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首页
聚焦
时评
企业
人物
政策
财经
商会
专题
“腾百万”拆伙背后:王健林瞅准互联网金融这条道
来源:中国经济网2016-08-23 14:21:25
特大
较大
标准
较小

 

 

   “腾百万”拆伙背后:王健林已瞅准互联网金融这条道

 

  638天,万达商业(03699.HK)H股匆匆之旅,正进入谢幕倒计时。

 

  8月15日早晨,北京万达索菲特大饭店7楼会议室,万达商业董事长丁本锡平静宣布:万达商业H股退市计划,获临时股东大会88%支持率高票通过。

 

  时代周报记者掌握的时间表显示,万达商业在H股的最后交易时间为9月13日。9月20日下午4时,它将在港交所正式除牌。

 

  下一站,去A股!左手万达商业,右手万达院线 ,王健林正冲刺拥有万亿市值的A股霸主之位。事实上,自2012年开始,王健林重心已从房地产转向了资本,他进入了产业整合者角色。

 

  2016年,万达商业将地产销售收入任务从1640亿元降至1000亿元,这场-640亿元的革命,是一个万达颠覆万达的历程。王健林要再造一个万达—一个基于O2O、大数据、金融工具的万达。

 

  两年前,王健林将最为时髦的O2O概念纳入万达商业上市平台,“腾百万”的牵手就是一次成功路演。这场“婚姻”在今年7月已经悄悄结束,但王健林自认为已经摸索出一条电商经营之路,瞅准的方向是互联网金融。

 

  王健林在去年底给万达电商打了80分,“经过了左冲右突,现在找到大家公认的解决方向。将来,万达不是卖货,也不是卖理财产品,我们主要卖钱”。王健林的理想正照进现实,万达金融借款APP万达贷已上线。

 

  28天后H股谢幕

 

  这单2016年全球最大私有化交易,不到一个月后,就将收尾。

 

  兜兜转转,王健林要重回A股,为万达商业资本帝国展开新一轮的布局。

 

  两年前的圣诞前夕,万达商业顶着近三年港交所最大IPO桂冠登场,王健林来香港敲钟,眉飞色舞。马蔚华、卢志强、张大中、胡葆森等30多位大佬都来给他撑场子。

 

  不尽如人意的股价和市盈率表现,让万达商业起初预判的3000亿元市值高度,从未企及。之后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今年3月底,王健林愤然从H股离场,提出万达商业私有化意见。

 

  按照今年5月公告的要约计划,万达商业私有化要约价为每股52.8港元,总计需要拿出344.5亿港元,完成对万达集团4.41%H股流通股的收购。

 

  王健林发出“找钱令”,并亲自面谈了多家境内外财团投资人。这些投资人背后站着中铁、平安、工银国际(工行跨境投资平台)、保华香港(隶属保利)、渤海产业基金、赛领国际投资基金等多重资本力量。

 

  套利空间大,在时代周报记者拿到的万达商业私有化募资推介书中被列为第一大投资亮点。截至2015年底,万达商业总资产6395亿元,净资产1800亿元,所持有投资性房地产价值超过3000亿元,比A股137家房地产公司的总和还多。

 

  时代周报记者采访的多位券商人士预判,一旦顺利回到A股,万达商业将是A股大蓝筹股中的佼佼者,市值规模将达到5000亿-6000亿元,与在港股被低估的情况截然不同。截至8月22日,万达商业在H股的市值规模为2383.65亿港元,市盈率为6.67,后者水平尚不足A股上市的 万科A 的1/4,绿地控股的1/2。

 

  王健林为这些投资人提供了境内12%、境外10%的年回报,并签下一纸对赌协议—如果从香港退市满两年,或2018年8月31日前(以孰晚为准)万达商业未能在A股上市的话,万达集团将回购全部股权。

 

  走传统路线去IPO排队,还是走捷径借壳回归A股?时代周报记者从万达商业获悉,“不排除采用各种可能的上市途径”。

 

  去年9月,万达商业就已构思A股IPO计划,并已陆续提交了上市申请,发布了招股说明书。时代周报记者从证监会披露的信息里发现,万达商业的IPO仍处于已受理状态。

 

  万达商业什么时候能获发审会放行?目前,这还是一个未知命题。

 

  A股IPO堰塞湖现象已达到历史高位。截至今年7月28日,证监会受理IPO企业868家,其中已过会113家,未过会755家。未过会企业中正常待审企业693家,中止审查企业62家。除了在审企业,还有数百家已进入上市辅导的企业,相当于IPO排队企业的“后备军”。

 

  就在这次临时股东大会上,万达商业通过了另外一项决议,就是延长与A股发行计划有关的股东批准的有效期。

 

  按照万达商业多手准备的回A路径,他们也在抉择一个漂亮的壳资源。近来, 红星发展 、 新华都 、 上海九百 、 国中水务 、泰达等多家公司都曾与万达商业产生绯闻,但最终一一被击破。

 

  和此前A股通行的“小而净”的借壳标准不同,谁能装下万达商业几千亿级的资产体量?交给时间来回答。

 

  一场形婚的结束

 

  倘若成功,正往服务型企业转型中的万达商业,为A股市场带来的行业估值重塑意义,不可小觑。

 

  去地产化,是万达航母近年一次重新起航。王健林希望万达商业轻资产化,更重要的收入来源是租金。在2014年底赴港上市时,这家公司就已有全新定位,要做“中国生活消费综合性平台提供者”。

 

  “如果是纯地产公司上市,也就三五倍市盈率,卖不了好价钱,所以这个故事要包装好。”今年6月,万达集团前高级副总裁王贵亚在广东省创业投资协会的一次活动上,首次向外界讲述了过去两年,他所经历的万达转型和其背后的商业逻辑。

 

  他们为万达商业构建的上市身份是全球最大线上与线下融合的消费平台提供商, “讲这个故事的时候,外国人听明白了,当时48港元发行价算比较高了,”王贵亚回忆说,“当时,我们跟腾讯、百度签约搞了一个O2O公司叫‘腾百万’,也是一个概念”。

 

  在万达商业赴港上市的前4个月,万达、腾讯、百度走到了一起。这个被称为“腾百万”的组合签署了战略合作意向协议,并成立合资公司上海新飞凡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飞凡”)。

 

  在股权比例分配方面,万达持股70%,腾讯和百度分别持股15%。彼时,三方宣告,计划3年投资50亿元,5年投资200亿元,建立全球最大O2O电商公司。

 

  按照当时的蓝图,这三家巨头将把各自会员打通,建立通用积分联盟、大数据融合,以期将腾讯、百度的会员导流过来形成一个庞大的生态圈,让线下广场变得更智慧,而不仅仅是卖东西。按照市场解读,他们三家将合力挑战阿里巴巴。

 

  马云不以为然。去年的中国绿公司年会上,马云调侃王健林称,“我觉得你们(腾百万)三家有点像凑拢班子,万达需要改革转型,我深刻理解。另外两个兄弟觉得,反正不是我出钱,有人去搞阿里,我很高兴” 。

 

  马云的结语是,出于战略防御与抵制的任何结合都是乌合之众。不料一语成谶。

 

  一直以来,飞凡的会员只能用手机号注册,腾讯和百度的协同效应并未展现。王健林就曾对媒体抱怨:万达电商的项目进展并不顺利,名义上的合伙人腾讯和百度除了提供一些技术支持之外,并不能为万达电商提供其他方面的帮助。

 

  与两年前“成亲”时的轰轰烈烈不同,如今,腾百万的散伙无声无息。

 

  新飞凡的工商登记信息显示,今年7月7日,该公司投资人(股权)一项,已由北京百度网讯科技有限公司、深圳市腾讯产业投资基金有限公司、王健林,变更为上海万达网络金融服务有限公司;同一天,企业类型也从“其他有限责任公司”变更为“一人有限责任公司(自然人投资或控股的法人独资)”。

 

  此外,该公司董事备案由王思聪(王健林之子)、曲德君(万达金融集团总裁)、向海龙(百度高级副总裁)、吴宵光(曾任腾讯高管)、丁本锡(万达集团总裁)、王贵亚(万达集团前高级副总裁)和Dong Williamce(董策,曾任万达电商CEO)变为曲德君、王思聪和李进岭(现任万达电商CEO)3人。

 

  “从一开始就是一场形婚,三家公司走到今天,一别两散,各自安好,真的没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万达集团内部人士李卓(化名)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如果用一场离别来开始万达电商的一段新旅程,是值得高兴的事。

 

  新飞凡在8月初的一份声明,言明了一切,“由于综合因素影响,三方并未实现投资性合作,新飞凡是完全由万达出资,腾讯和百度并未实际投入任何资金”。

 

  博弈互联网金融

 

  王健林的电商情结由来已久。在第四次转型大戏中,电商与旅游、文化、金融并列,成为万达新四大支柱产业。

 

  互联网颠覆传统产业,带给王健林意外的发现:万达广场天然就是一个巨大商业平台和入口。别人无法企及的线下流量,正是万达电商的核心。一旦万达打通自我生态圈中的线上、线下能量,则能释放反向颠覆互联网巨头的价值。

 

  O2O并不新鲜,难点在于怎样做成万达风格的O2O?

 

  2012年5月,万达电商开始组建,200万元年薪招聘电商CEO的消息轰动一时。随后上位的是龚义涛,他曾任Google总部电子商务技术部经理、阿里巴巴国际交易技术资深总监。当年12月,一并而来的还有阿里巴巴、谷歌的一批高管。

 

  他们花了六个月时间来做同一件事—探讨万达电商的基本模式。电商是不是网购?这是当时万达高层与电商团队的分歧所在,也为龚义涛日后的离职埋下伏笔。

 

  据时代周报记者了解,龚义涛在职2年内,完成了万达电商从0到1的过程:推出“万汇网”,定位为万达广场的O2O智能电子商务平台,要搞万达会员卡。但很快,“万汇网”就被批格局太小,功能严重依赖万达原有业务,难成大器。

 

  董策时代随即到来。董策原是奢侈品电商佳品网的COO,一度负责过 东方园林 旗下电子商务平台苗联网的筹备工作。他到万达电商后另起炉灶,弃用“万汇网”,转而推出面向商户的飞凡平台和面向消费者的飞凡APP。

 

  去年6月3日晚,董策突然提交了离职信,他的正式任期不满一年。近8个月的空缺后,直到2016年2月,原芒果网CEO李进岭填补了职位空白,出任万达电商飞凡网新一任CEO。

 

  有媒体披露,万达电商团队的流失率一直非常大,近两年来,其中高层的离职率超过50%。

 

  文化兼容难题,是这些CEO们难当差的一大原因。万达庞大产业的母体是商业地产。标准化、规模化、执行力、流程控制,都是万达商业地产成功的原因,继而转化成万达集团文化,问题就来了。

 

  龚义涛曾吐槽:“在万达,通常先是用PPT的模式向领导请示汇报,所有的事情都需要领导批准才能做,我们互联网企业出身的人没有这个习惯,我们的思维是发散型—想到哪里就说到哪里。”

 

  王健林的硬派作风也是尽人皆知,他笃信的一条用人原则就是“不行就换”。他曾提出,万达电商只能成功,不能失败。如果一两次完不成目标,就要调整思路;连续完不成,就要调整人。

 

  如今,万达电商走到了一个新方向:互联网金融。

 

  按照王健林的设想,万达线上线下资源的融合布局,将主要聚焦于两方面,第一是增加线下消费者的体验感和黏性,第二是摸索出互联网金融的大方向。

 

  “这些体验感的智慧产品都是在烧钱,找不到盈利模式。再好的技术、再好的产品,如果不盈利,是无法长久生存的,商业不能光靠讲故事。”王健林称,经过两年多时间磨合后,他们形成共识,把网络平台发展方向锁定在做互联网金融。

 

  这一设想在去年已开始渐渐显示出具体轮廓——万达电商被划归到万达金融集团体系,新飞凡的存在不局限于提供一般购物中心APP所能提供的基本服务,而是成为一个获取全国用户和商家大数据的渠道。

 

  王健林的算盘是这样打的:预计2020年,万达将汇集全国5000个以上大型商业中心、200万商家、7亿-8亿人消费数据。这些海量数据将建立起强大的风险识别能力和数字化应用能力,就会产生价值,成为万达开展征信、信贷业务的基础。

 

  据时代周报记者了解,万达金融在先后收购快钱、海鼎来打通线上支付渠道后,还拿到了小额贷款牌照。去年8月,上海金融办正式批复了同意在浦东新区设立万达小贷的复函。此举意味着万达金融拿到了小贷牌照的通行证。

 

  今年1月,万达小贷在上海自贸区完成注册,并在7月推出了万达贷产品。目前,万达贷在万达自有体系内放款,而新飞凡掌握的大数据可以为放贷提供征信。

 

  有了这层含义,似乎可以理解腾讯、百度为什么要退出“腾百万”。腾讯、百度早已布局互联网金融,并在此领域展开激烈搏斗。他们何苦要培养万达这样一个未来的竞争对手?

 

  接下来,万达将继续电商领域的独角戏戏码。王健林正等着他的团队尽快交出一份具有说服力的转型成果。

 

    时代周报记者 刘娟 发自北京

阅读: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中华工商网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中华工商网发表,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分享
更多精彩内容
请关注中华工商网微信、微博号
发表评论请遵守《用户条款及隐私协议 评论(人参与,条评论)
热门评论
查看更多
网站印象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