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首页
聚焦
时评
企业
人物
政策
财经
商会
专题
新型企业更需要保护产权
来源:王洋2016-12-07 11:08:53
特大
较大
标准
较小

  

    谈起对《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完善产权保护制度依法保护产权的意见》,作为新一代企业家,北京市延庆区工商联主席、91金融创始人、CEO许泽玮最大的感受就是相比上一代企业家,他更为幸运。
 
    “我的公司从起步伊始就是依靠投资方的支持,我自己不需要往里投一分钱。在这个过程里面,资本的作用功不可没”,许泽玮向记者表示,“投资方把钱投给我的公司,我把公司做大做强,赚多少,投资方就按照比例拿多少,明明白白,清清楚楚。没有经历过所有制的转变,没有经历过个人身份的转变,我创建的公司,天然就是属于我的,没有任何疑问。”
 
    然而有些人的处境就没这么简单。
 
    在工商联的工作中,许泽玮见过太多对产权问题担忧的企业家。“有时候和老一辈企业家交流,他们会体现出关于产权的各类困扰。比如我曾参加一个联想的培训,柳传志讲到他80年代创办联想,但直到最近几年,他才真正拥有了联想一定比例的股份。这个事情,他用了20年才做成”,许泽玮说,“当时我们坐在台底下就会想,这是为什么啊,如果是我,我第一天上班就会说你要不给我股份我就不干。”
 
    许泽玮对于股权的看重不止于此。
 
    股权属于产权的一个方面。作为知识密集型的新型企业,许泽玮的企业对于产权保护有着更为具体的需求。首先一个方面就是股权与公司控制权之间的问题。和大多数创业者一样,许泽玮希望尽心尽力为自己的公司负责到底而不只是赚钱。然而,在我国证券法同股同权的规则之下,随着公司不断的融资而来的股权稀释问题也是许泽玮等创业者们最为头疼的事情。
 
    “我的企业将来就面临这个问题,企业融资,会降低我的股权比例,但我如果想保持持有公司高比例的股份,势必又会影响融资。这也就是为什么很多高速成长和知识密集型的企业选择去海外上市的原因,”许泽玮说,“在这种情况之下如果我丧失了对企业的控制权,这对于我来说就是一种产权的损失,很多民营企业家现在都有同感。其实我们也有可以借鉴的对象,比如在美国,所有权和管理权是分开的,管理权始终在创始人手里。”
 
    许泽玮提到的另外一方面诉求是知识产权。
 
    “对于我们这个行业来说,知识产权是很重要的,但如果要谈它的保护,却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许泽玮说,“比如开发一个系统,整个行业内都是互相借鉴的,因为知识这种无形的东西太难说了。我们也会申请注册权、专利,但我们不会拿它当武器去打专利战。所以要谈知识产权的保护,需要全社会各方的共同努力。”
 
    “因为在我们国家,从某种程度上说,知识的地位还不算高,”许泽玮接着说,“比如我的公司成立的时候,注册资本为500万元。按照比例,我要投入这500万元的80%也就是400万元,投资方占20%。我的主要资本是无形的知识,但工商部门规定知识这部分只能占30%。”
 
    “这样造成的事实就是知识、运营、管理都没钱‘值钱’。但在新经济时代,这些无形资产确实越来越重要了。所以我觉得工商部门这种比例的设计是不是也应该稍微改一改。否则,这对知识产权就是一种不公平。”许泽玮说。
 
阅读: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中华工商网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中华工商网发表,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分享
更多精彩内容
请关注中华工商网微信、微博号
发表评论请遵守《用户条款及隐私协议 评论(人参与,条评论)
热门评论
查看更多
网站印象 X