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首页
聚焦
时评
企业
人物
政策
财经
商会
专题
让理想信念在青年企业家心中生根
——访北京市青年企业家商会会长李萌
来源:李彧2017-05-16 14:48:58
特大
较大
标准
较小

 

005.jpg

 

 

李萌说:“‘富二代’这个词对我们来讲就是一种责任,一种使命,是血液里的DNA。”

对于青年企业家而言,如何真正从心底里团结教育好这一群体,在新形势新环境下,显得尤为重要,这也是“四好”商会建设的核心要求之一。日前,记者专访了北京市青年企业家商会会长李萌,她的创会经历和心路历程,对于做好青年企业家的统战工作至关重要,值得青年企业家工作的研究者、组织者和决策者深思。



从背负“标签”到为“二代”正名

北京市青年企业家商会最早的雏形,是北京市工商联最早期发起的培训班。

“16个城区县推举出172个人,在此之前,我们已经跟多地包括湖北湖南广东等青年企业家和所在商会协会有一些接触,从中汲取了一些经验。”李萌回忆说,到了2014年年底,北京市委统战部开始着手对年轻一代企业家进行培训,分3期对172名青年企业家进行培训,这个群体多半具有海外归国留学经历,还有部分自创业群体。

接触时间早,是李萌做好商会工作的一项先天优势。“这个群体,早在我1999-2003年出国深造期间就已有接触。”李萌说,过去在英国和加拿大有很多企业家的二代,几乎都是被父母“扔”出去的。他们的父母没有机会接受好的教育,所以把期望寄托在下一代身上。这些国外离乡背井的中国年轻一代,聚集成自己的小圈子,而当时这个圈子最早起讨论的,就是接不接班、回不回国的问题。

“多数人的想法是不接班,一部分因为亲情疏离造成了年轻人负面的情绪,背负着‘富二代’的沉重标签;另一部分有闯劲和想法的年轻二代更想用自己的实力去创业,去证明自己。”李萌说。

2004年,李萌到她父亲的企业工作,在工作的过程中,观念和管理方法的分歧冲突,让矛盾不断出现,最终离开公司。“无形中,我成了背负错误却无人敢说的一道墙。”李萌的经历,也是很多青年企业家的经历。但理想和现实的落差、期待的薪资与实际不成正比,让她也加入到了“海待”的队伍。

李萌的父亲鼓励她从最基层“被人管”开始,于是李萌选择了最最基层的商超理货员工作,两年就做到了人力总监。

在这期间,与底层打交道的过程中,李萌看到了人们对二代群体的理解与其自身理解的差距,“理想和现实冲撞,让我想要为我们这个阶层的人做点什么。”

“现在人们一谈到富二代,总是被人认为像王思聪那样的。但是实际上有很多富二代,还是有这种使命,愿意承担父辈所留下的这些,包括他的企业职工、每年的纳税。”李萌对记者说,他们每天在这么好的经济条件下,选择早上7点多起床上班,为社会默默地做贡献,这都是社会所不了解的,所以她成立商会“最早的初衷就是要为这个富二代正名”。

“我要给予老百姓一个全新的富二代概念,我们富的是精神,而二代是承担责任的勇气。理想是我们未来把企业做大做强的理想,而信念是我们要去做大做强所下的决心。”李萌说,“富二代这个词对我们来讲就是一种责任,一种使命,是血液里的DNA。”

基于这样的信念,北京市委统战部的培训班结束后,李萌就开始着手建立一个青年企业家组织。“一开始是建了一个微信群,到后来想成立一个组织,我们想要成立属于自己的、真正属于民营企业年轻一代的专业组织。”

2014年10月-2015年5月,李萌整整为这个商会奔走了8个月,这8个月是她最艰难的8个月,“相当于重新开办了一个企业”,李萌和她的几个小伙伴奔走往返于民政和工商部门之间,过程中恰逢赶上商协会脱钩,最终还成了脱钩后的首批商会之一。


既重视理想信念也尊重父辈荣耀


“二代思想自由,而且来自全世界各个国家,有来自美洲、大洋洲的,也有来自澳洲,甚至还有来自非洲的,文化不同、爱好不同,很难管理。”当时筹划商会时,李萌本打算只吸收北京籍的会员,后来发现北京已经不是北京人的北京,更多是外来创业的,所有她和小伙伴们选择了“开放”。

“我们没有局限于北京户籍,对于会员的要求主要是企业要有一定的规模、有一定的领先性,他本人不仅仅是富二代,而且承接的是企业,而不是财富。”李萌介绍说,初始群体172人经过筛选,除去一些外籍人士,最后剩下56人,成为正式会员。

这样一个群体,不到两年的时间,借助工商联、统战部、侨联等多方支持,如今会员构成数量已经翻了两倍多,从56人到今天的158人。“去年我们组织了两次中日韩交流,参加了济州的环境年会、日本的中日协交流会,全世界大大小小合作的、结成战略联盟的商会有62家,联系全国6000多家企业。”李萌说。

而商会去年重点的培训项目,理想信念教育尤为重要。“因为很多年轻一代企业家都是海归,也没有很好融入国外的华人群体,对中国也是相对脱节的,通过必要性的宣讲,让大家对基本概念做到普及。”李萌的理念是,让商会成为青年企业家的“4S”店,从海归归国到落地进行全方位包裹——先对每个人进行全面评估,是不是真正爱国爱党,家族企业是否健康,本人是否健康,和父母交流是否存在问题,哪些问题需要得到我们的帮助,如果选择创业会有什么样的需求,等等。

“‘爸,你别干了,这么累,还要交高额的税,解决那么重的就业社保,咱们直接移民算了’,很多二代这么想。”李萌说。但在她初高中的时候,一路看着父亲骑着小自行车到处奔走,为了拿到经营执照,不知吃了多少苦,当他把申请下来的本子放在妈妈面前的时候,那份喜悦不只是父亲的,也是我们全家人的,整个家族带来的转变。

在李萌看来,父辈的经历是一笔宝贵的财富,也完全可以作为理想教育的生动教材——把最基本的事情做到极致,一直坚持下去,这才是最可贵的。

“商会要做的是正确引导二代企业家对这个国家有信心、对他们企业有信心。青年企业家有信心了,企业员工才能有信心,他们的父亲才能有信心。对于民企二代的关注,也是历史的必然,工商联将年轻一代作为今年的重点工作,也是有这样的考虑。”

“我们在国外上学学的基本上都是洋人的科学,学的是他们的管理,MBA其实就是案例,但学的都是外国人的案例。”李萌说,“我们希望我们能拍一些自己的案例,以口述历史、人物档案的形式,能够以孩子的角度去看待父亲,以见证者同行人的身份去讲述父辈的创业历史,同时对孩子是一种教育和回顾,通过一个人物的百折不挠,去反映这个国家和这个时代给予这个群体的关注。”

目前,李萌口中的这部“传承与使命”主题纪录片的开机仪式已经成功举行。“今年准备拍五个企业家。”李萌说,“我们是见证第一代企业家成长的记录者、见证者。我们要在前辈的大树下种下花园。”


要“玩出来”更要“干出来”


“我爱说的一句话就是‘玩吧’。大家一起玩到一块,这才是商协会,会长和大家打成一片,人格魅力能证明一切。”李萌说,“但大家之所以给会长面子,是因为他们看到这一两年当中我为这个商会的付出,如何为大家找资源、谋利益,为大家的企业发展做事。我们在选副会长的时候,也讲付出。”

对于商会的发展,李萌认为,所有会员要秉承一个宗旨——传承发展、共同成长。

“传承就是传承老一辈的企业家精神,发展就是把企业带入健康科学的成长模式。而共同成长,就是这一代企业家的共同倡导。”李萌说,“一代企业家靠独立打拼,而二代更倡导合作,更希望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相互解决传承的矛盾、企业发展的矛盾、代际沟通的矛盾,还有资源问题、资金问题等等矛盾和问题。”

据李萌介绍,商会尝试采用会员带入机制:一个会长带两个理事去审核一个会员,经过半年的考察才能进入商会;半年里,可以免费参加商会活动,但如果新会员不靠谱,甚至会连同当初的推荐者一起被责令退出。在这种“谁担保、谁负责”的严格机制下,会员也更加珍惜加入商会的机会。

“从最开始多交流多交朋友,走出去请进来,增加黏性;第二步是学习,从而迸发出火花;第三步是合作,一起做大事;最后一步,一定会产生品牌认同。之所以工商联、青联这些年来被政党认可,称为抓手,在品牌认同上也做了很多工作,包括对会员资质的审核把关、在服务上满足不同会员需求等方面。”李萌说,“无论企业大小,先不论从商会索取什么,先说能为这个商协会付出什么,讲付出、讲奉献。”

今年,李萌还把158名会员以行业分成了五个组:房地产与相关行业、金融、大健康、文化和“双创”,同时充分发挥副会长的作用。五个专委会之间也有交流,如文化和金融专委会之间、大健康和房地产专委会之间,大家会迸发出新的火花,也便于秘书处的管理。“你把一个家玩好了,父母孩子都受益。你把一个企业玩好了,你的员工就受益。你把一个商会玩好了,你的会员就受益。所以这个玩也分怎么玩,不是瞎玩,要先把规则定好。”李萌说。

去年,北京青年企业家商会大大小小活动办了60多场。一些制造业的可能就要疏解到河北等地,商会就为他们提供了一些优质的政府资源,让他们获得更多的政府支持。

“我们是对于青年一代的包裹性的组织,也是一个‘系’的组织,就像太阳系、银河系,同时带入其他的小行星和陨石,从迷茫到找到方向,开始传承或者开始创业,认同品牌的主流价值,然后集体共同成长,这是我们一个践行的想法。”李萌说。

 
003.jpg
 
 
在这样的想法驱动下,无论是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青年组织联盟、“易子而问”主题活动,还是十大年度人物评选、北京市青联委员的推优工作、北青汇年刊的筹办等,都在按计划稳步推进。

李萌介绍说,“易子而问”主题活动效果非常不错,采取“别人的父亲去问别人的孩子”的方式,聘请一代企业家父亲作为导师,问起其他企业家二代在企业经营、传承当中面临的一些问题;企二代也会向导师发问,比如“做什么是父辈最不能接受的”等等。台上台下收获都很大。

“以前有人做商会一上来就想盈利,并且能让自己企业有所收获。但是我不这么认为,我始终认为这个东西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一定要先把树种起来,枝繁叶茂。当长到足够大的时候,结出的果子一定是又大又圆又甜,大家再去分享才是更好的。”谈起商会的建设,李萌充满信心,同时也饱含深情。女商会会长与男会长的最大区别,或许就在于,女会长会倾向于把商会打造成“家”的形式,拥有“家”的温馨和睦,更有“家文化”的代代相传。

“把北青会这个品牌留下,一代一代为我们的国家和政府输送优秀的青年人才,让我们的非公企业能够健康发展——我们能再为这个时代做一点事,我觉得就值了。”李萌说。
 
(责任编辑  史晓芳)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中华工商网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中华工商网发表,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分享
更多精彩内容
请关注中华工商网微信、微博号
发表评论请遵守《用户条款及隐私协议 评论(人参与,条评论)
热门评论
查看更多
网站印象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