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首页
聚焦
时评
企业
人物
政策
财经
商会
专题
爱奇艺CEO:视频行业单一收入增长得很高没用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2017-04-25 08:40:45
特大
较大
标准
较小

 如果不出意外,爱奇艺将是龚宇退休前的最后一个事业。

  视频行业在过去几年经历了一系列兼并整合之后,优酷创始人古永锵做回了投资的老本行,土豆创始人王微在4年前创立追光动画,爱奇艺创始人龚宇成了视频行业创始人中少有的留到最后的那个。

  而曾经的YouTube和Hulu的“中国学徒”已经走向不同的命运:视频第一阵营的优酷、土豆合并,继而加入阿里阵营成为大文娱的一部分;多次陷入“被收购”传闻的搜狐视频把重心转向了成本明显低于头部内容的自制剧业务;爱奇艺则在今年完成了15.3亿美元的可转债,发力内容特别是自制内容;PPTV、PPS、56网则早已投入了苏宁、爱奇艺、搜狐阵营;而不差钱的腾讯,依然大手笔投入版权抢份额。

  经历了视频行业从烧钱买版权到发力自制,再到拼体验、拼付费用户的变迁,也经历了高管的出走和变动,龚宇淡定地说,对于过去7年的经历,唏嘘可能有,但谈不上刻骨铭心,只有想到未来,自己才会变得兴奋。

  后来者赶超

  某种程度上,创始人的性格往往决定着企业的调性。

  例如,龚宇曾对张朝阳、古永锵这两位前同事,也是竞争对手作出评价:“张朝阳太感性,古永锵太理性。”而同样的问题放在优酷土豆CEO古永锵面前,他的回答是:“张朝阳潇洒,龚宇儒雅,我更多元化。”

  创立于2010年初的爱奇艺起步较晚,那时视频领域的主要竞争者还是在2005年、2006年成立的土豆、优酷。

 

  当时计划在视频领域里立项的百度,在长达百人的候选名单中选中了龚宇。时任12580总裁兼COO的龚宇成绩单亮眼:在11个月内使12580实现了扭亏为盈。更早之前,他创立的焦点房地产网被搜狐收购,并负责过搜狐广州公司业务、无线业务,以及网游资讯网站17173,到最后,龚宇共管理了10多个部门,并一路升至COO职务。

  一位爱奇艺前员工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对于较晚进入视频行业的爱奇艺来说,独立运作的好处在于:在视频行业,有时候买剧简直就是“秒杀”,抢得最激烈时,视频网站直接带着单位公章去谈判买剧。对视频行业来说,独立的机制更灵活,也更需要迅速的执行力。

  不过,视频是一个技术支撑文艺创作的行当,这两个领域的人如何融合?

  龚宇的总结是“简单想,简单做”。例如,爱奇艺的数千员工中,一半是工程师,一半是内容营销创意人员。工程师要求的素质是逻辑性强,思维严谨,不能有丝毫偏差;而内容创意营销的人才需要的是创造创新,需要想到与众不同的点。工作类型不同,意味着企业要有包容的文化。比如,选剧这件事,既要看内容团队的专业水平,也考验数据研究。一个例子是:通过大数据等技术,爱奇艺对所买电视剧一年以后的流量进行预测,准确率在85%。

  以“后来者”的身份进入视频领域,再到进入第一阵营,谈起现在视频行业的竞争形势,龚宇有自己的逻辑——现在腾讯视频、优酷本质是一个企业的事业部,没有股权等;爱奇艺中百度是控股股东,但并不是唯一,还有近10个股东,通过董事会管理运作,爱奇艺管理团队的心态、自我要求,像运作独立公司一样。

  摆在“没有包袱”的爱奇艺面前的挑战也不少:其中一个就是人才的流动,在不断引入如王晓晖、亚宁等业内资深人才的同时,也面临着马东、张语芯等高管人才的流失问题。2015年,马东从爱奇艺首席内容官上离职,带领网综《奇葩说》团队成立米未传媒,爱奇艺原版权管理中心总经理张语芯、首席信息官郑蔚相继离职。

  不只是爱奇艺,不久前搜狐视频也面临人才的流动问题,并以涉嫌违反“竞业限制义务”名义起诉前高管马可,索赔金额达千万级。

  龚宇选择淡然面对:“我们这个行业市场变化太快,要不停有创新意识的人进来。但我是创业出身,我非常尊重从爱奇艺走出去创业的人,能帮则帮,走了之后成为我们合作伙伴的也欢迎。”

  不过他补充道:“这个行业是有规则、契约的,尊重契约关系是最基本的诉求,所以如果有同业竞业禁止协议已经签订了,就应该遵守。如果违约了,就应该受到惩罚。”

  “不做哪年盈利的预测”

  视频行业的“烧钱”是个老话题。经过了那么多次的行业整合,视频网站真正实现盈利的屈指可数。

  根据百度今年提交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文件中,2016年爱奇艺营收112.83亿元,同比增长113%,高于分析师预估。运营成本和费用为140.5亿元,亏损率为24.6%,同比上年亏损45%,亏损率大幅缩减。2016年,爱奇艺的财务状况得到了极大改善。华尔街分析师普遍认为,2017年爱奇艺营收将达到171亿元,最终将在2019年实现盈亏平衡。

  营收增长的同时亏损收窄,对爱奇艺而言,是盈利的信号吗?

  龚宇显得很冷静:“我就不做哪年盈利的预测了吧,老预测不准。”

  事实上,关于盈利的问题,2001年时还在做焦点房地产网的龚宇曾深深焦虑过。“那时候,我们都认为广告是网络媒体主要收入。但一个广告,挂一周,挣几千块钱,挂一个月挣几万块钱。那时候真不知道前途在哪,我们(甚至)怀疑广告的模式是不是不对的。事后想起来那种感觉极差,印象特深刻。”

  现在,盈利在他眼里不是预测的问题,而是一个策略的问题。如果想要实现盈利也可以,但要有巨大代价,比如市场份额百分之百到不了第一了。

   “我们这个行业任何一个单一收入增长得很高,没用。你必须是样样都做好才行。比如广告、收费、衍生品等等,只要这个行业是主流的业务,你必须都做起来。你看任何一个好莱坞公司收入构成一定是多样的,不是靠单一收入。”

  关于生态,阿里巴巴文化娱乐集团大优酷事业群总裁杨伟东不久前也表达了类似的看法:今天的视频平台早已不再是简单的制作、播出平台,视频平台正在积极地融入产业链,深度参与从制到播,到变现的各个环节,无法仅仅依赖单平台的能力,而是要求具备生态平台的操盘能力。“未来碎片化或孤立的内容生产会越来越吃力,谁具备生态化的思考和执行,谁就更具生命力。”

  而在龚宇看来,成功的公司,就像一列先进的高速火车,往前运转。“当你完全不发愁它的方向、它的动力时,就够了。”

  哪家公司达到了这个标准?

  龚宇想了想说:如果非得举例,腾讯、阿里是,百度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但“视频企业里没有”。

阅读: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中华工商网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中华工商网发表,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分享
更多精彩内容
请关注中华工商网微信、微博号
发表评论请遵守《用户条款及隐私协议 评论(人参与,条评论)
热门评论
查看更多
网站印象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