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首页
聚焦
时评
企业
人物
政策
财经
商会
专题
关于首富许家印,你看这一篇就足够了
来源:中华工商时报全联通刘可2017-10-12 11:26:46
特大
较大
标准
较小

 许家印又火了。

 

当然,他和他的恒大,本来就没有缺过话题。


比如15天内2次“被首富”,2次又被自己的股票从这个位置上拉下来。


 

(据福布斯实时富豪排行榜,10月11日,许家印身价下跌21亿美元,跌幅达5.3%,身价跌至384亿美元,位居富豪榜第三位,居于马云和马化腾之后。
中国恒大尾盘出现大幅跳水,盘中跌幅一度接近7%,截至收盘跌幅为5.93%。此前,恒大股价曾多次创出新高,许家印身价水涨船高,一度成为中国首富。)

 

曾几何时,首富的头衔还沉甸甸,如今在股市里变成好像“过家家”一样的闹剧,不知道这一波还会不会有第3次,反正资本市场从来不缺戏看。


这个秋天楼市低迷,再没有了那些年“金九银十”的辉煌。地产界哀鸿遍野,唯独许家印在一片阴雨蒙蒙的天气里,红领巾神气飘扬——哦不,应该是红领带。


无论最后还会被几次“首富”,反正这是属于他的“金九银十”,从9月份新闻联播重头戏“金砖会议”工商论坛开幕式开始——当镜头扫到政要席身后第一排,一片端肃沉静的暗色系妆容中,那条鲜艳的红领带,让大家注意到了许家印的座位变化,也注意到了每天霸占各种“鸡汤头条”的马云马化腾的缺席。哦,当然,还包括王健林。


1.jpg

(视频截图)


从那条飘扬的红领带开始,许家印的形象便在这个秋天旗帜般飞舞开挂。


旗帜飘到的顶峰、舆论最热的当下,自然是他“梅开二度”(截至发稿前)的“首富”。


其实在商界,没有几个企业家真正愿意被宣传“首富”这个头衔的。过于资本市场的商业解读和利益纷杂的各种榜单,经常是容易把企业家送上神坛,更容易把企业家摔下深渊,民众的精神需求创富鸡汤,民众的口水也能坏了这锅老汤。内行人都知道,有哪个真正的“首富”企业家愿意上胡什么榜的?


35岁的首富黄光裕当年初登榜首时,有记者半开玩笑半认真问他“这个头衔是不是花钱买来的”,黄当时哈哈大笑:“我烦死胡润了,还给他钱?他的这个榜是通缉令,谁上谁倒霉!”当时大家当个笑话听,后来却,一语成谶。


此前一个“黄年底即将出狱”的传闻就能让当天中关村的股票强势涨停,圈内人想想这股力量,其实不寒而栗。

 

励志鸡汤榜首的主人翁马云也曾经说过“悔创阿里”、“羡慕那些每个月赚3、4万的人”,只不过,需要财富鸡汤的人,也没人信他这句大实话。中国老百姓把“企业越大,责任越大”,习惯性当句口号来听。必须要承认这个社会的行业阶级性,就像很多拿着固定薪水有时还会被拖欠的职工,很难理解投行从业者“好几百万却花不出去”的苦恼。

 

回到今天的主角,自然也逃不过“历来首富多困扰”。关于许家印的商业话题实在太多,正面负面、股市地产、恒大模式,甚至被翻出来扒拉了无数遍的许家印的童年往事……


今天,脱去他财富帝国的光环,也无关成功学鸡汤,中华工商时报@全联通(cbtqlt)独家解读许家印,还原他作为商人本身的模样,聊聊他不为人知的二三事。


嘘,我只是想讲几个故事。

 

第一个故事:两次轰动的“缺席”


红领带飘到大会堂,自然不是一个普通企业家就能得到。许家印除了恒大集团董事局主席的企业家身份,同时还是全国政协常委、广东省工商联名誉会长。但凡做到这份上的企业家,都得过各种国家表彰,许家印也不例外,除了各种产业界“十大”,有三个奖值得注意:“全国劳动模范”、“优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建设者”、“推动中国城市化进程十大杰出贡献人物”。

 

——在中国现行体制下,有些身份和表彰一定不是因为财富数量,就可以获得的。


历来首富虽爱国,但更习惯市场规则里的搏杀博傻,毕竟那里才是他们自己的帝国。比如笔者在上一篇人物里提到过的某前首富的“清仓抛售”。政治身份于一些企业家来说,是荣誉也是烦恼,在他们看来,参与政府各种形而上好半天的会议,如果要损失海外并购几个亿,再想要荣誉光环,也要衡量一下商业得失了。政府办会,尤其一些重要会议,经常是联合各部委各单位,上下联动筹备好久,投入大量精力,但商界求变,突发事情都跟银子挂钩,企业家在涉及重大利益关口经常是“招之难来”,为了一个人调整整个既定安排,也让相关部门很头疼。


但许家印却特别爱惜自己的政治身份,尽管这个身份让他变得非常忙。


比如开篇提到的金砖会议,其实在此之前,他先是参加了全国工商联召开的“民营企业学习贯彻全国金融工作会议精神座谈会”,之后又马不停蹄参加了全国政协常委会会议,然后又飞厦门。


所以便有了被舆论诟病的“第一次缺席”——“自己公司半年业绩报告会都没有到场”;而这个报告会对于恒大意义重大——是恒大历史上迄今为止交出的最好业绩。

 

许家印参加的最近一次政治影响力曝光颇高的会议,是在9月28日——11名知名民营企业家到全国工商联集体学习《意见》精神(详见当期全联通独家报道 《意见》精神,而他参加这次会议,又和一份震动企业界的文件紧密相关——这就是9月25日国务院发布的《关于营造企业家健康成长环境弘扬优秀企业家精神更好发挥企业家作用的意见》。意见出来的第二天开始,媒体便不缺新闻了——国内知名企业家或主动接受中央媒体采访,或组团去全国工商联表态,或抓住各种机会发表看法,表态的基调统一又各具特色,可以说民间很久没有出现过这样规模的“百家争鸣”了。

 

即使“百家争鸣”,许多大咖们的表态就跟参加政府各种会议一样,谈谈心情,“很高兴”;谈谈责任,“很重大”;谈谈权利,“有了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没毛病,相信也是大多数企业家的心里话,毕竟第一次被政府以这样高度认可的形式肯定了民营企业家们的贡献,付出得到回报,正向引导自然都举手称赞。


即便在这样的表态中,许家印的发言也能“脱颖而出”——


他说,“当前脱贫攻坚是国家的头等大事,也是企业家承担社会责任的最好方式和最好平台。所有民营企业应积极参与脱贫攻坚,让贫困老百姓早日过上好日子。”


他不说心情,不提责任和权利,更没说安全感,为什么?许家印是聪明人,承担社会责任本来就是企业家义不容辞的事情嘛,需要表态吗?瞧你们一个个,净在那里放口号——喊破嗓子,还不如甩开膀子,扶贫,国家头等大事,还计较企业利润?还计较个人得失?更别说区区一个企业半年业绩报告会的缺席了——业绩都出来了,业绩报告会算什么啊。

 

这一点许家印真的不含糊,扶贫,人家不是随便说说。


君不见,2016年恒大30亿,对口帮扶了贵州大方县18万人口稳定脱贫致富,好几次亲自跑到贵州送温暖。


为这件事,便有了许家印风口浪尖上的“第二次缺席”——在忙着评选“国务院扶贫工作最高奖”时,香港富豪郑裕彤下葬,业界相关人士都赶去送殡,连李嘉诚都前来扶灵。据传这位郑先生曾在2008年救过恒大一命,可谓许家印的再世恩人。

 

第二个故事:自己给自己颁了个“MVP”


 

2.jpg

 

这是10月份的中超联赛,恒大队的三场赛事安排表。


本届中超剩4轮,虽然恒大比分领先,但赛事结果多少还有点悬念,然而在舆论上,恒大夺冠已经成为定局,许家印今年的表态一直豪气干云——“1个冠军哪能够,至少要得3个!”


亚冠1/4决赛次回合,首回合0-4落败的恒大回到主场迎战上港,大比分落后绝无可能翻盘,但许家印却在赛前开出了3500万元的巨额晋级奖,于是便有了9月13日恒大和上港的那场“史诗之战”——比赛中恒大并没有放弃,常规时间内居然连赢4球,把总比分扳成4-4,把比赛拖到了加时赛,又在不利的情况下又从加时赛拖到了点球大战,尽管最终惜败,但恒大的出色表现赢得了市场和口碑,许家印因此决定奖励球队1000万元。

 

真金白银的足球激励机制,不是进入中超才开始。许家印刚接手恒大时,便有“赢一场奖500万,平一场不奖不罚,输一场罚300万”的规矩——早在2013年,许家印给恒大球队开出的奖金就达到了令人咂舌的1.3亿!


企业经营球队,必然会有企业家个人鲜明的风格烙印。这一点从王健林和他的万达开始便可见一斑。只不过许家印的个人烙印更直接一些。


恒大俱乐部一位管理层在许家印接手时就曾向笔者透露,恒大有很多“著名口号”,球队要贯彻“四有”精神——“有激情、有血性、有狼性、有霸气”;集团要贯彻“三个主义”——“激发斗志,捍卫尊严,呼唤英雄”,恒大人都要“为了胜利,一不怕伤,二不怕死”。


这一点在后来许家印自己作词中超主题曲《崛起》中也得到了印证:“向前冲、 昂起头,身为战士做英雄。男子汉、跟我走,狂奔燃烧热汗流。”


恒大集团内部人员向笔者独家透露,“有一次集团举办篮球赛,许主席50多岁的人了,在20多岁的小伙子手下,率领‘老板队’战胜了‘员工队’,还拿到了恒大篮球比赛的MVP,最后自己给自己颁了个奖。”


——一贯在政治会议和公众场合上给人以稳重内敛“看不透”的“老干部”形象,在这一刻,完全颠覆,或者说,这才是更接近真实的许家印。

 

第三个故事:“经常送钱又送人”

 

一位北大经济学博导跟笔者说过,中国的民企能做大,都离不开身上的狼性和血性。许家印和恒大也不例外。但恒大身上的狼性,和笔者此前在《两个万达》里描述过的万达狼性不同的是,许家印熟知市场规则的同时,更深谙中国社会的商业属性。这种敏锐的嗅觉,让他能把这种野性巧妙地兜在一个合理范围,就像他不同场合的不同释放,野蛮生长,但合理发展;产业跨界,却不越界。


有很多人说“首富”的面孔都很相似,就比如许家印和王健林,都做地产有突破,都为中国足球和自身的企业文化操碎了心——恨不得把规章制度写得比宪法还细化。


不一样的是,万达受益市场更依赖市场,盘子做得实在太大——你看习惯了满世界跑的人,最后有几个能安心回家。而许家印在一波一波激进的海外扩张浪潮中始终独善其身,现在才有资本挺直腰杆在各种场合一本正经地说:“过去21年,恒大一直坚持只在国内投资,并成功在中国经济飞速发展的红利中实现企业的壮大。我们认为,这种红利还很大,恒大完全可以在其中继续取得长足发展。”


哪怕是对待看似同样市场化球队经营的方向上,两个人侧重点也不一样。当年王健林主动赞助地方政府体育馆地块,后来成功运作了大连万达球队,后来见好就收,功成身退。


 

3.jpg

 

许家印接手球队时正值男足低谷,临危受命,盘活了恒大;然后三顾茅庐重金聘请国际著名教练里皮执掌恒大,但国足在世预赛上的糟糕表现让许家印坐不住了,去年10月,他做通里皮思想工作,将这位主帅“让”给了国家队,牺牲了恒大队的成绩不说,还主动承担了里皮团队执教国足每年1550万欧元的费用。


——其实这不是许家印第一次“送钱又送人”了,此前恒大女排教练郎平也是他输送给国家队的。


而这两次输送都有了看得见的成果:里皮执教后的国足今年在武汉以1比0力克志杀进世界杯的亚洲劲旅乌兹别克,虽然最后国足仍无缘世界杯,但依然是国足历史上一次突破性胜利;而我们亲爱的中国女排在当年“铁榔头”郎平的率领下一举夺得里约奥运冠军,一度勾出了多少人的热泪盈眶,女排精神穿越时空重新回到我们身边。


 

4.jpg

 

在商业规则里,没有偶然,只有必然。于国家社会效益来说,许家印的两次输送,功不可没;于恒大自身来说,舍小利逐大义,最后还是会名利双收——双赢。没毛病。

 

最后一个故事:凌晨召开的工作会议


还是拿万达来对比吧。此前笔者在《两个万达》里提到过,万达是行业里人才流动最大的,职业经理人制度下的用人规则也是冷酷的。这是针对普通员工,或者说中高层以下的大部分员工来说。对于上层和高管,万达则很大方,挖人留人不择手段,有人说如果高管能在万达呆到5年以上,基本也就坐稳了自己的集团交椅,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了。


但恒大正好相反,恒大一家地市级很小的分公司负责人向笔者形容许家印时,很直接用了“慷慨”和“公平”两个词。“许总很慷慨。再小的分公司,只要业绩好,许总都会拿出百分之一来奖励老板;但他不允许出错,如果谁出错了,哪怕是副总级别的高管,也会被降级,还要在全体大会上做检讨。”


这家恒大的销售公司,墙上赫然挂着一行字:“没有业绩就是剥削公司,没有业绩就是耻辱。”


在笔者看来,万达和恒大在用人管理模式上的不同,也烙印着王健林和许家印性格和人生经历的不同。


虽然都有严格的企业文化制度,但王健林用万达内部开发的一套任务系统管人,用任务进度考核来倒逼管理,而且有着严格的层级汇报责任制,这些都来源于他曾经在部队经历的获益——没有成为将军的遗憾,也最终催生了一个自己商业帝国的王侯将相;而部队的机器制式管理模式,决定了万达重视将才、相才,并维护其尊严荣誉,普通员工则是“末位淘汰制”。就像“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一样,人才流动之于万达,就像每年入伍又退伍、转业或择业离开的芸芸官兵一样,即便流动再快,也不会撼动万达的自身稳定。

 

如同王健林现在也依然稳定地保持着部队军人作息时间——“当兵17年每天5:30起床,现在也是6点前一定要起来。起床后没有特别安排,如果不出差,早上7点半,会准时到达万达北京总部25楼的办公室开始工作。”


而恒大的员工,虽然没有被万达工作系统那样任务急催的“红灯绿灯黄灯”追命,但经常会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恒大集团就职多年的一位“老人”告诉笔者,许家印经常会有不断变化的想法,灵感一来,不管是什么时间,就开始召集人开会——“经常在凌晨召开工作会议。”


这位老人还透露,钢铁行业起家的许家印在管理舞阳钢铁厂时就制定过让人“无法想象”的“生产管理300条”,其中有一条是这样的:


“值班人员身体打开超过150度,即可视为上班睡觉,要罚款。”


这样追溯完,再听到他执掌恒大后亲自起草的《恒大学习资料》,有足足有几万条规章制度,甚至细到吃饭睡觉,也就不足为奇了。


“其它制度也就罢了,有一条,给员工打电话3声没人接,罚款2万。”这位老人说,“据说有位副总裁洗澡的时候,都要夫人在边上拿着电话,生怕错过了许主席来电。”


员工对许家印的管理直观印象是,奖惩分明,不留情面。但这两极分化的严格标准,也造就了许家印任何一条企业命令,都能高效地在发出后半小时内便传达到恒大最基层员工那里。


结语评弹

 

 

从金砖会场上那条红领带,到这个国庆最大的红利收割——10月6日的港股盘中,回放着恒大股价从4.98港元涨到30.2港元的历史记录。高出6倍的股价增长、身价419亿的美元资产,本以为这次稳稳把马化腾抛在了身后,妥妥为许家印重新镶焊了9月末的“首富”宝座。然而还没坐稳,全联通最新消息,今天港股恒大急跌近6%,首富再度易主,飘到了马云家。资本变幻,果然都是浮云。

 

股民们应该还都记得“那年妖股”的“梅雁吉祥”,以恒大的卖空为标志,本以为煮熟的大雁,最后还是袅袅娉娉飞走,独留下一地散户哀鸿遍野……


有人愤怒于许家印曾经的“举而不拍”,但资本的力量从来都是鲜血淋淋;有人羡慕被“首富”用股权打赏“史上最大过节费”的7994名恒大员工,但雁过留声,何况未必每只大雁都会最终“吉祥”。

 

许家印的故事讲完了。变革和发展的社会,让有活力的民营经济体迸发出从未有过的光芒,创造出一个个神话般的财富传奇。戏外的人把这些传奇当做鸡汤一饮而尽,戏里的人有时也会把鸡汤熬过了头。

 

风总在吹,总会有一个又一个风口,顺风时不妨想想着落,逆风时也不必太过悲观。风吹时不要迷失,风停时自我鞭策。对于民营企业来讲,这就是自己的时代,聚光灯下,谁都想登上舞台,但不要走得太快,多想想变革中的未来。狄更斯说,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你总要给留下一些东西,给我们的后代。

版权声明
本文系作者授权中华工商网发表,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分享
更多精彩内容
请关注中华工商网微信、微博号
发表评论请遵守《用户条款及隐私协议 评论(人参与,条评论)
热门评论
查看更多
网站印象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