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首页
聚焦
时评
企业
人物
政策
财经
商会
专题
宗庆后:宗馥莉首先是女儿 然后才是事业的继承者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2018-06-21 09:24:21
特大
较大
标准
较小

 

宗庆后。摄影:邓攀宗庆后。摄影:邓攀

表达爱意的方式多种多样,但褪去光环,父亲对子女的爱与支持本质上并无差异。

近日,坐拥200亿家产的80后富二代戚帅在《奇葩大会》第二季现场“控诉”父亲控制欲太强,父亲对自己学业选择、择偶标准、乃至工作规划的严苛管制,让自己生活得毫无幸福感。节目嘉宾高晓松犀利点评:“要有一以贯之的世界观,不能要自由的时候把西方那套拿出来,要钱的时候把东方那套拿出来。”

诚然,继承家业或许会牺牲一些自由或许会扼杀其他的可能性,但相反地,继承者站在巨人的肩膀上,走在父辈们清扫过障碍的路上,也可能会有更坦荡的征途,创造更辉煌的战绩。交托事业给子女,为子女在事业上保驾护航,或许是企业家表达父爱最直接的方式。

宗庆后:宗馥莉首先是女儿,然后才是事业的继承者

从父亲的角度看,宗庆后觉得自己演好了“娃哈哈之王”的角色,却差一点演砸了父亲的角色。宗庆后开始经营娃哈哈时宗馥莉只有5岁,以致于父亲给宗馥莉留下的印象是:爸爸总有忙不完的事情。

宗馥莉从美国学成归来后,开始参与娃哈哈的内部事务。但一开始,她并不是直接以少东家的身份进入决策层,而是像所有新人一样,从中层干部助理这样的普通岗位开始。

宗馥莉和娃哈哈构成了宗庆后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和事。对她的关注,当然不仅仅出于父亲的关爱,还有前辈的期许。宗庆后希望她能够出类拔萃,更希望她幸福。

对于女儿接班还是管理团队接班,宗庆后犹豫了很长时间。宗庆后希望宗馥莉能够接他的班,能够把娃哈哈“宗氏”血脉和基因传承下去,但他也说“接不接班要看女儿高兴”,女儿的幸福更加重要。宗馥莉是否愿意接班,宗庆后都会尊重并支持她的意愿。她首先是宗庆后的女儿,然后才是他事业的继承者。

宗馥莉是位有自己独立见解的青年企业家,因为长期在国外接受教育,与宗庆后的家族式管理方式不同,她的管理思维更加倾向于职业化及制度化。宗庆后的选择是不干预,放手让女儿在各个方面创新,给她更大的发挥空间,“她的思路和我可能有点不太一样。她用的人都是年轻人,而且在做各方面的创新。我觉得可以让她自己先去干,年轻人应该有年轻人的做法,而且她们很努力。”

宗馥莉不负父亲的期待,做出了亮眼的成绩,在福布斯发布的“2017中国最杰出商界女性排行榜”中,她以宏胜饮料总经理的身份位列第13名。而作为浙江省新生代企业家联谊会的首届会长,她曾经发起对浙江濒危剧种的捐赠,改变大众对二代企业家炫富、买豪车、花天酒地的固有印象。

有女如此,不善表达的宗庆后都忍不住公开点赞。2015年2月,宗庆后发微博表扬女儿,“浙江萧山经济开发区十大财政贡献企业评选里,娃哈哈有四家公司上榜,这几家公司主要由我女儿在打理。作为父亲,不禁对女儿的成长深感欣慰!”

宗庆后:宗馥莉首先是女儿 然后才是事业的继承者

吴清友:希望女儿三十岁之前环游世界,从容生活

曾有人预言,诚品书店董事长吴清友的事业会是女儿接班,当时吴清友一笑置之,他尊重女儿的志趣,也不想孩子因环境较佳而娇生惯养。而吴旻洁进入诚品,也是属于误打误撞。

吴旻洁在英国念完硕士回台,她到英文报社当记者。做了记者后,她发现自己不太喜欢花很多时间与心血写作与确认文法的英文报道。于是选择了辞职。既不愿意依赖父亲的资源谋职,又不想每次都辜负父亲的好意,迷茫之下,吴旻洁萌生了出国进修第二个硕士的念头。

收到英国学校的录取通知后,吴旻洁跟父亲约在敦南诚品书店二楼咖啡馆向他“报告”预计出国的时程。吴清友安安静静地听完后,仅对她说:“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吴旻洁内心响起警钟,瞬间闪过“你们商人就是这样,凡事都要谈条件”的念头,顿时变得防备,如遇危机的刺猬。

“你要记得,人在三十岁之前,能从容地生活是很难得的,你不用太认真念书,也不要担心钱,应该多利用在英国的时间到欧洲各地区旅游。”吴清友缓缓说出他的“条件”。

吴旻洁当场愣住了,父亲竟然请自己去过更悠哉、快乐的日子!竖起刺后,发现根本无战事,她努力想忍住自己的错愕和羞愧。她有些手足无措,为了转移尴尬的情绪便胡乱挤出:“啊你咧,你的公司最近好吗?”

“一样啊。”吴清友淡淡回答。“不然,我进去你公司试试看好了!”在这场父女谈话之前,她沙盘推演的是要父亲答应她出国,根本没计划要进诚品。她回忆:“有时候,人很奇怪。你一直追逐的失误,在得到的那一刹那,你才会明白自己是否真的想要它。如果一直没能得到,也许就会永远失落或者持续埋头苦追吧!”得到的当下,吴旻洁才知道自己并未真的想要出国进修。

2004年,吴旻洁进入诚品,担任总经理特助,跟在父亲身边学习。父亲变老板,吴清友从未对女儿“放水”,他对女儿要求极为严格。2006年,由于吴清友身体抱恙需要进行手术,吴旻洁“被迫”成为父亲的代理人。2007年,吴清友派任女儿为诚品执行副总,吴清友提及这个想法后,吴旻洁立即对父亲说:“如果我做得不好,请把我换掉,我不想当一个不能下台的副总。”

吴旻洁接班后,吴清友对她极大程度地放手,给予信任与管理权利,“企业的传承会功败垂成,最大的原因是出在第一代并非真的授权与信任。当你交给年轻一辈,就得权责相当,不能因为怕他们犯错,还是把决策权揽于一身。”经历过病痛的吴清友对“放手”感悟颇深。

吴旻洁没有让父亲失望,没有成为一个“不能下台”的副总,她整合诚品的资源,进行组织变革,寻求稳健经营体质,以全球华人文创平台为发展主轴的“诚品生活”新品牌在吴旻洁接班后诞生。

刘永好:用心良苦,邀请陈春花为女儿保驾护航

虽然刘永好一直将刘畅作为接班人培养,但他从未勉强过刘畅,在央视《高朋满座》录制现场,刘永好对女儿说:“不管你接班,还是做你想做的事情,只要你幸福就好。”

2010年开始,刘永好就不遗余力在公开场合介绍自己女儿,例如他在接受采访的时候会告诉媒体刘畅小时候学游泳,就是把她扔到海里,自己在前面游,她在后面扑腾几次见没有人依靠就学会了。

尤其是在2011年6月,刘畅高调就任新希望集团团委书记,成为被媒体戏称为“中国最有钱团委书记”。当时,刘永好出席其就职仪式,他表示:“女儿就任新职,爸爸自然要来‘扎起’(四川方言,护场)。”不久之后,刘永好在重庆投资设立了两家私募基金,注册资金分别为3亿元和1亿元,前者法定代表人是刘畅。

2013年5月,62岁的刘永好卸任,刘畅继任新希望六和董事长一职。为了交接顺利,刘永好邀著名企业文化与战略专家陈春花教授为刘畅保驾护航,任联席董事长兼总裁,三年为期。早在2010年,新希望和六合重组,刘永好就三顾茅庐向陈春花发出邀请。

在陈春花“辅佐”期间,新希望六和净利增幅累计达到27%,同时,刘畅在第一任期内新希望六和完成了本香农业、嘉和一品等多起收购案。

父女情深,对于父亲的信赖,刘畅曾经思考过这样一个问题:“她这一生最重要的是要做什么,是要把父亲创办的企业亲自接手下来?还是做一些自己觉得更有意义、更感兴趣的事情?”她曾经很矛盾,后来觉得这不是矛盾。刘畅说,“我更喜欢凭自己的能力,利用我学到的知识帮助父母,我不认为我是唯一能够担起这个大任的人,但我绝对是最忠心、最由衷想把这个事业做大做好的人。我希望在我的能力范围内,在这个企业里守候着它。”

任正非:不留情面的指责,为女儿排除隐患

3月23日,华为内部发文公布了新一届董事会选举结果,任正非女儿孟晚舟接替任正非担任副董事长。5年前,任正非曾在持股员工代表大会上说:“管理者需要有的能力,我的家人都不具备,所以他们永远不会进入到接班人的序列里。”5年后,他将副董事长的职位交给了女儿,当时华为的CFO孟晚舟。从打杂到副董事长,任正非为孟晚舟的接班铺路了20年,也考验了20年。

任正非是个“铁面”的父亲,女儿童年时为了华为,对女儿的陪伴较少,之后也并未给女儿在事业上提供直接帮助。孟晚舟在华为从行政基层做起,做了5年,才转做财务,在华为工作近20年才进董事会。在工作上,任正非也不会因为顾及女儿的面子而手下留情。

2015年,在华为《管理优化报》刊登了一篇名为《一次付款的艰难旅程》的文章。该文主要内容是,华为内部的财务审批流程太复杂、财务人员经常设阻力等。付款问题让任正非发飙,直接发内部信斥责女儿孟晚舟分管的财务团队,严词激烈程度堪比指着鼻子骂,毫不给女儿留情面。

任正非看似严厉不留情面,实则用心提点,及时帮女儿排除隐患。方式虽激烈,但用心良苦。在任正非严厉的教育中,孟晚舟慢慢熟悉规则,严于律己,逐渐成熟自信,独当一面。

张代理:既然接班了就要拼命干

即使接班后做了不错的成绩,得到了父亲的肯定,张蕴蓝依旧压力很大,“什么张代理的女儿,红领的接班人,这个并不轻松。如果我是从零开始,做好做坏就那样了。但我是红领的接班人,这个企业在我手里做不好,你知道是多么恐怖的一件事情吗?”张蕴蓝在接受正和岛采访时如是说。

张蕴蓝本该有一段开心和自由的生活,一份自己选择的职业。为了不打破这份“安宁”,在张蕴蓝在国外留学的五年中,红领集团董事长张代理一直在寻找接班人。不仅聘请多任职业经理人,还做了股权分离等工作,但是职业经理人换了一任又一任,没有能让他满意的,不得已之下,才想到把女儿召回来。

然而,对于张蕴蓝来说,回到红领并非回到“温室”,后面的路布满荆棘。起初,她被安排到了国际业务部做一名报关员,负责报关、报检、跟单以及国际业务谈判等工作,一年之后,又被调到了营销中心。接着又被派到了一线生产车间,直到2008年底,才坐上了集团总裁的位置。

张代理说:“这是件很累很苦的活,就算社会招聘人才也很难干下来。他们现在的生活好,不需要为吃饭和生活努力,但蓝蓝接班了就要拼命干,我有要求的,在我身边干活很难的。”

跟很多接班人犹豫、踌躇不前不同,从小责任感的教育让张蕴蓝并没有太多的思想斗争,她说:“只要家族需要我的时候,我一定会挺身而出,这是责任。”但她时常会与警觉感相伴,“我不想给人留下败家子的形象,”一份警觉感可以让头脑时刻保持清醒。

非独以上这些父亲选择了将事业交托给子女,曹德旺三番五次通过媒体呼吁儿子继承家业,李嘉诚用三十年培育李泽楷接班,杨国强将所有财富都交托给女儿……这些企业家将毕生心血,传承给子女,对子女的情深爱护皆化为对其事业保驾护航的动力。

在父亲光环下成长的子女,起点比普通人高出很多,可以借力父辈积攒的人脉和资源省却奔波,拼搏中少了很多障碍,当然“欲带皇冠,必承其重”是其必须懂得的道理,他们必须做出更亮眼的成绩才能不负父亲所托。

结语

母亲将孩子带到世上,父亲将孩子带向世界。

企业家对待子女时,回归到平凡的父亲的角色,在不同场合通过不同形式表达着对子女的爱与支持。

当然,表达爱意的方式也并非传承事业这一种,王思聪放弃继承家业,但王健林不遗余力地支持他做自己擅长的事业;柳青从未进入联想工作,但她却一直强调父亲是她的“教父”,对她的人生、事业、家庭都有莫大的影响。

在商界叱咤的企业家其实和每个普通的父母一样,都希望子女能够不负光阴,不忘初心,在各自的领域能自由驰骋。他们能做并一直在做的,就是默默地为子女保驾护航,披荆斩棘。表达爱意的方式多种多样,但褪去光环,父亲对子女的爱与支持本质上并无差异。

参考资料:

《宗庆后 万有引力原理》,迟宇宙,红旗出版社

《诚品时光》,林静宜,中信出版集团

《华为“公主”孟晚舟:从打杂到副总裁,这一步走了20年》,青岛企业家

《新希望刘畅:我是创二代,不是富二代》,中国经济周刊

《上阵“父子兵”!10位商界大佬舐犊式父爱,你感动了吗?》,正和岛

《张蕴蓝:红领在我手里做不好,你知道是多么恐怖的一件事情吗?》,正和岛

(责任编辑 鲁璐)

版权声明
本文系作者授权中华工商网发表,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分享
更多精彩内容
请关注中华工商网微信、微博号
发表评论请遵守《用户条款及隐私协议 评论(人参与,条评论)
热门评论
查看更多
网站印象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