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首页
聚焦
时评
企业
人物
政策
财经
商会
专题
马云接班人为什么是张勇?
来源:中国企业家马钺2018-09-10 23:19:44
特大
较大
标准
较小

18091cd8a41b414b87e38824a20711cd.jpeg

这个和马云一点也不像的人,为什么能赢得后者的青睐?胜利是根本原因,胜利的次序也很重要——改革的通常逻辑是先取得授权再改革,但张勇是先从业务入手,取得增量胜利之后,再向另一个目标挺进。

 

上周末马云透出退休消息当天,阿里股价跌了2%,不过对马云的继任者张勇来说,把区区2%拉回来,可能压根算不上挑战——从2015年出任集团CEO以来,他已经将阿里巴巴股价拉升了超过200%。

马云在公开信中盛赞自己的接班人:“张勇加入阿里巴巴已经十一年,自担任阿里巴巴集团CEO以来,展现出了卓越的商业才华和坚定沉着的领导力,连续13季度实现阿里巴巴业绩健康持续增长。他具有超级计算机般的逻辑和思考能力,坚信使命愿景,勇于担当,全情投入,敢于站在未来创新设计新型商业模式和业态。他被评为中国 2018 年最佳CEO排名第一,这份荣誉当之无愧!他和他的团队已经赢得了客户、员工和股东们的信任和支持。阿里巴巴的接力火炬交给他和他领导的团队,我认为这是我现在最应该做的最正确决定。这几年我和张勇的合作配合经历,让我对他和他领导的新一代阿里巴巴领导团队充满信心! ”

之前我采访过的一位创业者曾说:“时间是xx的朋友。”时间可能确实愿意交朋友,但它非常挑剔,只有赢家才配和时间勾肩搭背,一旦失败,它甩开你时可是毫不留情。

张勇在阿里的这些时间,他一直在赢。

我在2017年的一篇文章中写道:“张勇2007年刚进阿里时担任CFO,后来兼管淘宝商城,创建天猫,打造了双十一购物节,一手做起了阿里的B2C业务,继而担任集团COO,成功带领淘宝实现了从PC端到移动端的转型,2015年5月10日,张勇接替陆兆禧,正式成为阿里CEO——这样的经历就像只用一条命打一款名为‘阿里巴巴’的游戏那样,容错率极其之低,但张勇硬是用这仅有的一条命,把阿里巴巴这款游戏打通关了。”

通关之路,步步惊心。仅仅将阿里从PC端迁徙到移动端这一关,按阿里人自己的形容,便仿佛“在高速公路上将汽车引擎换成波音747飞机引擎”,难度之大,可想而知。

匪夷所思的是,张勇的胜利之路似乎看不到尽头。尽管他在接受《中国企业家》专访时曾说,自己也犯过不少错误,但站在旁观者的角度,那些错误没有一个是决定性的。对于张勇来说,胜利已经成为一种习惯,对于阿里来说,胜利则是一种组织方式。2017年双十一,张勇曾说:“最好的团建方式,就是从胜利走向下一个胜利。”

张勇从不做职业规划,他的阿里之路不是规划出来的,甚至也很难说单纯是个人奋斗的结果,正如张勇所言,他很幸运,在合适的时间,在一个互联网大爆发的时代,到了阿里巴巴,和阿里互相成就。千言万语,莫若阿里市值攀上3000亿美元时,张勇发出的喟叹:“这一切都是老天最好的安排。”

之前,陆奇从百度离去时,我曾经想写一篇文章,比较陆奇与张勇。陆奇在百度没能成功,而张勇则率领阿里高歌猛进。为什么?

原因肯定非常复杂,但我以为,张勇在阿里的地位和施展空间,是依靠持续的胜利一点一点建立的。他必须靠胜利来不断地滚雪球。

在任何时代、任何机构,改革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在很大程度上,改革甚至比创业难度更大,因为创业是白手起家,没有包袱,而改革却往往意味着,在拔足奔跑之前,你得先从坑里爬出来。

张勇在2015年时面临的挑战,并不比这个时代的其他改革者小多少。而且,张勇跟马云,一点也不像。中国人,特别是手握重权者,在挑选接班人时的一个标准,就是像不像自己,说谁不行,一个重要的理由就是“不肖”。这个肖不是说相貌,而是气质、性格。张勇简直就是马云的反面。

这个和马云一点也不像的人,为什么能赢得后者的青睐?胜利是根本原因,胜利的次序也很重要——改革的通常逻辑是先取得授权再改革,但张勇是先从业务入手,取得增量胜利之后,再向另一个目标挺进。

改革与其说是力劈华山,倒更像是砸核桃,改革者必须不断让各个层面的参与者尝到甜头,从而获得广泛的支持。胜利就是那些桃仁,但要砸开那些坚硬的外壳,又谈何容易。张勇的睡眠时间,可能是阿里员工里最少的,在阿里内网中,员工给张勇贴的最多的一个标签,是“比我聪明还比我勤奋”。但今时今日再来看张勇,绝对不是简单的聪明、勤奋能概括。他的战略眼光,对阿里的业务的布局,以及在组织和文化方面的思考,已经深刻的影响了这家公司。让这家公司变得更丰富和更包容。

由此,也可见马云之伟大——能够将一个表现形式上跟自己处处南辕北辙的人作为接班人——如果没有宽广的度量,没有对未来愿景的充分信心,没有讲求实际的现实精神,没有富有预见性的制度建设,这一点很难做到。

必须指出,无论表现出来多大的差异,张勇和马云的底层是相通的。而且,在此基础上,张勇的不断胜利,和马云的逐步放权,乃是相互成就。没有马云的放权,张勇的施展空间难免逼仄,也正是张勇的挥洒自如,让马云得以从容授权。要知道,获得权力不容易,施予权力,在一个经济体级别的组织里,同样不轻松。

在张勇率领下,阿里从一家电商公司,转变为包括电子商务、线下零售、智慧物流、网络支付、大数据和云计算等在内的庞大数字经济体,深刻影响着商业世界的变化和人们生活的变迁。

历史无法假设,不过我总是忍不住会想,如果百度采用“张勇模式”,将宏大愿景与具体目标结合起来,一步一个脚印,用增量胜利来争取成为“时间的朋友”,是不是会更接近成功呢?

如果说和这个时代的其他改革者相比,张勇有什么地方比较幸运的话,那就是阿里的组织人事不僵化,而价值观驱动力又格外强大,足以克制部门壁垒、个人利益、目光短浅等“病毒”,使组织不至于蜕变为代表官僚意志的利维坦。

组织利维坦化是大企业共同面临的问题,有些中国企业采取比较激烈的措施,把某层组织整体打碎,阿里价值观中的“拥抱变化”也是一种打碎,但不是一次性、大规模的,而是一种持续不断、常态化的“微打碎”,类似于细胞的死去和重生,通过人员岗位的变化,促进组织更新,从而保证了活力。

打碎的另一面,是培育。正如马云在公开信中所言,阿里创建的新型合伙人机制,独特的文化和良将如潮的人才梯队,为公司传承打下坚实的制度基础。

当刘强东面临性侵指控,媒体人才发现“京东没有第二人”,一旦刘强东惹上大麻烦,和创始人切割不开的京东就会寸步难行;阿里则早几乎从创业伊始就不存在这个问题。之前采访一位在京东阿里都待过的企业家,向他请教两者不同,这位企业家表示:京东完全是刘强东的一言堂,而阿里从创业开始就是集体决策。马云从5年前就有意识地开始放手。如今马老师一年飞行时间超过800小时,300亿以下的case基本不管,但阿里在张勇等新一代企业家的管理下运转自如。

马云向张勇移交权杖,早有征兆。2017年9月,阿里在黄龙体育馆召开18周年“成人礼”,总共只有三个演讲人,马云压轴,张勇开场,井贤栋中间。现在看来,那时候阿里系的权力格局就已经确立:张勇主掌阿里巴巴集团,井贤栋则带领蚂蚁金服,马云则作为精神领袖,为儿郎们保驾护航。

在业务层面,马云早已放手。2017年年底阿里入股高鑫零售,花了224亿港元,收购的主角之一大润发董事长黄明端,一直没见过马云,从始至终,谈判对象都是张勇。收购饿了么的95亿美元大case,张勇也就给马云打了个电话汇报。

马云宣布明年卸任,但正如公开信所言,“阿里从来不只属于马云,但马云会永远属于阿里。”作为创始人,马云永远是阿里的1号员工,他今年54岁,可以想见,在未来数十年中,马云在阿里的影响力仍然无人可以匹敌。

在2017年的一篇文章里,我曾经指出,“如果说马云是阿里巴巴的总设计师,那么张勇就是阿里的总工程师。马云负责天马行空,张勇负责脚踏实地。”论将马云的战略思想落到实处,没有人能比张勇做得更好,而马云对未来如同外星人般的预见力,以及对阿里文化和价值观的坚守,和张勇形成了很好的互补。

再说几句闲话。马云以54岁的壮盛之年退隐,这个锅得分金庸一小口。众所周知,马云是个武侠迷,他的花名“风清扬”就取自金庸小说《笑傲江湖》中的世外高人。金庸小说里的侠士,结局只有两种,要么成烈士,要么当隐士。这样来看,当隐士不算最坏。以金庸小说乃至整个中国传统文化的价值观观之,归隐山林并不一定意味着失败,在某种程度上,反而代表着进入一种挣脱了权力秩序羁绊的自由之境。

不过,马云从此自由了吗?以他所喜爱的武侠小说中的隐士来比拟,作为中国最伟大的商人之一,马云显然更接近令狐冲而非风清扬,后者始终籍籍无名,前者则有拯救武林的赫赫之功,但一览众山后,金庸却在《笑傲江湖·后记》中大煞风景:“盈盈伸手扣住令狐冲的手腕,叹道:‘想不到我任盈盈竟也终身和一只大马猴锁在一起,再也不分开了。’盈盈的爱情得到圆满,她是心满意足的,令狐冲的自由却又被锁住了。”

(责任编辑 鲁璐)

版权声明
本文系作者授权中华工商网发表,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分享
更多精彩内容
请关注中华工商网微信、微博号
发表评论请遵守《用户条款及隐私协议 评论(人参与,条评论)
热门评论
查看更多
网站印象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