小,但野心很大,甚至敢跟印刷厂抢订单。为了按时完工,有人“三天三夜没合一眼,没吃一口正经饭”。

 

为了靠近用户,他们分布在政府机关、企事业单位和学校周边,在本来人们难以察觉的隐蔽之处,架上打印复印的招牌,在那儿坚守着几平米小屋,让着急打印的职工、大学生,简直有了一种转角遇到爱的惊喜。


这群鲜有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们,有的人甚至只是小学毕业,但他们毅然投身这个难度颇高的技术行业,丝毫不怵,而钻研起学问和技术来,比研究生都狠!

 

比如,随着时代发展,打印复印店大都升级为了业务更广的图文店。那些原本只会打印复印的新化人,又一步步学会了制作小至门牌、名片、海报,大至广告牌、展板等各种技能。别人会的,他们也得第一时间学会。

 

1.jpg

所以,从修理打字机,修理复印机,再到高端设备的制造,都能看到新化人的身影。几十年来,办公设备越来越复杂,技术跳跃了好几回,都没能甩开这群执着的人。他们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拼了命也要在这行业站稳脚跟。

 

行业危机来了?

 

作为元老的邹联经,前几年就劝人尽快转行,因为“这个行业已经是日落西山了”。

 

的确,这行业的利润远不如当初可观了。它的发展渐渐趋于饱和,来自同乡的内耗内斗、无底线的价格战、无纸化办公,以及门市租金、耗材等成本的增长。种种因素相加,已经迫使许多新化人退出。


没有核心技术,在面对真正的时代危机时,他们大多数人都觉得很无力,但也不会坐以待毙。

 

所以,有的人尝试品牌化经营,如湘印天下,六九快印;有的人力争走向产业链上游,从组装走向研发;还有的人,索性转行,跳到网络公司、广告公司等等。

 

从“复一代”到“复三代”,新化人足迹遍布全国,见过了几十年的风风雨雨,大概也会常常感慨——天无绝人之路。其实,这些路都是他们自己走出来的。

 

(责任编辑 鲁璐)


版权声明
本文系作者授权中华工商网发表,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分享
更多精彩内容
请关注中华工商网微信、微博号
发表评论请遵守《用户条款及隐私协议 评论(人参与,条评论)
热门评论
查看更多
网站印象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